叮!

    “恭喜宿主,获得昙宗的30震惊值!”

    杜荷一愣。

    面前的这凶恶和尚,竟然是昙宗?

    也就是传说中十三棍僧救唐王的老大?

    杜荷吃惊地上前,问道:“你就是护国大将军?昙宗?”

    李二征讨王世充时,太过自信,落入王世充的圈套,差点被活捉,得亏昙宗带着十二名僧人组成十三棍僧,杀出一条血路,保护李二离开。

    李二登基后,便把昙宗封为护国大将军,昙宗不喜欢朝政,李二便在长安城南修建了一座护国寺,昙宗便是本寺住持。

    这些故事,都是杜荷小时候听杜如晦说的。

    和尚忙不迭地点头:“没错,驸马,正是老衲!”

    昙宗本以为报出名姓,杜荷会放过自己。

    哪知道,杜荷一步上前,指着昙宗的大脑袋,破口大骂道:“你才是驸马,你全家都是驸马,你要再说驸马两个字,信不信我阉了你?”

    昙宗一头冷汗就下来了。

    都说杜荷是长安四害之一,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见虚传啊。

    甚至,和另外三害长孙冲、房遗爱、高履行比起来,这杜荷更加难惹啊!

    昙宗急忙说道:“杜公子,我错了我错了,这护国寺,你随便参观,你要是看上什么好东西,尽管拿走就是。”

    昙宗心想,赶紧把这纨绔公子打发走算了。

    他虽然是李二钦封的护国大将军,奈何只是一个名号,却惹不起杜荷啊,杜荷有个宰相老爹就不说了,最关键的是他这个护卫,看起来傻乎乎的,武力却是昙宗的十倍有多,太*了。

    杜荷背着手,晃晃悠悠地进去转了一圈。

    这护国寺虽说是寺庙,其实就是李二修给昙宗的私人领地,寺内豪华异常,就大殿上的一尊大佛,便有两丈多高,表面镀金,庄严得不行。

    逛了一圈之后,杜荷说道:“住持啊,我说你这寺庙不行啊,一点都不热情,我都转半天了,也不见弄点水来喝喝?”

    昙宗苦不堪言,却还是陪笑道:“杜公子稍等,斋饭马上就好。”

    随即,斋饭上来,虽说都是一些素食,却也做的比较精致,味道十分不错。

    吃完饭之后,杜荷拍了拍肚子,笑眯眯地说道:“没想到,这出家人的饭菜,虽没有荤菜,却也如此美味啊,本公子决定,就在你你这小住几日……住持,你没意见吧?”

    昙宗表面笑嘻嘻,心里在流泪:“……没意见,我这就安排人给你打扫客房。”

    杜荷站起身来,很熟络地拍拍昙宗的肩膀:“住持,你还真是热情好客啊,改日到了长安城,本公子定当好好招待你,别的不说,去平康坊,姑娘随便点。”

    昙宗差点给跪了。

    平康坊的大名谁人不知啊,那就是大唐第一*啊。

    “杜公子,使不得使不得……出家人不沾女色!”

    “哦,好吧,太遗憾了!”

    昙宗急忙吩咐人打扫干净客房,安排杜荷住下。

    然后,急忙找到两个年轻僧人,吩咐道:“你二人,速速去一趟长安城,到莱国公府禀报,就说杜公子在护国寺,烦劳莱国公速来将人领走。”

    一个僧人问道:“住持,不就是一个纨绔公子哥吗?没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吧?”

    昙宗急道:“你懂个屁,就刚才一会儿的功夫,咱们寺里的几件镇寺之宝,都被他揣进口袋里了……”

    ……

    皇宫中。

    李二问道:“可有杜荷的消息?”

    赵阳摇摇头:“陛下,莱国公府已经派出了所有人去寻找,还有,中郎将李君羡将军也已带领一百人出城寻找了,暂时还没有消息!”

    “哼,”李二气呼呼地一甩袖子,“真是废物,一群废物,这么多人,连个人都找不着,传旨程咬金和秦琼,让他二人速速给朕把杜荷捉回来!”

    “是!”

    内侍赵阳刚离开,就见一个宫女急匆匆跑进店内,慌里慌张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陛下,皇后得知杜荷逃婚的消息,气得晕倒了。”

    李二闻言,急忙冲到后宫。

    长孙皇后在御医的诊疗下,已经醒转过来,只是面色苍白如纸,十分憔悴。

    御医急忙禀报道:“陛下,皇后气血不足,只怕一时难痊愈。”

    李二怒道:“都是这个杜荷,看朕怎么收拾他!快传药王进宫……”

    ……

    杜荷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刚爬起来,却听见外面闹哄哄一片。

    “杜荷那个小兔崽子何在?”

    一道破锣嗓子,仿佛打雷似的在院子里响起。

    杜荷顿时变了脸色。

    “靠,我不是偷偷跑出来的吗?怎么把这家伙给招来了?”

    杜荷推开门一看。

    只见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都是全副武装的长安城禁军。

    打头的二人,杜荷熟的不能再熟。

    左边的是左领军大将军、卢国公程咬金,生的是五大三粗的,一张口说话,脸上的肌肉左右上下乱窜,胆小的孩子见了都能吓哭起来。

    右边的是右领军大将军、翼国公秦琼,身体瘦削,脸色蜡黄,眼神非常凌厉。

    杜荷上前,不满地说道:“程伯伯,你这咋咋呼呼的,打扰我睡觉了啊!”

    “我呸,”程咬金指着杜荷,不客气地吼道,“老杜一世英名,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蠢货儿子呢,我真为老杜感到不值,小兔崽子,赶紧滚过来跟我进宫向陛下请罪,否则整个莱国公府都要跟着你遭殃。”

    杜荷耸耸肩:“如果我不去呢?”

    “兔崽子,今天我就替老杜教训教训你!”

    程咬金属于能动手绝不多说一句话的那种,一生气,直接朝杜荷走来,一伸手就要抓住杜荷的肩膀。

    就在这时,旁边的吕布突然闪身上前,一把捏住了程咬金的手腕。

    老程一使劲,吕布一动不动。

    “直娘贼的,哪里冒出来的憨货?竟敢跟老程动手……”

    老程勉强把手抽回去,和吕布对阵两招,就落败下来。

    只见程咬金面子挂不住,脸一红,大喊道:“拿我的宣花斧来!”

    想当年,程咬金提着两把大斧子,长夜林小孤山靠着剔牙、掏耳朵、挖眼睛三板斧,愣是把杨林送给杨光祝寿的四十万两银子给劫走了,然后便是走马取金堤关、三斧子定瓦岗,成就赫赫威名,做了大德天子……好不威风,今日竟输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憨汉子,这面子,必须得找回来了啊!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章 长安四害,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