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老杜的准许,老傅也不敢再说什么,便将所有的食材,全部交给了杜荷。

    杜荷吩咐人在院子里的角落里做了个简单的无烟灶,其实就是普通的灶台后面加了一根长长的空竹筒,刚点燃柴火,烟雾就被竹筒全部抽走了,周围再也没有出现青烟,令老傅等人目瞪口呆。

    灶上有一口大锅,杜荷等水烧开后,将盐等各种佐料放入其中,然后亲自片羊肉,被切成薄薄的羊肉片。

    等汤煮开之后,杜荷端着两盘片好的羊肉放到旁边,拿起筷子,对杜如晦说道:“爹,开饭吧!”

    杜如晦目瞪口呆:“荷儿,这……这如何吃啊?”

    杜荷笑道:“看我的!”

    说着,夹起一块羊肉,放进烧开的汤锅中涮了涮,等变了颜色,便捞出来,塞进嘴里,嚼了两口,便吞下肚。

    杜荷满意地说道:“这羊肉,非常鲜嫩啊,要是有辣椒就好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此时辣椒还没传入中原,所以佐料中没有辣椒。

    杜如晦依葫芦画瓢,刚试了一口,便大呼道:“原来,羊肉还有如此吃法,这羊肉非常纤薄,只需要轻轻一涮,便可食用,实在是巧妙啊,我吃了一辈子的羊肉,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羊肉呢……”

    莱国公府的几个厨子就在不远处,听到这话,都感觉自己有失业的危险。

    叮!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杜杜如晦的10震惊值!”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管家老傅的8震惊值!”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厨子牛老二的7震惊值!”

    ……

    就这一顿饭的功夫,杜荷就收获了60震惊值!

    本来还打算睡觉之前抽奖的,哪知道吃太饱了,回去之后,杜荷倒头便睡。

    ……

    次日一早。

    东宫。

    太子李承乾正宴请自己的几个心腹。

    为首的便是长孙冲,房遗爱,高履行。

    原本的长安四害,缺了杜荷。

    李承乾问道:“诸位,本宫已经听说父皇赦免了杜荷的死罪,为何今日的宴会,没有见到他本人啊?”

    长孙冲急忙说道:“殿下,我等已经派人去邀请他了,却被他打发回来,说在忙着做木工,没空参加宴会呢。”

    “哦?”李承乾一脸吃惊,“堂堂国公府的二公子,即将成为大唐驸马,杜荷……他竟然去做木工,那不是*之人才做的吗?”

    房遗爱赞同地点点头:“是啊,多亏杜荷自诩是读书人,真是把咱们读书人的脸都丢光了!”

    “哼,说不定他是在躲着本宫呢,走,咱们去国公府瞧瞧,本宫倒要看看,杜荷在搞什么阴谋诡计!”

    原本,太子李承乾有四个铁杆跟班,分别是长孙冲,杜荷,房遗爱,高履行。

    长孙冲是齐国公长孙无忌的儿子。

    杜荷是莱国公杜如晦的儿子。

    房遗爱是魏国公房玄龄的儿子。

    高履行则是许国公高士廉的儿子。

    李承乾便是想掌握这几人,继而拉拢当朝司空长孙无忌、宰相房玄龄和杜如晦,还有吏部尚书高士廉。

    哪知道,杜荷逃婚之事传出后,便不再与东宫有往来,这让李承乾多少有些不悦。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莱国公门前。

    管家老傅急忙上前迎接。

    李承乾问道:“莱国公呢?”

    老傅诚惶诚恐地答道:“殿下,我们家老爷有事外出,还未回来。”

    “杜荷应该在府内吧,他在干什么?”李承乾又问道。

    “二少爷……在后院做木工活呢……”

    李承乾一甩袖子,便走了进去:“真是胡闹!”

    李承乾带着长孙冲等人,一路穿过走廊院子,来到后院。

    只见院子的一个角落里,摆放着许多木工使用的工具,而杜荷便蹲在地上,正用锯子锯木头,并未察觉到身后有人到来。

    李承乾等人见状,都震惊了!

    以往的杜荷,对木工根本不感兴趣啊,更别提亲手做了,这家伙平时吃饭都要家里的丫鬟喂的。

    今天这是发什么疯?

    可问题是,别人都知道杜荷是太子的人啊。

    李承乾面露不悦,沉声问道:“杜荷,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杜荷回过头,才看见李承乾等人。

    “哟,殿下什么时候来的?”

    李承乾面无表情:“杜荷,本宫命令你,立即放下你手中的东西,与本宫一起到东宫共谋大事!”

    杜荷环抱双手,冷笑道:“殿下,大唐法令没有规定不许我做木工吧?”

    “杜荷,你别忘了,你是本宫栽培的人,等本宫继承大统之后,你将会出将入相,为本宫治理江山,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竟然开始做起了木工,你把本宫的脸都丢尽了!”李承乾生气道。

    长孙冲急忙补充道:“杜荷,别忘了,咱们几个是结拜过的,可是你现在自降身份,干这种下等人做的活,真是令我等蒙羞!”

    杜荷看着面前这几个屁大点的孩子,突然感觉有些好笑。

    尤其是李承乾,一心就想继承皇位,奈何就是草包一个,最后造反失败,一辈子活在李二的阴影之下,别提多窝囊了。

    来到大唐的第一件事,杜荷便是要和李承乾划清界限。

    他逃婚、在皇宫惹恼李二,都是为了远离帝王家,只是效果并不明显,现在,绝好的机会却是到来了。

    杜荷瞥了李承乾一眼,冷笑道:“都滚一边去,别耽误我造椅子,一个个毛都没长齐,就想着治理天下,真是笑死个人!”

    “大胆!”

    “杜荷,你不想活了!”

    “杜荷,你竟敢侮辱太子殿下,真是胆大包天!”

    长孙冲等人纷纷出言斥责。

    李承乾更是怒不可遏,指着杜荷:“好,杜荷,给脸不要脸是吧?很好,来人,给本宫把这些东西,全部砸了!”

    东宫的四名护卫立即上前,将杜荷做的椅子的半成品,乒乒乓乓地砸个细碎。

    杜荷冷眼看着,眼见差不多了,挥挥手:“吕布,出手吧!”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

    东宫的护卫们全部倒下!

    而李承乾和长孙冲等人,全都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

    李承乾脸都被打肿了,说话还有些漏风,指着杜荷大骂道:“杜荷,本宫不会放过你……本宫要禀告父皇,让莱国公府满门抄斩!”

    杜荷一挥手:“全部扔出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杜荷自言自语道:“把太子都打了,这回李二应该会雷霆大怒吧,虽然有些危险,但为了与李承乾这个傻叉划清界限,不得不兵行险着啊……”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章 太子被打了-大唐神级驸马免费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