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放下笔,杜荷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便一头栽倒在地。

    老傅赶紧让人上前将杜荷扶着回房间,对李泰说道:“越王殿下,真是抱歉,我家二少爷不胜酒力!”

    “无妨,这首诗,看来是赠予本王的,就让本王带走吧,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哈哈哈……好气魄,好气魄,都说杜荷是长安四害之一,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泰突然笑了起来,一挥手,让身边的护卫将这首诗收起来,然后离开了莱国公府。

    来到外面,越王府第一谋士虞世南好奇地问道:“殿下,今日杜荷所作所为,实在有些大胆,殿下为何不怪罪于他?”

    李泰笑道:“怪罪?何来怪罪一说,先生以为杜荷如何?”

    虞世南认真想了半天,说道:“捉摸不透,论才学,仅凭这首诗,还有之前流传长安的那首无名诗,可以说,杜荷在大唐,也是凤毛麟角般的才子,只是,此子行事太过诡异,实在难以捉摸……”

    “哈哈哈……”李泰突然大笑起来,“先生竟然也有捉摸不透的时候,还是本王来告诉你吧,杜荷以前是东宫的人,但这次,他不惜冒着被杀头的风险,也把太子给打了,为的就是告诉大家,他不再和东宫有联系,你想想,这是何等的魄力?”

    “杜荷暂时不想归顺本王,没关系,本王有的是时间和耐心,一定会让他安心归顺的。”李泰信心满满。

    ……

    一个时辰后。

    杜荷写的那首诗,便被送到了李二面前。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哼,这个杜荷,好大的口气啊,竟然不把朕放在眼里……”李二读完,气呼呼地说道。

    侯君集挠挠头,问道:“陛下,臣也觉得这首诗写的很好,只是,没搞明白,这李白是谁啊?”

    侯君集虽然是武将出身,但近年来也开始钻研古典书籍,只是从未听过有一个叫李白的人。

    李二哈哈大笑起来:“朗季啊朗季,真有你的……李白是谁?这还用说,不是杜荷是谁?听说越王从他府内出来的时候,他已经醉倒在地了,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这不就是说他自己吗?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开始饮酒作祟,真是岂有此理!”

    侯君集恍然大悟,随即又疑惑地问道:“只是,这杜荷小小年纪,先是与太子闹翻脸,现在也拒绝了越王的好意,这是为何?”

    李二冷笑道:“因为,他很聪明……克明的这个儿子,深藏不露啊!他想逃婚,朕偏不能随他的意。”

    ……

    等杜荷从酒醉中醒来,第一件事便是把吕布找来,问道:“吕布,我喝醉之后,没把李泰那家伙暴打一顿吧?”

    吕布回答道:“少爷,你写完诗便醉倒了,并未做出什么偏激之事!”

    杜荷拍拍脑袋:“那就好!”

    然后他起床,先去库房里清点了一下李二赏赐的一千两银子,心想,这也算是来到大唐的第一桶金了吧。

    “接下来,是该做点事情了……”

    一个赚钱的想法,在杜荷脑海中逐渐形成。

    随后,杜荷把老傅叫来,吩咐道:“老傅,我给你半天时间,帮我找十个木匠到府上来,最好是年轻机敏,技艺纯熟的。”

    老傅疑惑地问道:“二少爷,你要木匠做什么?咱们府上就有两个木匠啊!”

    “做旋转椅,府上的那两人,还是留给府上用吧!对了,我看咱们隔壁有一个破落的院子无人居住,你去打听打听,看看多少钱能买下来。”杜荷又补充了一句。

    老傅答应一声,便出去办了。

    不出一个时辰,老傅便带着十个木匠出现在杜荷身前。

    老傅介绍道:“二少爷,这些人都是官家的奴隶,以前在工部干活,我去找了工部尚书段纶大人,段纶大人很高兴地就把他们送给咱们府了。至于技艺,都是一等一的好木匠。”

    杜荷眼睛一亮,“老傅,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办法啊!段纶竟然能听你的?”

    老傅嘿嘿笑道:“二少爷,你别忘了,段纶大人可是老爷的学生。”

    至于这些人,都有详细的身份信息。

    有些是罪犯,有些是逃兵,各种各样都有。

    杜荷统统不介意。

    只见他走到众人面前,看着一张张麻木的脸,高声说道:“你们的身份,我就不多说了,从今天起,你们跟着我杜荷,三顿管饱,干满半年,可以恢复平民身份。”

    原本面无表情的一帮家伙,突然眼中绽放出光彩。

    在这个时代,一旦沦为奴隶,便一辈子为奴,世世代代为奴,想摆脱奴隶身份,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现在,他们至少有一个希望了。

    杜荷叫来一个下人:“先带他们去吃饭,每人换一身干净衣服!”

    然后,杜荷把老傅叫过来:“我让你打听旁边宅子的事情,怎么样?”

    老傅有些为难地说道:“二少爷,这宅子的主人,倒是打听清楚了,只是,我去找过了,人家不卖啊。”

    “哦?为何不卖?”

    杜荷诧异。

    这宅子荒废好几年了,只怕再过几年就该坍塌了。

    老傅细细说来:“二少爷,你有所不知,这宅子,乃是一个老道士的,那道士以前也是朝中官员,后来才做的道士,就在西门外的一个道观里修行,说起来,你还认识,因为他就是被陛下封为国师的袁天罡袁大师……这袁大师,脾气古怪,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骂人……这不,我今天去找他,刚提出要买他家老宅,他就把我骂出来了。”

    袁天罡?

    杜荷嘴角微微上扬。

    袁天罡他可是十分熟悉啊,这家伙几乎是传说一般的人物,与李淳风合著的《推背图》,竟然把20世纪发生的事情都预测到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杜荷笑道:“此事,不用你再操心,我亲自去办,吕布,走,去西门外,会会这个袁大师!”

    老傅赶紧喊道:“二少爷,陛下有令,不许你踏出府门半步啊!”

    杜荷气道:“真是迂腐得不可救药……你不说,谁知道我出府了?吕布,咱们走后门,准备一辆马车。”

    老傅目瞪口呆。

    在二少爷心里,似乎就没有什么规矩啊!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四章 李白是谁?,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