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罡说的倒是实话,在唐朝之前,便有炼丹的道士在炼丹时无意中炼制出了黑火药,记载为一种快速燃烧的东西,不过出于私心,这些人并未将自己炼制出黑火药的方法记载下来,不然,袁天罡也不用自己一遍遍试验了。

    眼看着自己试了半个月都没搞定的东西,竟然被一个少年弄出来,袁天罡心里那叫一个激动。

    只见老道抓住杜荷的袖子,不依不饶地说道:“杜荷……原来你就是杜相的二公子,今日,你要是不把这长生不老丹原料炼制的方法告诉我,我就不让你走了。”

    吕布见状,便上前要教训老道。

    杜荷挥挥手,让吕布先去门口守着。

    杜荷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嘿嘿一笑,说道:“袁大师,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正是为了你留在我莱国公府旁边的那座院子!”

    袁天罡急忙摇摇头:“那不行,那是我袁家的老宅子,说什么也不能卖给你,否则我袁家就没有根基了。”

    杜荷一甩袖子:“你个老道,无儿无女,孑然一身,你还说什么袁家的根基,你真是逗死我了。”

    “你……”

    袁家憋得脸色发红,却一句话都说不出。

    杜荷见状,起身,说道:“看来,袁大师是不想卖院子,那就算了,咱们改日再说吧!”

    说着,杜荷就往外走。

    袁天罡一看就急了,急忙冲上前拦住,焦急地说道:“好,宅子可以卖给你,不过,你必须将炼制长生不老丹原料的方法告诉我。”

    杜荷嘴角突然微笑,点点头:“可以!不过,咱们先把宅子的事情搞定再说。”

    “你这小子……还担心我老袁说谎不成,来,我这就给你写一份字据。”

    袁天罡比杜荷还着急,急忙让小道士清风拿来纸笔,写了一份卖宅子的字据,约定卖出的价格为500两。

    袁家的老宅,杜荷也去看过,面积不小,建筑齐备,价值随便都在1000两以上。

    哪知道,袁天罡前一秒还口口声声说那是袁家的老宅,是袁家的根基,一转眼,低价就给卖了。

    这老道是炼丹炼疯了吧?

    杜荷也摁了手印,将字据收起来:“明日一早,我便让人将500两白银送来。”

    袁天罡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无妨无妨,咱们还是先说这炼丹……”

    话没说完,便被杜荷打断:“得得得,你先打住,这玩意儿,叫黑火药,并非炼丹的原料,吃下去非但不能长生,说不定还会死人。”

    “你别管那么多,你直接告诉我方子就行了。”袁天罡压根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杜荷无奈,便拿起一张纸,写下了黑火药配方。

    简单说就是一硫二硝三木炭,小学生都知道,当然,这是重量比,而不是体积比。比如方才杜荷随手造出来的那个原始炮仗,因为没有称重工具,只是凭感觉配置,所以爆炸的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袁天罡如获至宝,将配方收起来,然后便开始赶人了:“眼看天色已晚,杜公子还是快请回吧,不然待会城门关闭,宵禁就要开始了。”

    杜荷十分无语。

    这家伙,前一刻还热情得不得了,得到配方后,竟然开始翻脸不认人。

    无奈,他只能带着吕布赶紧打道回府。

    ……

    眼看太阳已经落山,黑暗逐渐吞噬了大地。

    在莱国公府的后门处,却出现了几道人影。

    一共五个人,俱穿着黑色短打,戴着斗笠。

    为首的,正是长孙冲。

    长孙冲对手下四个人说道:“待会把后门打开,你等就随我进去抓人,杜荷的房间,便在这后门正对面,杜府我很熟悉,到这时候根本没有下人,抓到人后,立即打晕带走!务必做到悄无声息,决不能让人发现。”

    一个黑衣人好奇地问道:“少爷,把人带走后之后呢?”

    长孙冲突然猥琐地笑了起来:“嘿嘿……抓到杜荷,就把他扒光,扔到大街上,等巡城的武侯发现,明天,他就在长安城出名了。”

    “哈哈哈……”

    几个人都猥琐地笑了起来。

    长孙冲以前和杜荷关系亲近,因此对杜府十分熟悉,不然也不敢悄然带人来捉人。

    这一次,长孙冲认为自己万无一失,只要能把这事办的漂漂亮亮的,他就能在太子面前立一大功。

    几人得意忘形,却是没发现,一只拳头,突然出现在长孙冲身后,砸在长孙冲后脑勺上。

    砰。

    长孙冲翻了个白眼,晕倒在地。

    四个黑衣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人噼里啪啦地打晕了。

    昏暗的光线下,只见吕布轻松将这五人摆的整整齐齐的,然后走到杜荷身前,说道:“少爷,已经解决了。没人发现是咱们做的。”

    杜荷上前,打量着长孙冲,忍不住踢了一脚:“巧不巧?竟敢来莱国公府捉人,还想让我身败名裂。”

    吕布问道:“少爷,怎么办?”

    杜荷眼珠转了转,突然一笑:“既然长孙冲想出名,那我不能不满足他的这个冤枉啊……”

    说着,杜荷凑到吕布耳边,小声安排一番。

    吕布点点头。

    随后,杜荷独自回到府中,吃了晚饭,便回了房间。

    亥时一刻,吕布来到窗外,敲了敲窗子,小声说道:“少爷,都办妥了。”

    杜荷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吹灭蜡烛,*睡觉。

    “台子搭好,演员就位,就等明天的一出好戏了……”

    杜荷自言自语道。

    一夜无话。

    ……

    次日,五更天。

    打更的更夫挑着灯笼,走在平康坊附近的街道上。

    不远处就是巍峨高耸的皇城,灯火辉煌。

    突然,更夫盯着前方的墙根下一愣。

    只见那里躺着白花花的也不知道什么东西。

    “难道是哪家宰杀的羊掉了?”

    更夫好奇地上前。

    往前没走几步,突然啊呀大叫一声,飞也似地跑了。

    因为,那地上的,不是宰杀了去毛的羊,而是几个被扒得光溜溜的男子,一共五个,*,相互搂在一起。

    不多时间,巡城的武侯就到了。

    长安城中有大量的武侯,负责宵禁之后巡城,只是,这里处于皇城跟下,所以武侯们一般不会巡视到这里来,哪想到,竟然出现这么一副让人瞠目结舌的景象。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十六章 巧不巧?,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