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直接选择抽奖。

    叮!

    “恭喜宿主,获得扑克牌一副!”

    啪嗒。

    一副很普通的扑克牌,出现在杜荷手中。

    杜荷拿起来,仔细观瞧,和自己五岁就会玩的扑克牌,一模一样。

    他不禁感慨道:“看来这系统也是知道我在这皇宫中无聊,竟然抽了一副扑克牌给我啊。”

    将牌一一铺开,杜荷试着洗牌,哗啦啦,清脆的响声,仿佛将杜荷带到以前的时光。

    拿着扑克牌,当然不可能一个人玩。

    找谁玩,这是个大问题?

    赵阳,肯定不行,这家伙就是李二的绝对跟班,除了帮李二干活,绝不会做其他事。

    东宫的李承乾?杜荷以前倒是很熟悉,不过现在只想离那家伙远远的。

    倒是有几个关系还不错的皇子,可惜自己的活动范围只有太极殿周围和东内苑。

    一想到东内苑,杜荷马上响起那个钓的不是鱼而是寂寞的老头。

    “那老头一看就闲得慌,不如找他吧!”

    说着,杜荷甚至懒得跟赵阳打招呼,直接带着扑克牌就往东内苑的湖边去。

    在半道上,又遇到了温步仁。

    “哎哟,温先生散步呢?”杜荷笑眯眯地跟对方打招呼。

    温步仁脸一黑。

    他坐在轮椅上,全靠两只手推动轮子前进。

    这特么是散步吗?

    他很想教训杜荷,可又担心杜荷身边的那个护卫突然冒出来。

    所以,干脆扭过头去,表示不想跟杜荷说话。

    杜荷扬了扬手中的扑克牌,说道:“温先生,闲着也是无聊,不如去斗地主如何?”

    温步仁一脸懵逼:“何为斗地主?”

    杜荷笑道:“就是一个游戏而已,三个人的游戏,昨日我在湖边看见一个钓鱼的老头,那家伙虽然唠唠叨叨,神神鬼鬼的,但还算有趣,不如咱俩去逗他玩玩?”

    温步仁好奇地问道:“你口中的老头,可是穿着一身青色粗布衣服,穿着朴素?坐在湖边钓鱼,钓满了箩筐也不走的那个?”

    杜荷不以为意地点点头:“没错,就是他,我刚看见他是,就想揍他了,太特么装逼了,竟然比我杜荷还装逼。”

    噗。

    温步仁闻言,差点*。

    “你管他叫老头?你还想揍他……杜荷,你……算了算了,不告诉你了,免得吓死你!”温步仁似笑非笑地看着杜荷。

    杜荷哪管这个,亲自推着温步仁,来到湖边。

    果然,老头依然在湖边钓鱼。

    杜荷甚至都会以为这老头这辈子就是钓鱼出身,不然怎么这么喜欢垂钓?

    杜荷走上前,大声道:“老头,别钓了,这一湖水的寂寞,你也钓不完啊,你还以为你是姜太公啊,八十一岁钓鱼还能当丞相,你就别逞能了,来,咱们斗地主吧,现在是二缺一。”

    老头转过身,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

    温步仁急忙要行礼,却被老头摆摆手阻止了。

    老头看见杜荷,呵呵笑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老夫却是不行啊,除了鱼儿,没人愿意上钩啊。”

    “什么钩啊鱼的,多浪费心情啊,赶紧的,斗地主,二缺一!”

    杜荷说着,上前从老头手里摘下鱼竿,扔到一旁,然后强行将老头拉着,来到旁边的亭子中央。

    亭子中央倒是有一张桌子,只是没有凳子。

    杜荷干脆去湖边搬来几个还算方正的石头,放下就当凳子了。

    看着杜荷大马金刀地坐在石头上,温步仁和老头都一脸惊讶。

    老头笑眯眯地问道:“杜家小子,你爹饱读诗书,深知礼仪,他就是这么教你的?”

    杜荷撇撇嘴:“爱坐不坐,本少爷是怎么舒服怎么来,你俩要是喜欢跪坐,那就坐吧,当然温先生坐轮椅,不算!老头,*就是矫情,你钓鱼的时候咋不跪在湖边呢,怎么到桌子这儿就讲礼仪了?”

    老头哈哈一笑:“这脾气,我喜欢!”

    说着,一*坐在石头上,还不忘说道:“这样坐,的确很舒服!”

    然后,杜荷将扑克牌掏出来,摆在桌上。

    “接下来,我为你俩介绍一下斗地主怎么玩!”

    杜荷讲解了两三遍,老头和温步仁都熟悉了。

    然后杜荷指着老头说道:“老头,第一把,你来当地主,我俩斗你。”

    老头摸了摸胡须,好奇地问道:“游戏我倒是知道,只是,这地主是啥?”

    搞了半天,老头还没明白这地主的内涵呢。

    毕竟,斗地主的概念,直到后世才普及。

    杜荷想了想,说道:“简单点吧,地主就是全天下最富有最有权的人,其他人呢,就斗他,把他斗下来之后,就可以得到他的钱财了。”

    老头沉思道:“那这地主不就是皇帝吗?”

    杜荷点点头:“没错,皇帝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地主。”

    老头一听,乐了:“哈哈哈,斗地主,我喜欢,来,咱们今天就好好斗一斗地主,没想到啊没想到,皇帝也能被斗,真是太有意思了。”

    温步仁听着老头和杜荷的对话,心惊胆战的。

    他心中暗道:“妈呀,这俩可真能说啊,这话要是被陛下知道,还不得杀头大罪啊。”

    很快,第一轮斗地主就开始了。

    虽然老头是地主,多拿了三张牌,还有一个大王和小王,无奈不熟悉讨论,最后被杜荷给斗下来了。

    “哎呀,这斗地主有意思,好玩,比钓鱼好玩!”老头开心地说道。

    杜荷指着老头:“你输了,得接受惩罚!”

    “什么惩罚?”

    杜荷掏出一张纸,撕了一条下来,然后递给老头:“你输了,沾点口水贴脸上吧。这就是输了的惩罚!”

    见状,温步仁激动得要阻止杜荷的行为,却被老头抬手阻止了。

    老头乐呵呵地接过来,照着杜荷的指导,沾口水贴在了左脸上。

    杜荷拿起扑克牌,刷刷刷洗牌。

    这一手,把老头和温步仁都给震住了。

    老头羡慕地说道:“老夫何时才能练到这个层次啊?”

    杜荷摇摇头,打击道:“你不行,年纪大了,手脚不灵活,脑子也不好使了,温先生倒是可以,毕竟是练武之人。”

    老头脸上写满无奈,他……好歹也算个人物吧,竟然被杜荷打击成这样,真是太丢面子了。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三十八章 斗地主-大唐逍遥驸马爷 笔趣,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