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杜荷回到莱国公府,吃罢午饭再到大唐家具厂,竟然看见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

    其中有不少还是朝中大臣,竟然亲自派排队预定旋转木椅。

    杜荷早就知道,对偌大的长安城来说,200把旋转木椅卖出去,就像是一滴水滴进池塘,根本不够看。

    但是,他没想到,这旋转木椅竟然如此受欢迎!

    他低估了大家追捧新鲜事物的热情!

    张度开心地说道:“少爷,这一早上,咱们就收到两万钱的定金了,已经预定的旋转木椅,数量足有2000之多,而且,还源源不断有人上门来预定!”

    杜荷心中算了算,说道:“以目前的生产速度,肯定跟不上,这样,你把手头的事情交给其他人,让老傅陪你走一趟,去招20个工人回来,每个人每天的工钱依然是10文,另外,从今天开始,你每天可以领取20文工钱,其他9人,可以领取15文工钱。”

    张度一听,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是,多谢少爷!”

    他们这批人,现阶段还是奴隶身份,能有口饭吃,就已经感恩戴德了,只怕有朝一日杜荷能兑现承诺,让他们恢复成自由民。

    哪知道,才到大唐家具厂一个月不到,竟然就可以领工钱了。

    然后,杜荷来到家具厂的偏院之中。

    院子里,温步仁正在训练莱国公府的下人。

    这十个人都是老傅挑选出来的年轻力壮的青年,有的是力气,可在温步仁的训练下,一个个都叫苦不迭的。

    温步仁坐在轮椅上,虽然对杜荷有一千个不满,但训练这些护卫的时候,却是不遗余力。

    看见杜荷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吕布,温步仁嘴角就是一阵抽抽。

    他每次遇到杜荷,准没好事发生!

    原本他在宫中养伤养的好好的,哪知道被杜荷拉去斗地主,那事过后,温步仁还没来得及开心呢,就听说杜荷把陛下的东内苑给炸了。

    李二彻查此事,连温步仁也被叫过去臭骂了一顿。

    那真叫一个无妄之灾!

    “温先生果然信守承诺,每日上门训练我的属下,在下感激不尽!”杜荷感激地说道。

    温步仁别过头去,“杜公子,我只求你一件事!”

    “哦?请讲!”

    温步仁摸了摸还在恢复中的双腿,说道:“这批护卫,半个月便可训练出来,到时候,咱们之间,一刀两断,以后再不能有往来,井水不犯河水,可否?”

    这家伙几乎是带着哀求的语气。

    自打遇到杜荷,倒霉事一件接着一件,温步仁都快崩溃了。

    杜荷一听,摇摇头:“那可不行,像温先生这么急公好义,心情率直之人,我大唐屈指可数,我还想和先生交朋友呢,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先生怎能说出如此绝情之言,真是令在下……很不爽啊,我不爽的时候,就喜欢揍人啊!”

    温步仁:“……”

    从未见过如此无赖之人!

    温步仁无言。

    然后,杜荷在温步仁旁边坐下,用力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问道:“听说温先生的*是虬髯客张仲坚?”

    温步仁警惕地看了杜荷一眼,点点头。

    杜荷无奈地笑道:“你别紧张,贞观元年,你*从大唐消失,这么多年,你一直在打探他的消息,不光是你,连陛下也一直在打探他的下落,可惜,音讯全无,对吗?”

    温步仁闻言,大吃一惊:“你……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虬髯客消失这件事,极少有人知道。

    而李二打探虬髯客的线索,也极为隐蔽!

    至于温步仁,也是悄悄进行的。

    哪知道,一个国公的纨绔公子,竟然知道得如此详细,他如何不震惊!

    杜荷无语地笑道:“你看,你又紧张了不是?别紧张,我可以告诉你你*去了哪!”

    话音未落,他的手臂就被温步仁一把抓住。

    温步仁声音激动地问道:“告诉我,我*在哪?”

    杜荷朝身边的人挥挥手。

    吕布立即走过去,将院子里的人全部赶走。

    等院子里就剩下温步仁和杜荷,杜荷才开口道:“你*,我猜测,应该是去了南洋。”

    “南洋?”温步仁听了,却是一脸疑惑,“这是在哪?”

    杜荷没有嘲笑对方地理知识的匮乏,解释道:“南洋,就在大唐南边,可以从东海乘船出海,一直往南,穿过碧波海浪,便是南亚大陆,那里气候季度炎热,雨水充沛,庄稼一年可以两熟……”

    对南洋的介绍,杜荷如数家珍,仿佛亲临一般。

    温步仁起初还在怀疑杜荷的话语真实性,可越听越觉得这就是真的。

    说不定,*真的去了那里。

    直到杜荷说完半晌,温步仁才渐渐回过神来。

    “杜公子,请告诉我,如何才能去南洋?”温步仁一脸认真严肃地问道。

    杜荷摇摇头:“以目前的技术,想要出海,难度极大,东瀛使者你知道吧?东瀛的这些家伙,来一趟大唐,光在海上的折损就超过三分之二,很多人到了海上就回不来了……而且,花费极大,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温步仁听了,有些失落地垂下头。

    然后,他突然抬起头来,盯着杜荷的眼睛:“杜公子,你这么说,你肯定有办法对吗?”

    “办法肯定是有的,但不是现在!”

    一想到虬髯客,温步仁便淡定不下来,他看着杜荷说道:“杜公子,有朝一日,若你能去南亚大陆,请带上我,我想去看看*!从今以后,杜公子但有差遣,温某不敢不从!”

    温步仁一抱拳。

    杜荷哈哈大笑起来:“先生果然爽快,那好,眼下正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请说!”

    杜荷搓搓手说道:“近日来在下突然萌生习武的想法,奈何府中没有武师,吕布虽然能打,却不擅长传授武艺,听闻温先生是虬髯客大侠的弟子,武学理论深厚,堪称武学大家,便想请先生传授一二,不说成为飞檐走壁的侠客,但也能防身,最次也能强身健体,你说呢?”

    温步仁看着杜荷那笑眯眯的人畜无害的样子,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十八章 上当受骗-大唐开局成了驸马爷秦屿在线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