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殿上,不但是文武大臣们,就是李二,也充满了疑惑。

    “孔师,有事请讲!朕定当满足你。”李二说道。

    孔颖达扫视周围的大臣们一圈,最后目光落在杜如晦身上。

    只听他缓缓开口说道:“陛下,臣听闻这几日莱国公之子杜荷在长安城大肆售卖旋转木椅,可有此事?”

    李二点点头,指着自己屁.股下面的旋转木椅,说道:“没错,这旋转木椅,乃是杜荷亲自研制,朕也已经体验了许久,的确非常方便好用。”

    自打坐上旋转木椅,李二感觉自己腿不疼了,腰不酸了,说话的时候,底气也更足了。

    无奈现在就这么一把椅子,上朝的时候就带到太极殿,平素都放在御书房内。

    李二又补充道:“孔师,你年岁已大,想必膝盖也经常疼痛吧,这旋转木椅,正好适合你,朕建议你也赶紧去大唐家具厂,找杜荷订购一批旋转木椅才是!”

    堂堂帝王,竟然亲自给杜荷打广告。

    大臣们都一阵震惊!

    孔颖达见状,面色严肃道:“陛下三思,自周代开始,我中原人便兴正坐之礼,直到汉代胡床胡椅传入,底层百姓开始抛弃正坐之礼,但仕人却是没有忘记这一礼仪,正坐直到今天,依然是中原礼仪,如今杜荷打造旋转木椅,听起来和胡椅没关系,但臣观之,这依然是胡椅,若任凭这胡椅大肆推广,有朝一日,全天下都没有了正坐之礼,我中原岂不是彻底胡化了吗?中原仕人,与茹毛饮血的蛮夷之人,又有何区别?”

    孔颖达的话,就像是一个大石头砸进平静的湖面,激起了巨大的波澜。

    当即就有好几个人跳出来赞同他的提议。

    “孔师说得对,我大唐不屑于胡人为伍,这胡椅,万万不可推广!”

    “陛下,请三思,一旦开此先例,岂非让人觉得我汉家文化自甘堕落?”

    “陛下,请立即下令,治杜荷的罪,让他停止生产旋转木椅。”

    一时间,议论纷纷。

    孔颖达的支持者,还真不少。

    这些人,大多是正统的儒家子弟。

    反倒是一群跟随李二打下天下的老臣们,反倒是没有说话。

    这时,程咬金看不下去,站出来说道:“孔师,你这是危言耸听,这旋转木椅,乃是杜荷亲自打造,与胡椅有什么关系?胡椅我老程也坐过,那玩意儿根本没法和旋转木椅相比!”

    “这旋转木椅我也体验过了,非常舒服!为何要将其取缔?”

    “我看孔师严重了,只不过是坐旋转木椅而已,万万达不到抛弃中原礼仪的地步!”

    程咬金一开头,就有许多杜荷的支持者站了出来。

    当即,朝堂上跟菜市场一样,吵吵闹闹起来,闹哄哄一片。

    李二坐在上方,实在听不下去了,一下站起身来,甩了甩袖子,说道:“此事,不必再议,朕治国一向以理服人,如此禁止杜荷生产旋转木椅,实在说不过去,孔师若觉得有理,便去找杜荷辩论吧,此事,朕不想再管!”

    李二若非亲自体验过旋转木椅的种种好处,说不定还会支持孔颖达等人的提议。

    可他已经习惯这旋转木椅,甚至有些离不开了,这时候要是下令禁止生产和出售旋转木椅,那他以后还怎么好意思使用旋转木椅?

    旁边的内侍赵阳急忙喊道:“退朝!”

    大臣们鱼贯涌出太极殿。

    程咬金等人骂骂咧咧地离开。

    有不少文官,则是聚集到孔颖达身边。

    “孔师,这可如何是好?”

    “陛下竟然不想管这件事,这不是明摆着放纵杜荷吗?”

    “我等……决不能坐视不理,必须守卫好咱们儒家的礼仪道德!”

    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全都等着孔颖达发话。

    孔颖达转身,看着李二离开太极殿的背影,咬咬牙说道:“我等,自当竭尽全力,捍卫儒家礼仪,诸君随我到莱国公府,今日,须让杜荷给出一个说法,否则,那旋转木椅,绝对不能再生产出售!”

    “自当如此!”

    “不敢不从!”

    以孔颖达为首,连裴矩等人也参与进来,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离开皇城,直奔莱国公府而来。

    不多时间,一群人就来到莱国公府大门口。

    老傅急忙迎出来,却是吓了一大跳。

    这些人,他都认识啊,都是朝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啊,平素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此刻看起来,却是凶神恶煞怒气冲天的。

    “哎呀,诸位大人,可是找我家老爷,老爷现在应该在皇城中处理公事,并未归来啊!”老傅小心翼翼地说道。

    孔颖达捋了捋胡须,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等并非来找杜相,今日,是来找杜荷的,你速速让杜荷出来说话!”

    老傅一愣。

    这架势,怎么跟两军对阵一般?

    他见势不妙,赶紧冲到家具厂。

    “少爷少爷,祸事了,孔颖达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杀到咱们府门前了,点名道姓要你出去说话,我看此事不妙,你还是先躲起来,让我去对付他们吧!”老傅喘着粗气,说道。

    杜荷扔下手里的活计,问道:“孔颖达?那不是太子的老师吗,他找*嘛?”

    老傅摇摇头。

    杜荷叫上吕布,要往外走,却被老傅突然拦住:“少爷,你可不能去啊,我看那些人,来者不善啊,而且他们都是有头面的人,要是起了冲突,不管是伤了谁,到时候都不好交代啊!”

    “一边去,在本少爷的府门前,谁敢放肆。我倒要看看,这些家伙想干嘛!”

    不多时间,杜荷就来到门口。

    猛然一看,也吓了一跳。

    足足二十多人,竟然都是朝中大臣,全都气势汹汹地盯着他。

    其中有几个,竟然还是平时和杜如晦关系较近的。

    杜荷上前,笑眯眯地看着孔颖达,说道:“哎哟,这不是孔师吗?怎么,你亲自来买旋转木椅啊,你看你一把年纪了,竟然还亲自跑一趟,让一个下人来预定不就行了嘛?”

    杜荷早就发现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却丝毫不在意,反而嘻嘻哈哈地打招呼。

    孔颖达见状,却是气得呼吸急促起来。

    都说杜荷是长安四害之一,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章 偏袒-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百度百科,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