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颖达脸色阴沉,讥讽道:“杜荷,明人不说暗话。你贵为莱国公之子,身为读书之仕人,一首《少年行》,一首《快活》名誉长安,享有才子之名,却自甘堕落,甘做一名工匠,真是令天下读书人所不齿!”

    “对,自甘堕落!”

    “令天下读书人不齿!”

    旁边有两个青年重复道。

    杜荷乐了,指着二人说道:“孔师你这是说相声呢,还有俩捧哏的?”

    相声?

    大家都是一愣。

    杜荷顿了顿,说道:“孔师此言差矣,正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读书人有科举状元,木匠也有大师,比如赫赫有名的鲁班大师,带兵打仗也有状元,比如孙武子……难道在孔师眼里,便只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吗?这是不可取的,试想,要是天下人都做了读书人,人人坐而论道,无人种庄稼,无人修建屋子,无人打扫街道,无人去镇守边关,那这社会还能正常运转吗?”

    杜荷说完。

    现场如暗夜一般寂静。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包括孔颖达,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关键是杜荷虽然只是短短几句话,却说的是一套一套的,竟然还举了活生生的例子。

    尤其是最后的反问,很难反驳。

    孔颖达半晌,才憋得有些不服气地指着杜荷,“你,你这是诡辩,古有公孙龙诡辩白马非马,今有杜荷诡辩仕人堕落成木匠,真是令老夫大开眼界!”

    杜荷脸上云淡风轻,丝毫没有感到压力。

    闻言,他反而来了兴趣,摇摇头,掏出扇子扇了扇,说道:“孔师,这回你又说错了,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做诡辩呢,公孙龙说白马非马,这本来就是正确的,何来的诡辩,既然你说到这里,咱们今天就要好好说道说道了。”

    杜荷一挥手,吕布立即转身去抬出来一张旋转木椅。

    杜荷便当着当家的面,大大咧咧地坐下。

    孔颖达等人见状,都很想上去踹杜荷一脚,奈何旁边有个高大威猛的吕布,谁也没敢动。

    “今儿个,咱们就来说说这白马非马是怎么回事!”杜荷翘起二郎腿,慢条斯理地说道。

    杜荷便看向孔颖达:“孔师,这白马非马是你提出来的,不如你来解释解释为何这就是诡辩了?”

    孔颖达一甩袖子,傲娇地说道:“这是三岁孩童都明白的道理,白马,即白色的马,公孙龙大言不惭说白色的马不是马,这不是诡辩是什么?”

    杜荷沉吟道:“孔师所言不错,白马指的是白色的马,而马则指所有的马,但是有一个地方你错了。”

    “什么地方?”孔颖达瞪大了眼睛。

    其他人则是满脸不可思议。

    孔颖达可是大唐儒家的代表人物,饱读诗书,众多经典,张口就来,这样一位大家,竟然会有弄错的地方?

    杜荷笑道:“当然,那就是‘非’字,你的解释不对,‘非’不应该解释为‘不是’。”

    孔颖达活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嘴角出现讥讽之色,问道:“那你说,应该如何解释?”

    “‘非’应该解释为‘不等于’,而非‘不是’,这句话应该解释为,白马不等于马,因为马和白马是包含关系,而非等于关系,马包括黄马、青马、黑马等等,白马只是其中一种,所以说,白马不等于马,白马非马……”

    说完,杜荷站起身来,手中的折扇哗哗啦啦扇起来。

    孔颖达再次瞪大了眼睛。

    众人都沉默下来。

    他们都认为杜荷是在胡说八道,可是,这样说起来,竟然很有道理的样子。

    几句话把众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就连孔颖达,沉思半晌,竟然也不知道如何反驳。

    至于杜荷,也不过是前世在某本书上看到此种解释,正确与否不知道,但用来对付孔颖达,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半晌,孔颖达咬咬牙,指着杜荷说道:“杜荷,你诡辩的功夫,果然令人刮目相看,好,就算你可以自甘堕落成为木匠,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推广旋转木椅,你以为你起名旋转木椅,就可以掩盖胡椅的本质了吗?这是胡椅,一旦胡椅大行其道,那我等仕人与底层贱民有何区别,我中原之礼仪又如何坚守?”

    “错!”

    话音未落,就听杜荷一声大吼,说道:“孔师,想你也是读圣贤书的大家,竟然说出如此可笑之言,真是令人心寒啊,陛下说过,君,舟也,民,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孟圣人更是说过,民贵君轻,社稷次之,你怎能贬低我大唐百姓呢,大唐百姓如何就成为贱民了?”

    孔颖达脸一红。

    他没想到,这杜荷竟这般厉害,一下就抓住了他的漏洞,最关键的是,连陛下的名言都搬出来了,这还怎么反驳。

    “你……你这是在狡辩,反正,只要老夫在世一日,绝不允许你再出售旋转木椅,我等便在莱国公府门口静坐,你什么时候答应不再出售旋转木椅,我等什么时候离开!”

    说着,孔颖达等人,竟然席地而坐,将这莱国公府大门彻底给堵住了。

    不多时间,就引来上百人的围观。

    老傅焦急地说道:“少爷,这可如何是好啊,想想这些人也是读书人,竟然做出这般事情,与街头的泼皮无赖有何区别啊!”

    杜荷摇摇头,无奈地笑道:“话不能这么说,孔师等人,心中必定以为,这是在做一件伟大的事呢。咱们要体谅老年人的这种心理啊。”

    “可是,也不能把咱们莱国公府的大门给堵住啊,这样下去,是要闹笑话的,少爷,你快想想办法吧!”老傅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得团团转。

    杜荷摆摆手:“没事,看我的!”

    杜荷上前,来到孔颖达身前,说道:“请孔师站起来,咱们有话好说,事情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孔颖达眼睛一亮,急忙起身。

    然后杜荷说道:“请孔师稍微抬起袍子下摆!”

    孔颖达一脸懵逼,却还是照做了。

    他右手拉起长袍下摆,露出里面的的裤子。

    这下,聚集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杜荷突然指着孔颖达的两腿,高声说道:“大家请看,这是一双多么优雅的罗圈腿啊……啧啧,没有跪坐个几十年,万万是锻炼不出这么完美的弯曲弧度的。”

    哗……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一章 优雅的罗圈腿,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