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圈腿?

    大家对这个新名词并不了解。

    但只要往孔颖达两腿扫一眼,便立马明白过来。

    孔颖达个子不高,身材敦实,撩起袍子下摆,那两条腿竟然不是直的,而是从膝盖处往两侧撑开,活脱脱成了一个簸箕形状。

    罗圈腿,这形容似乎最贴切不过!

    哗……

    人群一下就沸腾了。

    首先是孔颖达身后的仕人们,纷纷大怒,指着杜荷就开始大骂。

    “竖子敢尔!”

    “杜荷你大胆,竟敢如此侮辱孔师!”

    “*之辈,实在羞与之为伍!”

    “孔师乃我儒门大家,岂能容你如此羞辱?”

    一个个纷纷指责杜荷,甚至有撸起袖子扬言要教训杜荷的。可惜,没人敢凑上来。

    反倒是围观的群众中,时不时露出哈哈大笑的声音。

    “原来这就是孔颖达啊,真是长见识了!”

    “那罗圈腿,真是奇丑无比!”

    “没想到这上层社会的大家,竟然生的这一双罗圈腿,真是第一次见呢!”

    孔颖达听在耳朵里,突然感觉天昏地暗,一口气闷在胸中,无法释放。

    突然,他一张口。

    “噗……”

    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喷洒出来。

    只见孔颖达的身体,软绵绵地就要倒下去。

    旁边立即有两个青年上前扶住。

    谁也没想到,孔颖达竟然气的*。

    “杜荷欺人太甚,孔师已经被气的*,我等不能坐视不理,大家一起上,将杜荷拿下,带到皇宫,听凭陛下发落!”

    不知谁嚷嚷了一句。

    这些之前还忐忑不敢上前的家伙,一时间跟打了鸡血似的,口中哇哇大叫着,一哄而上,准备将杜荷拿下。

    杜荷见状,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退后两步,说道:“吕布,下手轻点!”

    吕布点点头,一步上前,一把抓住冲在最前面的青年,唰的一下扔了出去。

    哪怕是二十多个人围攻,对吕布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

    不到片刻,二十多人,全部躺在地上哀嚎,一个个鼻青脸肿的。

    杜荷扫视一圈,说道:“老傅,让家具厂的护卫们加强防卫,但凡有敢*者,直接打断双腿扔远点。”

    众人闻言,眼中都露出惊骇之色。

    原本他们以为杜荷不敢动粗,哪知道杜荷根本不在乎这个。

    杜荷转身离开,众人扶着孔颖达也溜之大吉。

    至于围观的群众,就充当了消息传播的工具。

    不到半天,一代大家孔颖达被杜荷当众羞辱为罗圈腿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长安城。

    就连三岁孩童都知道,孔颖达生了一双罗圈腿。

    ……

    皇宫。

    赵阳急匆匆进了御书房。

    “陛下,杜荷又惹祸了。”赵阳说道。

    “哦?呵呵,这有什么奇怪的,杜荷要是不惹祸,那才不正常呢!”李二这时候已经很淡定了,自打上次杜荷把他的东内苑给炸了,他郁闷了好久,过后却发现自己对杜荷惹祸的免疫力,竟然大大增强。

    赵阳有些焦急地说道:“可是,这次不同,杜荷竟然当众羞辱孔师……”

    赵阳将一早莱国公府门口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啪嗒。

    李二手中的签字笔,一下掉落在地上。

    杜荷看见,李二抬起头来时,满脸的震惊。

    李二急忙问道:“孔师现在情况如何?”

    “已经回府修养,只怕没个十天半月,不能恢复过来,在场的人亲眼看见孔师气的吐了不少血。”

    赵阳说完,不自觉地擦了擦额头,他都有些后悔之前在皇宫中对杜荷无礼了,搞不好哪天这个小杀神看自己不顺眼也掉头过来对付自己呢。

    李二急忙吩咐道:“立即安排尚药局最好的奉御去为孔师诊断,对了,派人去秦岭山下请药王出马,务必要保住孔师的性命。”

    赵阳立即安排下去,然后问道:“陛下,那对杜荷的惩罚呢?”

    李二闻言,哼了一声:“惩罚?什么惩罚?杜荷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孔师却已经六十多岁了,竟然带着朝中大臣去讨伐一个孩子,你让朕如何惩罚杜荷?”

    赵阳吃惊得差点跌倒。

    陛下的偏心,也太明显了。

    等赵阳离开后,李二脸上才出现一抹笑容:“孔家,儒门,哼,真当朕的大唐,是你们的吗?正好,让杜荷杀杀孔颖达的威风。”

    这天下终究是李二的天下,所以,李二最厌恶的便是有不稳定因素。

    比如儒释道三家,还有不少门阀士族。

    现在,儒门的代表人物竟然被杜荷气的*,李二表面震惊,内心却是有些喜悦。

    他现在不敢拿儒门开刀,却没想到杜荷先站了出来。

    “杜荷啊杜荷,你可不要让朕失望啊!”李二诺诺自语道。

    “君,舟也,民,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朕何时说过这样的话,这杜荷……真是……”细细品味这句话,李二竟然感觉有些小骄傲。。

    ……

    东宫。

    哗啦。

    太子李承乾听闻孔颖达*的消息,暴怒之下,将手边的珍惜古玩全部砸个稀碎。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杜荷一介刁民,竟敢当众侮辱本宫的老师,这不是抽本宫的脸吗?”李承乾怒气冲冲地说道。

    旁边的长孙冲,房遗爱,高履行在旁边,也是一脸震惊。

    长孙冲义愤填膺地说道:“殿下,此事决不能坐视不理,杜荷欺人太甚了,而且,我觉得他几次三番与殿下作对,便是未将殿下放在眼里。”

    “没错,”房遗爱也跟着说道,“杜荷仗着陛下偏袒与他,一直胡作非为,竟然连孔师都敢动,他这分明是向殿下挑衅。”

    高履行也说道:“殿下,绝不能放过杜荷,否则以后大家还怎么看待东宫的影响力?”

    李承乾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狠厉:“此事,本宫当然知晓,这次,绝不会让杜荷好过,只是那杜荷狡猾无比,此事还需从长计议,走,先去看看孔师的情况!”

    不多时间,李承乾便带着一干心腹,到了孔颖达的府上。

    只见孔颖达已经躺在床上,脸上毫无血色,眼神直愣愣地盯着某处,半天才回过神来。

    旁边守护的人见了李承乾,纷纷说道:“殿下,这件事你可不能不管啊,那杜荷,实在嚣张至极,竟当众羞辱孔师!”

    “殿下,请你务必要将此事告知陛下,让陛下惩治杜荷才是。”

    李承乾挥挥手,说道:“此事,本宫当然不能不管,请诸位放心吧。”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二章 嚣张至极,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