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孔颖达的大孙子,小名阿牛,生的非常聪明,不过七八岁的年纪,却已经能背诵《论语》了。

    阿牛为孔颖达背诵了《论语》的开篇一段,把孔颖达乐的,郁闷的心情,好转不少。

    这时,阿牛突然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孔颖达,说道:“爷爷,咱们也去买一把旋转木椅吧,我不想跪坐在席子上了。

    孔颖达闻言,身躯一怔。

    他严肃地教育道:“阿牛,此事万万不能提起,你是圣人之后,当然要遵守古礼才是,跪坐,又叫正坐,这是咱们儒门的传统礼仪,旋转木椅乃是胡椅,是蛮夷之人传入的,完全背离了咱们儒家的传统礼仪,万万不可提倡。记住了吗?”

    阿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爷爷,我记住了。可是,跪坐久了,会变成难看的罗圈腿啊!”

    孔颖达下意识地往自己两腿一看,一抬头,突然感觉有些恍惚。

    “噗……”

    孔颖达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然后直接晕倒。

    “爹,你怎么了?”

    “爷爷……”

    整个府上,顿时乱作一团。

    ……

    东宫。

    太子李承乾将三个铁杆跟班召集商量如何处置杜荷。

    长孙冲率先说道:“殿下,孔府方才传出消息,孔师又被气的*了。”

    李承乾大惊:“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杜荷干的,杜荷,真是岂有此理,太过分了!”

    长孙冲摇摇头:“殿下,此次并非杜荷,乃是孔师的孙子孔阿牛气的……”

    他将事情愿原委简单说了一下。

    李承乾等人听了,都十分无语。

    半晌,李承乾才说道:“此事……真是……唉,孔师一把年纪了,竟然被一个小毛孩子气的再次*,本宫真是十分担心他的身体啊。”

    ……

    同一时刻,莱国公府,杜荷才从房间内走出来,伸了个懒腰,满意地说道:“这下睡得开心了,哈哈哈……”

    从皇宫回来之后,杜荷一觉就睡到了现在。

    来到院子里,杜荷便打开抽奖系统。

    叮!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太宗皇帝李二的12震惊值!”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孔颖达的10震惊值!”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程咬金的5震惊值!”

    “恭喜宿主,获得来自李承乾的3震惊值!”

    ……

    几日没打开系统,又收获了一波震惊值。

    杜荷仔细一看,竟已经有三百多震惊值。

    这就意味着可以抽奖三次。

    “抽奖!”

    叮!

    “恭喜宿主,获得红酒两瓶!”

    噗通。

    一个怀抱大小精致无比的木箱子落在杜荷脚边。

    杜荷急忙拿起来一看,沉甸甸的。

    他急忙打开箱子,里面果然是两瓶红酒,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中间,周围都有泡沫保护起来,还有几根红丝带和四个高脚杯。

    杜荷不懂红酒,也没研究过,但看这精致的包装,透露着一股豪华气息,再加上系统出品,绝对不是普通的红酒。

    “好东西,先收起来,现在喝却是有些浪费了……”杜荷自言自语道,于是将箱子合上,放在一旁。

    继续抽奖。

    叮!

    “恭喜宿主,获得化妆镜。”

    唰。

    杜荷面前的石桌子上,顿时多了一块圆形的镜子。

    这镜子呈圆形,比杜荷的脸大不了多少,下面还有个底座,可以调节角度。

    杜荷上上下下研究了半天,最终确认,这特么就是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镜子。

    但是受限于生产技术,这个时代是根本没法生产出来的。

    自打来到大唐,杜荷整日也只能使用铜镜。

    那玩意儿模糊不清就不说了,关键是颜色不正啊,照起来整张脸都泛黄,看上去无比的怪异。

    这块镜子,杜荷倒是刚好用得上。

    正好,老傅走过来。

    杜荷恶作剧地拿起镜子凑过去。

    老傅一抬头,看见面前是一张纵横沟壑满是褶皱的脸,顿时大惊失色。

    “哎呀……”

    噗通。

    老傅竟然被吓得摔倒在地,指着杜荷手中的镜子,结结巴巴地问道:“少爷,这……这是何物,这是妖物啊,竟然有妖怪,少爷,你快将他扔了吧。”

    杜荷哭笑不得,将镜子扔在桌上,介绍道:“老傅,你一把年纪了,没想到这般胆小,此乃镜子,和铜镜的作用是一致的,只是比铜镜高级了不知多少倍,看人的时候,非常清晰,你方才看到的,便是你自己。怎么,突然看清楚自己,还被吓了一跳?”

    老傅爬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道:“镜子里的人,也太苍老了吧,我感觉自己还年轻力壮啊。”

    老傅才五十出头,年纪其实并不大,但一辈子操劳,非常显老。

    说着,他拿起镜子,仔仔细细观瞧自己,突然嘿嘿笑道:“虽然老了一些,这样貌,却是端正的。没想到,这少爷你这镜子,竟然比清水照起来还清楚,确实比铜镜好用多了。”

    看着老傅臭美的样子,杜荷一阵无语。

    然后,老傅眼巴巴地看着镜子,提议道:“少爷,这么一大块镜子,是不是用不上啊,不如敲一块下来给我吧!”

    杜荷一听,这老小子竟然敢打镜子的主意?

    他一把将镜子夺过来,挥挥手道:“去去去,一边去,这可是无价之宝,你竟然敢敲一块下来,信不信本少爷把你的手脚敲一支下来?”

    老傅吓得赶紧跑了。

    将镜子收起来,杜荷继续抽奖。

    叮!

    “恭喜宿主,获得孔子画像一张!”

    啪嗒。

    一张卷起来的画像,掉落在桌上。

    杜荷拿起来,撑开一看,这竟然是一张一人多高的巨大画像。

    上面,正是杜荷小学时候就认识的孔子的画像。

    一时倒想不起来作者是谁了。

    “我去,系统,你丫是故意的吧?本少爷刚和孔颖达闹翻了,你就把他老祖宗的画像给抽了出来?”

    “我虽然也是读书人,但要这画像有何用?难不成还要将其供奉起来,每日上香跪拜不成?还不如拜关二爷来得实在呢!”

    杜荷这回是彻底无语了。

    换做平时还好,现在他刚和孔颖达为首的儒家仕人争锋相对,却突然抽到这孔子画像。

    在内心里,杜荷对圣人还是尊重的,只是一想到孔颖达等人的行为,杜荷就有种冲动,想一把火将这画像烧掉算了。

    犹豫了一会儿,杜荷还是忍住了没动手。

    “算了,先收起来吧,万一有用呢!”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十七章 妖物-大唐开局成了公主驸马有声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