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媛姝和李丽质只喝了一口红酒,脸上便露出了精彩的表情。

    “哇,这是酒吗?怎么我从未喝过这样好喝的酒呢!”

    “入口香甜,果然没错!和我之前见过的酒,完全不一样!”

    二人赞不绝口。

    李丽质主动举起被子,和杜荷碰杯:“杜荷,来,切尔斯!”

    杜荷只得放下筷子,和小美女喝了一口。

    李媛姝好奇地问道:“这切尔斯是什么意思啊?”

    杜荷哈哈笑道:“此乃西洋话,就是干杯的意思。”

    方才,杜荷也是一时兴起才脱口说出这个词的,哪知道竟然被李丽质学了过去。

    李媛姝皱了皱眉:“这西洋,位于何方?为何我从未听父皇提起过?”

    以目前大唐的世界地理知识,东有东瀛,东北有高句丽,西北有突厥、吐蕃,再往西便是遥远的波斯,至于更远的地方,大家就不知道了。

    李媛姝还是第一次听到西洋,南洋倒是偶尔听过。

    杜荷耐心地解释道:“大唐西边,统称为西域,西域这一带,大大小小有几十个国家,或者说几十个不落,再往西,就是波斯,其实波斯的本名叫罗马,从这里开始一直往西,还有辽阔的疆域,这些地方,就统称为西域,西域人和大唐人长相完全不同,甚至和波斯人也不一样,他们有着金色的头发,白皮肤,最典型的就是很多人生了一副鹰钩鼻,形状宛如鹰的鼻子……有些人的眼睛甚至是蓝色的,墨绿色的,并非都和咱们一样是黑眼珠,在西洋往南的一块大陆上,生活着无数的黑人,便是长安城噌出现过的坤怒轮,全身上下,除了牙齿,都是黑色的,跟黑炭一般,十分有意思……”

    看见大小美女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杜荷便来了兴趣,竟然兴致勃勃地聊了起来。

    李媛姝双手托腮地看着杜荷,突然发现,自己在杜荷面前,就像是面对浩瀚的星空。

    这家伙身上怎么自带光芒呢?

    李丽质直接鼓掌,开心地说道:“哇,杜荷,你好厉害,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比弘文馆的先生厉害太多了。”

    杜荷嘿嘿笑道:“那是当然,你们知不知道本少爷有个外号?”

    “什么?”

    李丽质和李媛姝异口同声地问道,非常好奇。

    杜荷装逼地说道:“我号称杜半仙,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全知道。”

    李媛姝:“……”

    李丽质:“……”

    这明显就是在吹牛,两个美女都表示不信。

    杜荷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端起杯子,说道:“来,干杯!”

    李丽质莞尔一笑,说道:“切尔斯多好听啊,干杯多没意思,西洋话似乎也很好听呢。”

    杜荷无语。

    没想到李丽质年纪轻轻,竟然有崇洋*的倾向。

    此种苗头,绝对不可出现。

    就在杜荷准备找个话题搪塞过去时,李丽质却一把拉住杜荷的袖子,兴致盎然地说道:“杜荷,你肯定会很多西洋话对吧?”

    杜荷点点头。

    李丽质抓着他的胳膊,亲昵地摇了摇,撒娇地说道:“那你叫我们学几句西洋话好不好?”

    杜荷摇摇头:“西洋话有什么好学的,要我说,还是咱们大唐的官话比较有趣。”

    杜荷前世*着学了十几年的英语,对这玩意儿,早就有心理阴影了。

    可是,架不住李丽质会撒娇啊。

    杜荷最后无奈,只好无奈地说道:“好吧,那就教你们几句简单的!”

    “太好了,杜荷你真好……”李丽质如愿以偿,那叫一个开心,那快乐的样子,就是一块坚冰都能被她融化了。

    “咳咳……”

    杜荷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跟我学,第一句,古德摸你!”

    “鼓捣摸……哎呀,杜荷,你好坏啊,你竟然占本公主的便宜,我跟你没完!”李丽质还没说完,突然脸一红,双手叉腰,气鼓鼓地盯着杜荷。

    杜荷有些无语:“你想哪儿去了,我……我才不摸你呢,这就是西洋话,意思是早上好!”

    “你……你确定没骗人?”

    杜荷举起右手:“我发誓!”

    “那好吧,古德摸你,古德摸你,我记住了,咱们学下一个吧!”

    “中午好,晚安,鼓捣义务你。”

    “棒极了,古德。”

    ……

    别说李丽质,就连一向有些内敛的李媛姝,也来了兴趣,两人跟着杜荷,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学了十几句西洋话。

    别说,俩人的学习能力还挺强,竟然只花了几遍,就全部记住了。

    这记忆力,连杜荷都比不上。

    等学完西洋话,桌上的饭菜都凉了。

    可如此快乐氛围之下,谁也没有心情去动筷子。

    一瓶红酒,也见了底。

    喝完最后一杯酒,大小美女脸蛋都红扑扑的,仿佛红樱桃一般,杜荷看了都想咬一口。

    杜荷站起身来,摇了摇头:“两位公主,天色不早,古德拜。”

    杜荷转身要走,却听李媛姝突然说道:“杜荷,留步。”

    杜荷转身一愣。

    李媛姝上前,有些羞涩地说道:“杜荷,宫中不少人都在议论,你是的诗作可以冠绝大唐,可否留下诗作一首,让我和丽质观赏呢?”

    李丽质也急忙跑过来:“对啊,杜荷,他们都说你是大才子,本公主才不信呢,哼,除非你为姐姐写一首诗。”

    杜荷哈哈笑道:“这有何难!”

    说着,他掏出签字笔,拿出纸张,趴在桌上,唰唰唰的,笔走龙蛇,不多时间,一首诗便写成了。

    写完之后,杜荷双手捧起来,借着烛光,念道:

    昨夜星辰昨夜风,

    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

    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

    走马兰台类转蓬。

    此诗乃是李商隐的大作,杜荷一时兴起,竟然全部记了下来,干脆赠与李媛姝。

    杜荷的声音消失许久,李媛姝和李丽质都沉浸在这首诗的气氛之中。

    二人从小饱读诗书,自然能听懂这首诗的韵味。

    等两人反应过来,一抬头,杜荷早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半截纸张在桌上。

    李媛姝急忙上前,将这首《无题》捧在手心中,看着杜荷离开的方向,一时间出了神。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章 昨夜星辰昨夜风-大唐神级驸马爷 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