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殿。

    将急需要处理的杂事处理完之后,李二站起身来,揉了揉发麻的手臂,叹息一声,却是发现桌上的汤已经冷了。

    这是长孙皇后傍晚亲自盯着御厨熬制的安神汤,并亲自送到御书房中,奈何李二只喝了一口,便放在桌上,忙碌起来,便抛之脑后,完全忘了。

    李二端起安神汤,正准备将其喝掉,旁边的长孙皇后上前,心疼地说道:“陛下,蔗这汤已经冷了,不能喝了,臣妾已经安排人重新熬制了,陛下,今夜就到臣妾的寝宫歇息吧。”

    李二点点头:“也好。”

    牵着长孙皇后的手,李二刚走出御书房。

    旁边早已守候多时的赵阳急忙上前,说道:“陛下,奴才有要事禀报!”

    “哦?”李二吃了一惊,“这么晚了,能有什么事啊?”

    赵阳小心翼翼地说道:“启禀陛下,方才,奴才经过东内苑时,看见杜荷与汝南公主和长乐公主正在湖边喝酒,所以特来禀报陛下。”

    其实,赵阳早已回到御书房外了,不过他收了杜荷的银子,还是比较守信的,直到这时候才向李二禀报。

    李二一听,顿时大惊失色:“还有这等事,杜荷真是胆大包天……”

    话音未落,李二便带着长孙皇后,还有一干太监宫女,急匆匆赶往东内苑。

    虽说大唐风气开化,但男女之间私会,却是不允许的。

    尤其是堂堂公主,竟然大晚上和杜荷在湖边私会,这件事要是传出去,那李丽质和李媛姝的名声就彻底毁了。

    李二忧心忡忡地赶到湖边,杜荷却是早已离开。

    留下的,只有满桌子还未动过的饭菜。

    蜡烛已经即将燃尽。

    李媛姝和李丽质见到李二,吓得急忙站到一旁,大气不敢出。

    李二沉声问道:“杜荷呢?”

    李丽质低垂着头脑袋,说道:“父皇,杜荷已经走了!”

    李二刚想发火,却被旁边的长孙皇后一把拦住。

    长孙皇后急忙劝道:“陛下,此事既然已经发生,还是不要声张的好。”

    李二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转身对赵阳说道:“吩咐下去,今夜之事,要是有人敢透露半个字,杀无赦。”

    “是。”

    赵阳差点被吓死。

    然后,李二一扭头,便看见李丽质手中的那张纸,他拿过来一看。

    不得不说,杜荷的硬笔字比毛笔字还要好看几分。

    而且,这首诗,李二一眼便瞧出来,这分明是一首情诗啊。

    “杜荷,你好大的胆子……”

    “这杜荷,空有一身才华,却不做正事,真是气死朕了!”

    李二半天无言。

    不说别的,就是这首诗,便可以称冠整个长安,杜荷才子知名,绝非浪得。

    可让李二头痛的是,杜荷行事,一向让人捉摸不定,就这样一个人,要是让他入朝为官,指不定要搞出多大的乱子呢。

    “哼!”

    李二将诗作还给李媛姝,气得转身离开。

    ……

    孔府。

    夜已深。

    孔颖达躺在床上,面色比之前更加苍白。

    第一次*,他是被杜荷气的,当然可以理解,毕竟杜荷那家伙实在太过可恶。

    第二次*,却是被自己的孙子孔阿牛一句话给气的。

    这一次,孔颖达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竟然连自己不到八岁的孙子,都不支持自己,而站到杜荷那一边。

    昨日事情发生之后,孔阿牛已经被关到书房面壁思过去了。

    不多时间,孔颖达的三个儿子全部聚集到床前。

    大儿子孔志元。

    二儿子孔志约。

    小儿子孔志亮。

    如今,三个儿子都在朝中为官。

    大儿子甚至是一个从四品,有望更进一步。

    孔家不说兴旺发达,短时间内必然不会衰败。

    这一点,让孔颖达油然而生几分骄傲。

    半晌,孔颖达问道:“今日之事,陛下如何处置啊?”

    孔志元急忙将今日早朝之上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顿时,孔家三兄弟都气愤不已。

    孔志约说道:“这杜荷,真是不行正事,竟然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来,当众讨好陛下,我等读书人,怎么能做出此等事呢。”

    孔志亮恨恨地说道:“陛下明显就是在偏袒杜荷,之前陛下亲自带头使用旋转木椅,如今又十分满意杜荷打造的沙发,还给了赏赐,这不是明显的偏袒是什么?”

    孔颖达闻言,久久没说话。

    庙堂之上的那位的做法,寓意已经很明白了。

    说白了,就是对他孔氏不满,对如今的儒家不满。

    孔颖达心中暗道:陛下的理想是成为千古一帝,是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贞观盛世,为了达成这个目标,一切绊脚石,都会被他扫除。

    但是,孔颖达不甘心啊。

    他不仅仅是一个人,他身后是整个儒家。

    自汉武帝听从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顿尊儒术开始,近千年来,只有极少数时间段,儒术处于没落地位,其余时间段,都是上位者推崇的。

    但是到了大唐开国,突然提出儒释道三教并立,这让以孔颖达为首的儒家都有些接受不了。

    武德年间,孔颖达便是太子李建成的铁杆追随者,因为李建成虽然也能征善战,骨子里却是一个儒生,具有儒家精神,当初,孔颖达、裴矩、王儒门众人,都将复儒学的希望,放在李建成身上。

    哪知道,玄武门前的刀光剑影,将这个最大的希望破灭了。

    李二登基,和李建成是完全不同的风格。

    换句话说,李二只相信自己,什么儒释道,只是给了个名分而已,他从未想过要与哪一家共治天下。

    哪怕是素有较大影响力的门阀士族,这些年里,李二也一直采取强硬态度,绝不退让。

    “难道……我儒家真要就此没落吗?”孔颖达失魂落魄地说道。

    孔志元见状,急忙安慰道:“爹,你大可不必担心,杜荷再怎么闹腾,陛下再如何偏袒与他,但是太子殿下毕竟是支持我们的,今日下午,我与王大人、陈大人已经商议过,明日一早,便安排一批国子监的生员去莱国公府门口静坐,哪怕杜荷置之不理,但莱国公总不能坐视不理吧,到时候传出去,毁了的可是杜相的名声。”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一章 李二很头疼-大唐逍遥驸马爷TXT,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