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公主,名李丽质,乃文德皇后长孙无垢所生,深得太宗皇帝李二喜爱。

    贞观七年,秋,李二下令,长乐公主李丽质下嫁长孙冲。

    贞观十七年,李丽质因病去世,享年二十三岁。

    ……

    熟悉历史的杜荷,脑中突然出现这些信息。

    按照原本的历史走向,再过半年多,李丽质小美女便会嫁给长孙冲那个二世祖。

    这是李二做出的决定。

    也是令长孙皇后最满意的做法。

    更是长孙家莫大的福泽。

    放眼整个朝野,能配得上长乐公主的,非长孙冲莫属……当然,这是大家认为的,因为,长孙冲背后是长孙家。

    现如今连左右相房玄龄杜如晦都不能染指的大唐国库,便是长孙无忌在掌管,足以见得李二有多么信任长孙无忌。

    那张可爱的还带点婴儿肥的笑脸突然出现在杜荷的脑海中,杜荷心中暗道:长孙冲,不好意思了,长了公主我也预定了。

    这时,秦怀玉关切地问道:“杜荷,前几日你将孔师气的*那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听说陛下要重重责罚与你,但今日登门拜访,看你如此轻松,想来定然无事,我和处默就放心了。”

    秦怀玉并非作假,而是当真在替杜荷担忧。

    杜荷明白对方的用意,心中自然一番感动。

    程处默凑过来,说道:“大哥,这件事,你做的太漂亮了。你是不知道孔颖达那个老头子有多可恶,我在弘文馆,每日少不得被他说教一番,更有甚者,还要被他责罚……没想到,哈哈哈哈,他也有*的时候!”

    但凡皇子公主,贵胄大臣的子女,满十三岁后,都要进入弘文馆学习,而孔颖达,不仅是太子右庶子,更是门下省下辖的弘文馆的馆主,专门教授如程处默杜荷等这样的身份贵重的生徒。

    杜荷此前也是在弘文馆学习的,只是穿越过来之后,再也没去过了。

    哪知道,近来程处默竟然经常被孔颖达教训,都快被训出心理阴影了。

    几人说起这件事,一时间距离拉近了不少。

    杜荷心情大好,便将剩下的一瓶红酒拿出来,说道:“既然关心我,那就是我兄弟,今日正好有红酒一瓶,请二位品尝。”

    杜荷急忙吩咐府中厨子准备小菜,就在院子中的阴凉处摆上桌椅,打开红酒,与秦怀玉和程处默开始畅饮。

    秦怀玉和程处默少不得一番称赞。

    正喝到高兴处,秦怀玉突然好奇地问道:“贤弟,方才听你说起,这天上有积雨云,将要打雷下雨,难道,你还能预测天气不成?”

    杜荷微微一笑,指着天空,风轻云淡地说道:“虽不至于预测天气,但看云识天气的本领,还是有几分的,但凡自然气候之变化,并非一刹那之间,而是有规律可循的,我们人类之所以有别于自然界其它动物,便是有思维能力,可以根据种种自然迹象,进而掌握自然气候的变化,到了某一个发达的阶段,三日五日之后的天气都能预测个十之七八准确,更别提当日的预测了。”

    秦怀玉和程处默都瞪大了眼睛。

    两人都有些崇拜地看着杜荷。

    秦怀玉轻轻抿了一口红酒,放下高脚杯,说道:“贤弟你真乃神人也,我曾听人说起过,南海有仙人,曾游历到长安,可以预测两日内的天气变化,若是能预测到三五日之后,岂不是比仙人还厉害?”

    世上有没有仙人?

    杜荷以前认为是没有的,毕竟都是从小在国旗下长大,接受的是最纯正的唯物主义教育。

    但穿越之后,他就有些动摇了。

    对此,他不再随便发表看法。

    杜荷也来了兴趣,指着天上说道:“今天,就给你们露一手,这叫看云识天气。比如此刻天空中,咱们头顶上方的,便是积雨云,形状如山峰,峰峦如聚,顶部乃是洁白云彩,但底部却是黑云密集,不多时间,这云峰便会坍塌,继而刮风,打雷,暴雨将至!”

    秦怀玉抬头,看了看天空,若有所思地说道:“此刻看上去晴空万里,实在难以想象,如你所说的片刻之后会暴雨如注!”

    杜荷解释道:“这便是自然界之变化无穷,曾经有个老先生说过,世界是运动的世界,运动是世界的运动,一句话,就把自然之生生不息运行之道概括得非常精辟!”

    有位姓马的老人说过:物质是运动的物质,运动是物质的运动。

    这是后世初中生都知道的道理。

    杜荷只是稍微变了个说法而已。

    但就是这句话,彻底把程处默和秦怀玉给搞蒙了。

    两人埋头半晌,口中念念有词,好半天也没能明白这说的是个啥。

    好半天,程处默戴着墨镜,盯着天空,有些不信邪地说道:“大哥,你是不是骗人呢?我感觉今天就是个大晴天啊,明天也是晴天,怎么可能下大雨,更别提刮风打雷了。”

    杜荷也不争辩,笑道:“信则有,不信,也有。”

    秦怀玉和程处默闻言,两人对视一眼,又是一阵懵逼。

    程处默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说通俗点呢?”

    “那就是,事实如此,你信不信都会下暴雨。”

    程处默看着杜荷一副高人的模样,忍不住说道:“大哥,装逼遭雷劈啊!”

    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快就把这句话活学活用了,杜荷都忍不住有些佩服。

    然后,程处默认真地说道:“大哥,我跟你打赌,我赌待会儿不会下刮风打雷下大雨。”

    杜荷嘴角微笑道:“打赌?你拿什么跟我赌,别忘了,你现在已经卖身与我了。”

    程处默有些尴尬地笑了起来:“嘿嘿,也不是不能赌嘛,大哥,你要是输了,就把卖身契还给我,要是我输了,随便你怎样处置都行。”

    程处默和老程有几分相像,那就是十分喜欢争强斗胜。

    杜荷好笑地问道:“当真?”

    “随便处置都行?”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程处默无比肯定,跟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杜荷看着这家伙信心满满又想开始装逼,于是决定小小地惩戒一下他。

    “好,赌了。如果我输了,就将卖身契还给你,如果你输了……”杜荷犹豫起来。

    程处默却是迫不及待:“怎样?大哥,你倒是快说啊!”

    杜荷*地一笑:“如果你输了,就去给亲魏悠然一下。”

    空气突然安静。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三章 看云识天气-大唐兵圣驸马爷TXT下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