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说完,转身就走。

    进门之前,特地抬头看了看天空。

    依然是艳阳天。

    他瞅了瞅那些书生,笑着说道:“风大雨大,小心着凉感冒!”

    别说众书生,就是秦怀玉程处默等人,也是一头雾水,根本搞不懂杜荷在说什么。

    程处默追着杜荷走进莱国公府的大门,有些不解地问道:“大哥,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跟软蛋似的,竟然敢堵到大门口,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了吗?”

    秦怀玉也是有些不解,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若让他们真的堵在大门口,影响进出倒是不说,关键是会对莱国公府的声誉有影响啊。这要是传出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杜相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呢。”

    两人打心底里是在为杜荷担忧。

    杜荷摆摆手,不以为意地说道:“小事一桩,就门口的这些人,根本成不了事,不过是幕后那些人的炮灰而已,对付这些小虾米,人贱自有天收,本少爷懒得操心这种事。”

    人贱自有天收?

    秦怀玉和程处默闻言,眼睛同时一亮。

    程处默贱兮兮地说道:“哎呀,大哥,我太崇拜你了,人贱自有天收,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有意思呢?哈哈哈,只是,我还是没搞懂,老天会怎么收这些书呆子!”

    杜荷神秘地一笑:“回去喝酒,不出两个时辰,你便知道了。”

    “走走走,喝酒,我那红酒还有一口呢。”

    “处默,你怎么跟你爹一样,嗜酒如命呢。”

    三人回到小院子里,继续喝酒聊天。

    至于外面静坐堵门的书生们,压根不会影响到杜荷的心情。

    ……

    不多时间。

    人贱自有天收这句话,便被老傅带给了静坐的书生们。

    老傅站在台阶上,环抱双手大声说道:“我们家少爷说了,你们这些人,不过是小虾米,就是炮灰,炮灰你们知道什么意思吗?反正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就是替死鬼之类的意思……你们都是国子监的生员,将来是要入朝为官的,不想着好好为民服务,竟然沦为封建卫道士的帮凶,真是令人不齿啊。”

    “人贱自有天收,你们这样做,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不信你们等着吧,你们这些*,当心挨雷劈啊。”

    老傅说这话时,神色务必认真,偶尔会皱起眉头来。

    因为,这些话,并非他说的,而是杜荷教给他的。

    要不是老傅记忆力好,还真背不下来呢。

    等说完了,他回头问问旁边的张度:“少爷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张度点点头:“老管家,你很厉害,把少爷说的话,基本都重复了。”

    “嘿嘿,”老傅有些小傲娇,“幸不辱命!”

    但是,地下坐着的书生们顿时就炸锅了。

    一个个都叫骂起来。

    “让杜荷出来说话!”

    “人贱自有天收?”

    “我等乃是国子监的生员,更是儒家弟子,一辈子读圣贤书,为何就成了*?”

    “休养将我等与贱民相提并论!”

    “我倒要看看,老天会怎么惩罚杜荷。”

    “杜荷才是*!”

    要说动手,这帮书生一个比一个怂,全都是一堆怂货。

    但要说打嘴仗,这帮家伙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只见为首的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青年突然义愤填膺地站了出来,指着老傅说道:“速速让杜荷出来说话,我等要与他争辩一番,让他知道知道,国子监生员的厉害,在我等面前,杜荷就是一个不学无术之徒,今日,我蒋宪便要揭穿他的真面目,圣人有言,商人逐利乃是国之大害,杜荷身为杜相之子,经如此倒行逆施,真是为人所不齿!”

    老傅站在上方,气定神闲地说道:“蒋宪?无名之辈,你有何资格与我们家少爷说话。”

    蒋宪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你……你……”

    突然,一阵大风刮来,带起了地上的尘土。

    别人都急忙别过头用袖子挡住脸。

    蒋宪却是没反应过来,一张嘴,便吃了一口灰尘。

    “咳咳咳……咳咳咳……”

    蒋宪脸都绿了。

    老傅哈哈大笑道:“年轻人,这便是我家少爷说的,人贱自有天收!你方才不信,这回应该信了吧?”

    蒋宪气的七窍生烟,指着老傅说道:“你……你不过是国公府的一条狗而已,竟敢辱骂我,你知不知道我是……”

    说到这,他突然面色一变,急忙捂住嘴巴,说道:“你知不知道,我是国子监的生员,你有何资格侮辱我。”

    老傅脸色一沉。

    “国子监的生员,不过是生员而已,还是等你通过考试,得到陛下的承认,成为真正的官员再说吧。哼,你等愿意坐就坐着,只是,这天似乎要下大雨了,别忘了我家少爷说的,雨大风大,当心感冒了。”

    老傅一甩袖子,转身对大门口的几个提着木棒的护卫说道:“都看仔细了,谁要敢越上台阶一步,乱棍打出去。”

    有道是宰相门前三品官。

    更何况,老傅还不是看门的呢,他是国公府的管家,竟被蒋宪侮辱为一条狗,心中自然来了火气。

    待老傅刚离开不久。

    天空中的白色云团,不消片刻,竟然变成了厚厚的黑云。

    黑云越积越厚,仿佛随时都会垮下来一般。

    咔嚓。

    云层中突然出现一道闪电,雷声过了半晌才传下来。

    起风了。

    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街上的行人,全都加速小跑起来,期待着在暴雨来临之前能赶回家中。

    就连在莱国公府围观的人群,也在刹那之间消失干净。

    蒋宪等一群书生全都变了脸色。

    他们还想当着围观的人群羞辱杜荷呢。

    现在人都没了,还怎么表演?

    最关键的是,一旦下暴雨,大家是继续静坐呢,还是赶紧离开?

    咔嚓!

    咔嚓!

    轰隆隆。

    轰隆隆。

    一道道粗壮的闪电,从黑云中垂延下来,犹如一条条蜿蜒的大蛇。

    雷声轰隆隆,甚至感觉地面都跟着颤动起来。

    一群书生坐在莱国公府门前。

    眼看大雨将至,有人已经犹豫着站起来想要离开。

    蒋宪却阻止了对方,只听他大声呵斥道:“慌什么,我等读书人,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还拿什么与杜荷争斗?区区雷电,岂能让我等退缩?”

    ……

    (反派龙套【蒋宪】出场,请兄弟们对号认领!)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六十五章 人贱自有天收-大唐开局成了驸马爷TXT,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