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魏徵手捧着一本《孟子》,正读到精彩之处,虽然没有拍案叫绝,脸上却也露出了愉悦的表情。

    这时,门口突然走进来一道身影。

    这是一个长得肥胖却富有气质的中年女人。

    女人看着魏徵凑在油灯下看书的模样,便气不打一处来,骂道:“你个老不死的,整日不是看书就是讨论政事,你眼里还有这个家吗?你也不看看,这偌大个家,操持用度,哪一样不是老娘一个人在撑着……”

    魏徵一抬头,吓得面色一变,赶紧将手中的书藏到身后,站起来小心说道:“娘子消消气,我这就就寝。请娘子先行入睡,为夫马上就来。”

    魏徵是出了名的怕老婆,整个长安城,就连八岁孩童都知道,魏徵虽然身为朝廷*,但在家中的地位,却是要在妻子裴氏之下。

    为这事,连李二都亲自找魏徵谈过,要魏徵挺起腰杆,拿出威严,不要做一个怕妻子的人。

    可惜,白搭。

    在外面怼天怼地怼空气的大唐第一怼人,到了家里,一见到裴氏,立马就怂。

    裴氏竟然走上前,一把揪住魏徵的耳朵,愤愤地说道:“你又想骗老娘是不是,前几日你便是用这措辞打发我的,等我睡下之后,你便在这书房中读了一夜的书,你以为你是要参加科考的学子啊,还想着挑灯夜读做大官吗?”

    “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魏徵嘴里抱怨着,却还是乖乖跟裴氏往外走。

    这一幕,发生在封建等级森严,男尊女卑严重的时代,在许多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这时,门口突然闯进来一个人。

    正是魏府的管家。

    管家正好撞见这一幕,顿时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虽然说府上的人都知道裴氏凶狠,但揪着老爷的耳朵他还是第一次见呢。

    裴氏见状,急忙放开魏徵,冷冷地对管家说道:“管家,你也太不懂规矩了,书房乃是府中重地,平日里打扫的丫鬟都不能随意进入,你如何慌慌张张地闯进来,成何体统?”

    裴氏虽然剽悍,但也懂得维护魏徵的尊严。

    此事被管家撞见,少不得要让魏徵丢人了。

    管家也顾不上认错了,慌慌张张地说道:“老爷,夫人,大事不好了,家里进贼了,而且贼人好像进了小姐的院子……”

    魏徵和裴氏脸色大变。

    来不及细问,魏徵和裴氏便急匆匆跟着管家往后院赶。

    一路上,整个府上都是乱哄哄一片。

    这时候,整个府上的人都出动了,连平时早睡早起的魏家老太太都被惊动,在丫鬟的搀扶下颤巍巍地来到院子中。

    魏徵刚赶到现场,还没搞清楚贼人在何处,便发现前方有几道黑影急速地朝这边跑来。

    魏徵大喊道:“前方何人,还不站住?”

    可惜,那几道身影非但没有停下,反而速度提快了。

    管家大惊失色道:“老爷,他们,好像就是贼人!”

    魏徵大喊道:“拦住他们!”

    管家却吓得赶紧往旁边躲。

    魏徵却是勇猛无比,一下站出来,挡在走廊中间,“给我站住!”

    这时他才隐约看见,贼人一共四个。

    其他三个都从他旁边绕过,其中一个正好迎面朝他冲来。

    魏徵张开手,想抓住对方。

    砰。

    哪知道,那贼人手里却有一根棍子,直接朝着魏徵的脑门来了一棍。

    顿时,魏徵只感觉眼冒金星,差点摔倒在地,要不是裴氏急忙扶住他,早就趴地上去了。

    等魏徵清醒过来,却见贼人已经跑了。

    魏徵好奇地道:“奇怪,我怎么感觉刚才打我的人,有些熟悉呢!”

    只是,府上的下人们呼啸而来,将他的思绪给打断了。

    ……

    杜荷三人,在程处默的带领下,在魏府一通乱窜,身后便是魏府的追兵。

    跑路这种事,对杜荷有些困难,毕竟身体素质跟不少,对尉迟宝琳等人来说,却是十分轻松。

    程处默好奇地看着杜荷手中的棍子,说道:“兄弟,你有种,连魏老头你都敢打。”

    杜荷无奈道:“谁让那老头看我个子小,想把我拦住的。”

    “哈哈哈……”

    这时,前面突然有两个魏府的下人举着火把挡住他们的去路。

    “贼人赶紧停下,束手就擒!”

    秦怀玉和尉迟宝琳同时冲上前,嘭嘭将两人*在地。

    两个护卫哪是这两个家伙的对手,只能趴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几人离开。

    杜荷刚跑出去没几步,却又折返回来,捡起地上的火把,突然朝不远处的房间一扔。

    那火把弹跳几下,竟然从打开的窗口钻了进去。

    不多时间,房间内便冒出了浓烟,火光四起。

    正在紧追不舍的下人们,眼看着就要追上贼人,突然间就乱了。

    “走水啦!”

    “走水啦!”

    “起火啦!”

    “贼人放火啦!”

    魏徵正好赶到,看见旁边的屋子里火光越来越大。

    他急忙吩咐道:“留下一半人救火,其他人去追贼人,管家去禀报武侯,让武侯赶紧来抓人。”

    在魏徵的指挥下,不多时间,火被扑灭了。

    一共烧毁了三间屋子,倒是没有人员受伤。

    这时,去追贼人的下人也回来了,气喘吁吁地说道:“老爷,贼人从后门跑了。”

    魏徵冷静下来,说道:“赶紧清点府上财物,是否有丢失的东西。”

    话音刚落,便看见管家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老爷,不好了,小姐失踪了!”

    魏徵怒道:“到底怎么回事?”

    旁边有人小声说道:“方才,我好像看见,有个贼人肩上扛着的,好像是小姐。”

    魏徵眼前一黑,差点晕倒,不过一回头,却见妻子裴氏身体软绵绵地朝地上倒去。

    魏徵急忙上前扶住,大喊道:“赶紧让府上郎中来为夫人诊治!”

    顿时,魏府乱作一团。

    ……

    同一时刻,杜荷几人一路躲开巡城的武侯,早已远远离开了魏府。

    几人到了一个僻静所在处,才停下来喘口气。

    秦怀玉这才指着程处默,好奇地问道:“处默啊处默,你说你去调戏魏大小姐也就算了,怎么临走还把人家府上的东西带走了呢,这跟盗贼有什么区别?”

    在离开魏府的时候,大家便注意到程处默肩上扛着一个东西了,只是没看清到底是什么。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七章 后院起火-大唐神级驸马无弹窗免费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