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洪忠脸色吓得惨白,忙不迭地说道:“魏大人饶命,并非下官不想扣下他们,实在是,这伙人的身份,很吓人啊。”

    “哦?”魏徵瞪大眼睛,盯着洪忠,“贼人便是贼人,还有身份吓人一说?”

    “是的,大人,下官查验过他们的身份,这几人,分别是卢国公的公子程处默,同州刺史浴池大人的公子尉迟宝琳,翼国公的公子秦怀玉,还有,最近在长安城很出名的杜相公子杜荷……那疑似带走魏小姐的,便是程处默,下官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扣下他们啊,还请魏大人看在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份上,饶下官一命。”

    说完,洪忠都快哭了。

    早知道他就不来魏府告知这件事了。

    魏徵听完,一把抓住洪忠的手,火急火燎地说道:“你速与我进宫面见陛下,程处默,秦怀玉,尉迟宝琳,杜荷,哼,真当我魏徵好欺负吗?这次,我便要将这事捅到天上去,真是欺人太甚!”

    魏徵思考了一晚上,也想不通,到底是何方贼人,竟有这般本事和胆子,敢到魏府来*,却是怎么也没想到,把魏府闹个天翻地覆的,竟然是几个毛孩子。

    说出去都有些丢人。

    可在气头上的他,也管不了许多了。

    当即,魏徵便带着洪忠,进了皇宫,找到李二,将事情诉说一番。

    李二听了魏徵的陈述,再加上有洪忠的证词,这件事,很快便明了了。

    砰。

    李二一拳砸在桌上,怒道:“真是岂有此理,来人,让大理寺将程处默捉拿归案,至于尉迟宝琳,秦怀玉,还有那个让朕头痛的杜荷,待事情查明之后,一并捉拿便是。”

    大理寺卿韦挺得到圣旨,迅速出动,很快就到了卢国公府,将程处默捉拿,同时将魏悠然送回了魏府。

    当然,为了保住魏家大小姐的清白,此事是悄悄进行的,程处默被带走的时候,就连卢国公府的许多人都不清楚。

    程咬金当时就急了,赶紧冲到皇宫想要面见李二,哪知道李二正在气头上,直接让李君羡将他打发了。

    最后,程咬金在皇宫门口大闹一场,也没见到李二,只能灰溜溜地去找秦琼商议。

    秦琼得知*后,便把秦怀玉拉出来暴打了一顿。

    ……

    等杜荷得知消息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吕布说完,补充了一句:“像程处默这等登徒子,砍头都不冤枉。”

    杜荷:“……”

    吕布这货还不知道事情缘起于杜荷呢。

    杜荷摇摇头,笑着说道:“话不能这么说,从昨晚事情发生之后,我边瞧出来,处默对魏悠然有意思,这件事,说不定是处默的机会呢,哈哈,作为他的好大哥,我当然要助他一臂之力才是。”

    吕布疑惑地问道:“少爷,你打算怎么办?需不需要我去大理寺的监牢中将程处默带出来?我想应该不是问题。”

    杜荷用指头敲了敲桌子,有些无语地说道:“吕布啊吕布,这可是长安城,天子脚下,皇城根下,做事呢,不能总打打杀杀的,要动脑子才是。”

    说着,杜荷转身便朝房间走去。

    吕布好奇地问道:“少爷,你去做什么?”

    “午睡!”

    说着,杜荷伸了个懒腰。

    吕布挠挠头,一脸懵逼:“那你不救程处默了?”

    “不睡觉养足精神,怎么救人?”

    杜荷扔下一脸茫然的吕布,自顾自地回房间睡午觉去了。

    同一时刻,在翼国公府,秦琼和程咬金为这事可是伤透了脑筋。

    秦琼坐在旋转木椅上。

    程咬金却跟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房间内来回走着。

    秦琼揉了揉脑袋,说道:“义贞,你还是别转悠了,你这转来转去的,我头痛啊。”

    程咬金一*坐下,一拍桌子,说道:“二哥,你倒是帮我想想办法啊,你也知道我老程,大老粗一个,打架倒是一把好手,只是这种事,我也没经验啊,你说,处默这个王八羔子惹谁不好,偏要去惹魏徵那家伙,那家伙跟疯狗似的,逮谁咬谁,这次直接把事情捅到陛下那里去了,也不知道陛下怎么就信了他,竟然让大理寺来捉人,嗨,真是气死我了。”

    程咬金的内心,那叫一个烦躁。

    奈何他一根筋的脑子,压根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秦琼认真地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说道:“义贞,我看,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这件事,现在关键在陛下,就看陛下是什么态度了,要是陛下不准备处罚处默,一切都好办。”

    “二哥,你就别绕弯子了,赶紧告诉我怎么办吧,都快急死我了。”程咬金摆摆手,大声说道。

    秦琼说道:“办法倒是有一个,那就是负荆请罪,及时向陛下承认错误……”

    “早说啊二哥,我马上就去办。”

    说完,不等秦琼反应过来,程咬金便急匆匆离开了。

    程咬金来到翼国公府门口,骑上自己的那匹西域战马,火急火燎地赶往自己府上,做了一番准备,然后独自一人,重返皇宫,准备面见李二承认错误。

    ……

    太极殿。

    内侍赵阳走了进来,对李二说道:“陛下,卢国公已经在殿外跪下了,说是要向陛下负荆请罪。”

    李二抬起头来,问道:“不是吩咐李君羡,不让程咬金进皇宫吗?”

    赵阳摇摇头:“兴许是李将军也拦不住吧,卢国公的脾气,陛下你是知道的。”

    李二扔下签字笔,冷声道:“这个大老粗,没文化还学别人负荆请罪,朕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诚心来认错的,若是真心认错,朕倒是可以给他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

    听到程咬金亲自来负荆请罪,李二心中倒是有些开心的。

    毕竟大老粗程咬金平时的脾气比老母牛还倔,想让他认错,却是很难。

    李二来到殿外。

    赵阳指着下方,说道:“陛下,卢国公便在那里。”

    李二顺着赵阳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就愣住,不对,准确说是傻眼了。

    夕阳下,只见程咬金**着上身,**裸地跪在台阶下。

    在程咬金的背上,竟然堆放着闪闪发光的黄金。

    那些金子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有些刺眼,仿佛是在讽刺李二。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七十九章 负金请罪-大唐神级驸马txt下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