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早朝,本来李二是准备议论赈灾之事的。

    哪知道被程咬金和魏徵这么一搅合,朝政之事,看来是议论不成了。

    今日要是不把这事扯清楚,估计中午都不能退朝。

    文武百官,倒也不着急,反正有好戏看,大家一边看着吵吵闹闹的程咬金等人,一边还轻松地议论起来。

    “没想到,魏府和卢国公府竟有如此纠葛,真是让人吃惊啊!”

    “卢国公虽然为人粗鄙,但其子程处默倒是有几分豪气,在长安城的名声倒是比杜荷等人好太多!”

    “没曾想魏大人的女儿魏悠然,年纪轻轻,竟然与程处默有这等关系,虽说不合符礼仪道德,不过小孩子做事,冲动一些,也情有可原!”

    “魏大人高风亮节,不曾想他的女儿竟是这般……”

    魏徵听了,差点气的*。

    什么叫他女儿这般?

    这件事,分明就是程处默心怀歹心,夜袭魏府,将他女儿掳走。

    可是被程咬金这么一搅合,清水也变成浑水了。

    就在大叫吵吵嚷嚷之际,程咬金突然抬头,看着李二说道:“陛下,这件事,还请你主持公道。”

    魏徵也不服气地一甩袖子:“陛下,此案,需你亲自审问不可。”

    李二说道:“好,去大理寺,将程处默带上殿来,朕要亲自审问。”

    韦挺急忙去大理寺提人。

    程咬金凑到秦琼旁边,小声说道:“杜荷这小兔崽子,果然有办法,一切都被他料到了,按照他说的一闹,果然变成陛下亲自审问了。只是后面该怎么办?二哥,你倒是给我出个主意啊。”

    秦琼摇摇头:“陛下明察秋毫,哪有那么好骗,此事,还是静观其变吧。”

    程咬金抓耳挠腮的,一时间变得烦躁起来。

    昨夜杜荷只是教他如何让李二亲自审问程处默,却没告诉他之后该怎么办。

    同一时刻,莱国公府。

    秦怀玉和尉迟宝琳都在院子里急的转悠起来。

    杜荷则是斜躺在旋转木椅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尉迟宝琳走过来,瓮声瓮气地道:“杜荷,你说处默不会有事吧?”

    杜荷笑道,拿着折扇上下扇着:“能有什么事,只要人被带到太极殿,一切就有转机,就算处默自己不给力,还有程伯伯,秦伯伯和我爹呢,以程伯伯的本领,只要他一搅合,啥事都能先糊弄过去。”

    秦怀玉不放心道:“万一要是中间出岔子怎么办?”

    “淡定淡定,事情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不必要这般着急!”

    秦怀玉和尉迟宝琳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杜荷比他二人小了两三岁,但行事风格,却跟个三十岁的人似的,非常老练,他们和杜荷相比,就跟个不成熟的孩子似的。

    ……

    皇宫。

    太极殿。

    程处默已经被带了上来。

    李二一拍面前的桌子,程处默还站在大殿上东张西望的。

    这是他第一次到太极殿,面对陌生的环境,不免有几分好奇。

    砰。

    老程气的从后面一脚,便将他踹跪在了地上。

    程咬金骂道:“你个憨货,见了陛下,还敢在这里东张西望,老程家祖宗十八代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李二说道:“好了。程处默,朕来问你,前夜你是否到魏府,掳走了魏悠然?”

    程处默一脸认真地摇摇头:“陛下,我冤枉啊,我和悠然是真心相爱,那日,我实在是思念她,便写了两首诗,准备给她送过去,没曾想被魏府的人发现,我和悠然情急之下,才离开魏府的。”

    程处默对答如流。

    就连李二,看见程处默那人畜无害的样子,都有些相信这家伙了。

    然后,在大家一片疑惑之时。

    程处默突然扭头,看着魏徵,大声说道:“魏叔叔,我和悠然真的是真心相爱,你不应该阻止我们。”

    魏徵差点晕过去。

    这程家父子二人睁眼说瞎话的本领,真是一个比一个强。

    反倒是李二突然间乐了。

    谁不知道程家一门大老粗。

    程咬金大字不识一个。

    程处默程处亮兄弟俩虽说现如今在弘文馆念书,还不是三天两头被教书的先生责罚。

    但是,程处默竟然大言不惭地在大殿上说自己会写诗。

    李二有些不信邪地问道:“程处默,你竟敢在此胡言乱语,你倒是给朕说说,你写的诗在哪?”

    程处默急忙站起来,嘿嘿笑道:“陛下,诸位大人,我那日喝了一些酒之后,突然灵感如尿崩,挡都挡不住,便写了一首诗,专门写给悠然的,不信大家可以听听。”

    听到那句灵感如尿崩,大家都无奈地摇摇头。

    便听程处默大声朗诵起来。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程处默这货朗诵的确实不怎么样,但耐不住他嗓门大啊,整个大殿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说起来,这并非诗句,乃是这个时代还未流行的唱词。

    但架不住这其中文采斐然啊。

    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听了之后,都感觉这唱词着实不简单。

    尤其是最后一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简直让人眼前一亮。

    顿时,大家看程处默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好家伙,这那是大老粗啊,分明可以称为大唐才子啊。

    哪知道,上面的李二突然一巴掌拍在桌上。

    砰。

    大殿上一下安静下来。

    李二怒道:“好你个程处默,都这时候,竟敢糊弄朕,哼,就凭你,也能写出这种唱词,你当朕瞎了吗?还不老实交代,这唱词是不是杜荷写的?”

    程处默连忙说道:“陛下你真是明察秋毫,慧眼如炬,千古一帝啊,竟然被你知道了,嘿嘿,确实,这首唱词是杜荷替我写的,不过,我对悠然的敢情,日月可鉴,天地可以作证,这首唱词不算,但我自己还另写了一首,绝对是我自己写的。”

    李二不耐烦地挥挥手:“赶紧念来大家听听。”

    “咳咳!”

    程处默清了清嗓子。

    念道:“大海啊,它全是水!”

    轰。

    安静的大殿上,一下就炸锅了。

    ……

    (四更,感谢【永恒】【暗影】兄弟的打赏,感谢大家的推荐票!360多度旋转拜谢!)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四章 大海啊全是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