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皇宫离开之后,魏徵一回到家中,便将那篇文章拿出来,仔细拜读。

    作为一个古代人,对现代人写文章的逻辑,分析问题的方法,理解起来,当然有不小的难度,所以越仔细钻研,魏徵越感觉到那些弊端的可怕之处。

    比如,最致命的一条,各地方的按察使,由皇帝直接任命到地方,监察地方官员的政事,唯一的途径便是通过明察暗访,而且每一道除了按察使,只有区区几人,根本不足以应付庞大的地区的州县各级官员。

    文章中罗列的一条条弊端,直指要害。

    ……

    平康坊,碧月楼。

    后院之中。

    琴音悠扬。

    一个穿着一袭白衣的女子弹了一曲,便盯着桌上的一张纸出神。

    这时一个丫鬟过来,好奇地拿起纸张一看,念道:“举头望明月……**满街跑,哎呀,这是哪个登徒子,竟然写出这等粗鄙的诗句来消遣小姐你啊,真是岂有此理。”

    说着,丫鬟就要将那张纸扔掉。

    却被白衣女子一把拦住,说道:“小红,你不懂,这诗句绝非粗俗,我感觉应该是残句,而且后面这句笔法凌乱,似乎是匆匆写成的,应该不是本意才对!”

    小红瞪大了眼睛:“哎呀,小姐,是哪家公子,竟然让你如此着迷啊?”

    白衣女子嗔怒道:“去去去,你一个小丫鬟,也敢调戏我。”

    说着,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红晕。

    ……

    天刚亮。

    书房之中,裴氏站在门口,隐约能看见书房内的灯光。

    不消说,魏徵昨夜又是一夜未眠。

    她突然怒火中烧,刚要推开门。

    砰。

    房门却被人从里面撞开了。

    只见魏徵头发乱糟糟的,满眼通红地冲了出来。

    竟是没有看见裴氏,直接喊道:“赶紧备车,去莱国公府。”

    裴氏大骂道:“老不死的,你这又是发什么疯啊!”

    可惜,魏徵根本没理会他。

    魏徵急匆匆乘坐马车,便到了莱国公府。

    老傅匆忙进去禀报,杜如晦便迎了出来。

    “哎呀魏大人,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快请进。”杜如晦亲自到门口迎接魏徵,热情地说道。

    魏徵一把推开老傅,来到杜如晦跟前,语气急切地问道:“杜荷在哪?我要见杜荷!”

    杜如晦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莫非是魏徵抓住了什么把柄,要来把荷儿带走?

    可是魏徵只身一人前来,除了车夫,并未带其他人啊。

    等他反应过来,魏徵已经等不及冲进了莱国公府的大门。

    不多时间,杜荷便气定神闲地出现在客厅之中。

    魏徵一见杜荷,便激动的冲上去,一把扶住杜荷的肩膀,大声问道:“你有解决之法的,对不对?”

    杜如晦一头雾水,不知道一向讲究形象的魏徵,这是发了什么疯,竟突然间变得这么激动。

    杜荷对魏徵的反应,似乎早有预料,反问道:“魏大人,瞧你这模样,似乎一宿未睡,难道整夜都在研究那篇文章?”

    魏徵点头:“不错,研究完整篇文章之后,我才发现,这个时代的监察制度,果然漏洞百出,但是,面对那些弊端,我竟然想不出补救的措施,你既然能找到弊端,也一定有办法补救,对不对?你快告诉我,此事不可儿戏,这可是关乎我大唐心衰存亡啊!”

    杜荷坐下之后,才缓缓说道:“魏大人多虑了,不过是一项监察制度而已,还没这么严重。”

    魏徵吹胡子瞪眼道:“你懂什么,这监察制度乃是为朝中文武百官和地方官员设立,为的便是保证各级官员的质量,一旦出现弊端,便失去了作用,时间长了,必然会出乱子的。”

    杜荷想说的是,这封建王朝的轮替,监察制度可起不了什么作用,要想改变,只能改变以皇帝独尊的集权制度才是根治办法,但这话他没法说,一旦说出口,那可就是杀头的大罪,别看李二看起来宽宏大量的,但是一旦威胁到他的统治,那就要统统扫除干净。

    魏徵见杜荷久久不说话,便说道:“杜荷,你将解决弊端之法告诉我,无论你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杜荷闻言,眼睛一亮。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他反问道:“魏大人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

    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魏徵也是豁出去了。

    杜荷敲了敲桌子,小声说道:“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魏大人你大人有大量,放了处默,不再追究那件事。”

    魏徵下意识地说道:“不可能,我要是放了程处默,那我女儿的名声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处默的心意你是知道的,他对令千金,那可谓是一片痴心,这件事也简单,你与程伯伯商量一下,选个良辰节日,把关系确定下来,不久行了吗?”杜荷耸耸肩,轻松地说道。

    魏徵犹豫了。

    杜荷补充说道:“魏大人你要是真为悠然考虑,这是最好的办法,现在朝中文物都知道处默和悠然的事情,即便你据理力争,到时候陛下真的将处默发配边关,可是,悠然的名声也挽不回来啊,试问还有人愿意迎娶悠然?你可想清楚了,魏大人,我不着急,你慢慢想,你想通了就来找我便是。”

    说着,杜荷起身就走。

    他刚走到门口,就听魏徵喊道:“慢着!”

    杜荷转身。

    魏徵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的条件。”

    魏徵并非是为了向杜荷要那解决监察制度弊端的法子,更多的还是为魏悠然考虑。

    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杜荷的解决方法,不能说是完美,但是最好的一个办法。

    杜荷哈哈笑道:“魏大人果然爽快,既是如此,我便去通知程伯伯了。对了,这是一篇文章,你可以拿回去,好好参详参详。”

    说着,杜荷拿出一叠纸,足有二十多页,两面都写满了。

    魏徵急忙接过来一看,标题却是《英吉利国监察制度研究》。

    魏徵好奇地问道:“这英吉利国,为何我从未听说过,你休要欺骗我!”

    杜荷有些无语:“魏大人,这天下大了去了,英吉利距离长安,少说也有好几万里,骑马还到不了呢,你老人家就别纠结这个了,还是赶紧看看是否有用吧!”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八十八章 谈条件,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