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文天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不,我还是想学打造旋转木椅。我要给我爷爷打造一把旋转木椅。”

    杜荷顿时一愣。

    这特么可是颜师古的孙子啊。

    颜师古虽然没有明面上支持孔颖达等人抵制旋转木椅的活动,但也绝不会到家具厂来买旋转木椅。

    但现在他的孙子要给他做一把旋转木椅,想想都有意思。

    杜荷便把张度叫过来:“张度,我把这小子交给你,你来教他打造旋转木椅。”

    张度犹豫道:“少爷,咱们旋转木椅的打造,都是机密,全部交给他,不好吧?”

    家具厂的工匠们,每个人只负责打造一种零件,所以哪怕是在这里呆了半年,也未必能打造出旋转木椅。

    杜荷无所谓地摆摆手:“就是一把椅子而已,现在椅子已经卖出上千把了,真要有人想仿造,把零部件一个个拆下来仿照就是,根本算不得什么机密,放心吧。”

    张度这才放心地带着颜文天去了里间,安排工匠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教他学。

    眼看已经是黄昏。

    杜荷刚转身,便看见温步仁准备离开。

    距离温步仁答应训练护卫,时间已经过去了不少,再有三天,训练护卫的事情就算完成了。

    从莱国公府找来的十多个青年,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进步巨大。

    “温先生留步!”

    杜荷急忙喊道。

    温步仁停下脚步,转身客气地说道:“杜公子有事吗?”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别人不清楚来龙去脉,但身为暗卫的温步仁,却是知道,这件事能这么快解决,杜荷可谓是有很大的功劳。

    是以,温步仁越来越不敢轻视杜荷。

    言谈举止间,自然变得客气起来。

    更何况,他还想从杜荷身上知道*虬髯客的下落呢。

    杜荷上前,问道:“太上皇他老人家近来可好?”

    温步仁不明所以,却还是回答道:“太上皇最近倒是不怎么钓鱼了,经常找人斗地主,但时间长了也觉得无聊,还在念叨着你怎么不去宫里看看他呢。”

    杜荷哈哈一笑:“烦劳温先生回去转告太上皇,就说我最近杂事缠身,实在走不开,不过,我这几日研究了一个新游戏,比斗地主有意思,如果他老人家有兴趣,可以明日一早到家具厂来,我教他玩几把,绝对不会让他失望。”

    温步仁说道:“好,我一定转告。”

    两人有寒暄了一番,温步仁才离开。

    温步仁刚离开,杜荷便急忙转身,喊道:“张度!”

    “少爷,你找我!”张度奔跑着出现。

    杜荷说道:“准备好工具,我去准备图纸,咱们打造一个新玩意儿。”

    只过了半个时辰不到,杜荷重新回到家具厂,将图纸扔给张度。

    张度拿起来一看,好奇地问道:“少爷,这麻将是何物?”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赶快开工,明日一早,必须要见到成品,今晚本少爷也不打算睡觉了,必须把这玩意儿搞出来才行。”

    ……

    温步仁回到皇宫,先去找李二禀报了一下平常事况,然后便到东内苑。

    黑奴站在门口,瞥见温步仁,并未说什么话。

    温步仁上前,问道:“师兄,太上皇可睡下了?”

    黑奴指了指里面,然后转身,唰的一下消失在门口。

    温步仁无奈地摇头,然后叹息一声。

    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和黑奴,便是师兄弟二人,都是虬髯客的弟子。

    只是,外人只知道虬髯客的得意弟子是他温步仁,黑奴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初二人的选择有所不同。

    温步仁走到院子中,便看见李渊正在跟蜀王李恪说着什么。

    李二的一批皇子中,也就只有李恪与李渊关系近,其他诸如李承乾等人,都知道李渊地位尴尬,所以从未到这小院子中来。

    李恪倒是不顾及什么,反正论起来,他是隋炀帝杨广的外孙,这大唐的权力,他是说什么也沾不上边的,所以做事也可以毫无顾忌。

    温步仁上前,笑着打招呼,问道:“温步仁参见太上皇!”

    李渊转过身来,摆摆手说道:“是小温啊,不必多礼,咱们也算是一起斗过地主的战友,太多礼反而显得生分了。”

    温步仁笑道:“这倒也是。太上皇,今日我离开莱国公府时,杜荷让我转告你,他准备了一个新游戏,比斗地主有意思,请你明日一早到大唐家具厂一同玩耍……臣想这种把戏,太上皇你老人家必然瞧不上,不过也没有当场回绝他。”

    李渊一听,便说道:“去,为什么不去,有新游戏,当然要去,这段时间,天天斗地主,虽然也好玩,但时间长了也没意思。”

    温步仁顿时就傻眼了。

    多少年了,太上皇都没离开过这东内苑。

    哪怕是皇家巨星重大的祭祀,他老人家也不会正眼看一下。

    现如今,为了一个不知名的游戏,太上皇竟然要出宫了?

    他内心的震动,不可谓不大。

    ……

    花开好几朵,随便表一枝。

    单说杜荷带着张度,足足忙活了一晚上,才做了两副麻将牌。

    这个时代没有麻将,有的只是简单的雀牌,形式简单,玩法也简单,没多少乐趣。

    杜荷做的麻将,则是根据记忆中的麻将制作的,什么东西南北中,条子,筒子,万子,全部齐备。

    制作麻将,最麻烦的有几个地方。

    第一是要保证每张牌的大小全部一样,重量还要差不多,否则玩起来就会很难受。

    第二是要将牌面进行多次打磨,这个时代还没有砂布,所以这项工作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只有充分打磨光滑之后,手感才能好,否则玩不上几把,估计手心就要起水泡了。

    第三是雕刻,比如幺鸡、一筒这种复杂的图案,雕刻起来就很麻烦,于是杜荷干脆画了简笔画,尽量减少麻烦。

    原本他以为雕刻图案这事儿有张度就行,哪知道张度的木匠技术厉害,但雕刻技艺却是让人不敢恭维,只得连夜把王二牛叫过来帮忙。

    到天亮时分,两副麻将牌,便制作好了。

    ……

    (五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章 麻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