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两副麻将牌,还有两张临时赶制出来的麻将桌,大小都严格按照杜荷的要求制作。

    桌面上还铺了一块江南来的上等丝绸,光滑柔软,寻常人家一辈子也用不上,可杜荷竟然咔嚓两下,剪了两块用来盖桌子,王二牛和张度见了,都心疼不已。

    张度看着摆的整整齐齐的两副麻将,好奇地问道:“少爷,这便是麻将?看起来倒是挺有意思的,只是怎么个玩法呢?”

    杜荷笑了笑,说道:“你俩今天早上就去睡觉吧,至于玩麻将,本少爷后续再交给你们。”

    两人开心地回去休息去了。

    杜荷摸了摸麻将,咕哝道:“也不知道李渊这老头给不给面子,要是不来,那我这一番布置,岂不是白费了?”

    话音未落,外面便闪身进来一道黑影。

    唰。

    一个黑衣人鬼魅一般出现在院子中,然后在院子周围走动一圈,四处检查起来。

    “什么人敢在此撒野?”吕布大喝一声,便冲了上去。

    两人一交手,那黑衣人脸色便是一变。

    砰。

    拳脚相碰,黑衣人竟是被吕布一拳打得倒退了十几步,靠在墙根处才站稳。

    黑衣人抬头,满脸震惊地看着吕布。

    吕布刚准备上前,便听杜荷喊道:“吕布住手,自己人。”

    杜荷认出来了,这黑衣人便是李渊身边的黑奴。

    杜荷走上前,看着黑衣人,笑道:“黑奴,你尽可放心,有吕布在,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但这院子里,绝对是安全的。”

    黑奴看了吕布一眼,点点头,转身走出去。

    只见门口早已停放着一辆普通马车,看上去并未有什么特别的。

    黑奴上前,说了一句什么。

    马车帘子掀开,蜀王李恪先跳下来,然后便是太上皇李渊。

    李渊走下马车,抬头看了看那家具厂的牌匾。

    大唐家具厂,五个大字,写的雄浑大气,仿佛力透木板。

    李渊感慨道:“许久不出宫了,不知这长安城何时出了这么一位书法大家呢。”

    黑奴小声说道:“黑奴调查过,这字,乃是杜荷所写。”

    “哈哈哈,好,好小子,竟有这等本事……”

    话刚说完,便看见杜荷走出来,高兴地说道:“感谢太上皇赏脸,我还以为你老人家不来了呢。”

    李渊哈哈笑道:“有好玩的东西,怎么能不来,杜小子,我可是多年没有出宫了,今日你要是不能让我满意,我可饶不了你。”

    “那不能,我杜荷出品,绝对是精品,今天,保你玩的开心。”杜荷保证道,有了这句话,李渊更是开心。

    ……

    皇宫。

    李二刚起床洗漱完毕,正在准备用早餐。

    突然赵阳急急忙忙跑了进来,说道:“陛下,不好了,方才东内苑传来消息,说太上皇出宫了。”

    啪嗒。

    李二手中的点心一下掉落在地上,急忙问道:“可知道太上皇去了何处?”

    赵阳摇摇头。

    李二急的站起身来,却见温步仁已经走了进来,急忙说道:“陛下,太上皇他老人家去的是莱国公府,杜荷最近制作了一种叫麻将的东西,听说很有趣,太上皇听说后,便准备去体验一番。”

    “原来如此,你速速加派人手,去莱国公府周围布置下来,务必要保护太上皇的安全。”李二闻言,便放下心来。

    虽说李渊退隐多年,但李二还是担心这老爷子搞事情啊,听到老爷子是去玩乐去了,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温步仁躬身说道:“是,陛下,臣一定保护好太上皇的周全。”

    ……

    弘文馆。

    蒋宪等人重新聚在一起,一共有三十多名国子监的生员,声势比之前更加浩大。

    其中还有孔颖达的儿子孔志亮,这孔志亮严格说来并非生员,而是弘文馆的讲学。为了替父亲孔颖达讨回一个公道,他也是豁出去了。

    蒋宪站在台上,左边是孔志亮,而右边便是王的孙子,王佑行。

    按说孔志亮和王佑行的地位都要在蒋宪之上,应该由二人来领导才是,无奈蒋宪是太子李承乾的人,孔志亮和王佑行也不想出风头,于是蒋宪便做了这带头大哥。

    只见蒋宪振臂一呼:“我朝立国以来,我儒学便被定位三教之一,朝中文官,也多为儒门弟子,今杜荷出现,处处挑战我儒学地位,首当其冲的便是儒门传承至今的正坐之礼,杜荷倒行逆施,想要用胡椅取代正坐,此等狼子野心,实难忍也,试想我中原大地若是全部被胡椅占据,那我中原礼仪,焉有存乎?中原文化,岂不成了蛮夷文化?我蒋宪第一个不答应,坚决抵制!”

    “抵制!”

    “抵制!”

    “抵制杜荷!”

    “抵制胡椅!”

    书生意气,少年热血。

    在蒋宪的煽动之下,就连年岁最大的孔志亮,也忍不住激动起来。

    随着蒋宪*的演讲,加入队伍的生员越来越多。

    最后,竟然集结了五十多人。

    蒋宪见人足够多了,便一挥袖子:“尔等,跟我来,今日,我们便去砸了那大唐家具厂,维护我中原文化之正统地位。”

    哗啦啦。

    在蒋宪的带领下,一群血气方刚的生员,浩浩荡荡地从弘文馆出发,朝大唐家具厂的方向进发,一路上,口号震天响,那无聊的百姓们也纷纷跟上。

    “哎呀,狗蛋,你干嘛去啊?”

    “这群书生要去砸了杜荷的大唐家具厂,这下可热闹了。”

    “还有这等事,我也要看看!”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等大伙到了大唐家具厂门口,却已经有四五百群众了,两侧街道,堵得是水泄不通,有好事者还跟着书生们高喊起口号了。

    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自古如此。

    蒋宪站在大唐家具厂门口,就要往里面冲。

    孔志亮一把拽住他,说道:“蒋宪,我等应当在外*便是,若真的砸了家具厂,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蒋宪鄙夷地看了孔志亮一眼,说道:“哼,孔讲学,你就是胆子太小了,别忘了,当初杜荷是怎么羞辱孔师的,孔师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你身为他的儿子,难道不应该为他报仇雪恨吗?”

    ……

    (五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一章 书生意气-大唐:开局成了公主驸马百度百科,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