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得出来,李二还是有些怨言的。

    毕竟,像杜荷这样的人才,要是能入朝为官,那对大唐来说,简直可以说是一大助力啊。

    偏偏这小子打死也不往官场凑。

    想及此,李二想到,杜荷与李媛姝的婚事,是不是该重新商议了,但又一想到这小子和李丽质的关系,瞬间就感觉头大。

    “胡了,世民点炮,给钱!”李渊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打断了李二的思绪。

    等李二给钱之后,李渊才不满地说道:“世民啊,你做事不要那么功利,这娱乐的小玩意怎么了,能让人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是是是,父皇教训的是。”

    李二在李渊面前,不怂都不行。

    这一坐上麻将桌,时间就过得飞快。

    等李二反应过来,已经是傍晚了。

    杜荷说道:“既然今日陛下和太上皇赏脸,便留在家具厂吃一顿牛肉火锅吧。”

    李二一听牛肉,便盯着杜荷:“好你个杜荷,竟然将吃牛肉,难道忘了朕颁布的律令了嘛?”

    杜荷摇摇头,说道:“陛下,这事你可别赖我,这是卢国公昨日送的,你要是不爱吃,那当我没说,我们吃羊肉也一样。”

    李二一听,便知道程咬金干出这等事,一点也不奇怪。

    其实,他也想吃牛肉。

    羊肉膻味重,而且容易上火。

    只听李二说道:“既然如此,这鲜牛肉也放不了几日,朕便勉为其难吃点吧。”

    杜荷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真是太虚伪了。

    随即,杜荷便吩咐厨子开始准备火锅。

    顺便把留守在家具厂的秦琼,长孙无忌等人全部请进来,李二不离开,大家也不敢走,是以,大伙都饿的饥肠辘辘的,却不敢说话。

    李渊是第一次吃火锅,刚开始吃,就赞不绝口。

    “杜小子,你这火锅,比烤鱼还美味啊!”

    “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

    杜荷笑道:“你老人家要是喜欢吃,随时可以来府上吃。”

    李渊摇摇头:“那不行,我多年不出宫,今日出门,却被人用鞋子砸了脑袋,唉,你这大唐家具厂,也不怎么安全啊。”

    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李二一眼。

    李二脸都绿了。

    这是在讽刺他啊。

    李二急忙说道:“父皇你放心,我一定狠狠惩治*之人,以后断然无人敢到家具厂来*。”

    在场的重臣们闻言,都替王陈叔达等人感到悲哀。

    连太上皇都站在杜荷这边,你们拿什么和杜荷斗啊。

    一顿火锅吃完,已经是月上中天,李二亲自陪着李渊回宫,其它人则是各回各家,各抱各娃。

    等人群散去之后,吕布才走了过来。

    杜荷看着吕布,说道:“干得不错,我就纳闷了,你当时是怎么混进人群中不被发现的。”

    吕布嘿嘿笑道:“少爷,只要我速度够快,就没人能发现我,现场唯一能发现不对的,只有那个黑奴,可惜他当时被你拖住去打麻将了,根本无暇顾忌我在哪。”

    杜荷点点头:“那一鞋堪称完美,力度不重不轻,刚刚好,准头也不错!”

    没错,砸在李渊脑门上的鞋,正是混进人群中的吕布扔的,那些书生高喊要*臭老头,也是吕布煽动起来的。

    可怜的蒋宪,直到晕过去都还不知道这是杜荷设的一个圈套。

    杜荷昨夜得到颜文天送来的消息,便已经做了谋划。

    他先是用麻将将李渊引来,然后撤掉门口的守卫,将麻将桌就摆在显眼的院子中。

    为了避免有人认出蜀王李恪,所以杜荷干脆把自行车给了李恪,让这小子去旁边的院子里学车。

    如此一来,蒋宪等人热血上头,根本不会考虑许多,一番煽动之下,直接要对李渊动手。

    不过有黑奴在场,谁也别想伤了李渊。

    所以杜荷便提前安排吕布乘机混入人群中,给李渊脑门上来一鞋。

    现在看来,效果堪称完美。

    这种事,杜荷也只能让吕布去做,换做别人,哪怕是在这个时代的亲兄弟,他也不敢安排的。

    ……

    司徒府。

    王悠悠醒了过来。

    两个儿子王崇基和王敬直服侍在左右。

    王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第一时间便问道:“佑行呢?佑行在哪?”

    王崇基摇摇头,叹息道:“爹,佑行和一帮生员,现在在刑部大牢中关押着呢。”

    王浑身一怔:“刑部大牢,看来,这次陛下是真的动怒了,是我害了他啊,不行,我要去找陛下求情。”

    王敬直摇摇头:“爹,没用的,我们已经去找过陛下了,满朝文武现在都想见陛下,可是陛下谁也不见,这件事,闹大了,谁说话也没用的,哪怕是砸了大唐家具厂,陛下估计也不会怎样,但现在事情已经变了,佑行这帮人,竟然还打了太上皇,这可是行刺太上皇的大罪啊,搞不好是要满门抄斩的。”

    “我的孙儿啊……”

    王一声喊叫,又晕了过去。

    ……

    孔府。

    孔颖达也快疯了。

    “志亮冲动啊,竟然跟着那群生员做出这等事!”

    “不行,我要去找陛下。”

    说着,孔颖达便起身,带着孔志方、孔志亮一起进宫,在宫城门口守了一夜,也没见到李二。

    ……

    次日一早。

    皇帝李二的敕书未经过门下省便直接发了下来。

    蒋宪等书生意图行刺太上皇,视为谋逆大罪,念在其中缘由错杂,但凡参与此次事件的生员,全部流放岭南十年,十年内不得回长安。

    同时,太子李承乾禁足三个月。

    孔颖达罚俸禄一年。

    王罚俸禄一年。

    等王、孔颖达等人去刑部找到李道宗时。

    李道宗无奈地说道:“诸位,你们来晚了,这是陛下做的决定,本官也无能为力,刺杀太上皇,这可是要满门抄斩的,只是流放,陛下已经开恩了。”

    孔颖达等人一下就傻眼了。

    流放十年,还是岭南那种地方,跟处死没什么区别了。

    李道宗突然说道:“这件事,也不是没有转机。”

    “请李大人明示!”

    李道宗说道:“此事的转机,便在杜荷身上,此事因杜荷而起,而且杜荷与太上皇的关系非同一般,若是能得到杜荷的帮助,或许还有转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四章 雷霆震怒-大唐神级驸马txt精校下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