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一下反应过来,急忙大喊道:“赵阳,将杜荷给朕抓回来。”

    赵阳立即带着人去追。

    不多时间,赵阳气踹嘘嘘回来,无奈地说道:“启禀陛下,那杜荷拿着太上皇给他的金牌,一路畅通无阻地出宫了。听宫城守卫说,他那武艺高强的护卫早就准备了马车,待他一出宫门,便上了马车,这会儿应该快到莱国公府了。”

    正在这时,兵部尚书侯君集走了进来,好奇地问道:“陛下,发生了何事?”

    待赵阳一说,侯君集急忙问道:“陛下,是否派人去将杜荷捉拿回来?”

    李二摆摆手。

    赵阳等人立即退下。

    待书房中就剩下侯君集和李二,李二才开口问道:“你认为,这件事,朕应当如何处置杜荷?”

    侯君集摇摇头:“陛下,虽然已经明确了这件事是杜荷一手安排的,但是,没有罪名,只怕不能服众啊!”

    “哼,服众,朕是天子,处置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需要如何服众……只是,克明始终是朕的股肱之臣,若真要处置杜荷,只怕会寒了克明的心啊,罢了罢了……这个杜荷,真是让朕很头痛啊!”李二揉了揉脑袋。

    侯君集无奈地一笑。

    ……

    次日一大早。

    杜荷还在睡梦中,便被门外的砸门声给吵醒来。

    他起来打开门一看,只见老傅着急忙慌地砸门,而不是敲门。

    “老傅,你这老家伙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连本少爷的门都敢砸,胆子不小啊!”杜荷不满地说道。

    相处这么长时间,老傅焉能不知道杜荷这是在开玩笑。

    不过,他此刻却是没心情跟杜荷开玩笑了,焦急地说道:“哎呀,少爷,又出大事了!”

    杜荷心中一慌,“什么大事?难不成陛下派人来捉拿我,这老小子不地道啊!”

    老傅急忙摇头,说道:“少爷,不是陛下派人,是司徒王大人,太子右庶子孔师,礼部尚书陈大人,带着一帮子人,足足有好几十人,把咱们莱国公府的大门给堵住了。”

    杜荷一听就火了,“我靠,还真有不怕死的啊,那帮书生还没出长安城呢,这帮家伙就想步后尘?走,去看看去!”

    杜荷叫上吕布,带上五六个家具厂的护卫,大家提着棍棒,浩浩荡荡地杀到了大门口。

    走到大门口一看,果然,孔颖达,王,陈叔达,裴矩,带着二十多个人,把大门口围的是水泄不通。

    杜荷面色一沉,一挥手:“给我打,奶奶的,老虎不发猫,你当我病危啊……一个也别放过!”

    护卫们拎着棍棒就冲了上去,将孔颖达等人团团围住。

    既然杜荷开口,别管你什么司徒太师的,照打不误。

    这帮护卫是真的虎!

    眼看棍棒就要照着头打下来,孔颖达连忙喊道:“别打别打,杜荷,别动手啊!”

    “杜荷,有话好说!”

    “不要动手!”

    “别打人啊!”

    杜荷抬起手,往下压了压,护卫们立即收起棍棒,虎视眈眈地站在一旁。

    只见他慢悠悠地上前,盯着众人,问道:“还有话好说?诸位,你们这大早上就把我府上的大门给堵住,是不是有些不地道啊!”

    王立即上前,说道:“杜荷,我等今日登门,只为拜访,并非来*,你先听我等把话说完。”

    杜荷点点头:“你先说!”

    王说道:“实不相瞒,那日来家具厂*的人之中,便有我的孙子王佑行,我孙儿比你大不了几岁,但自幼行事冲动,招来这等祸事,实属他咎由自取,可是他才十七岁不到,若是真的到了岭南之地,能不能活着回来,都还是未知数,我王,今日登门,恳请杜公子出手相救,请杜公子在陛下面前求情,救救佑行。”

    说着,王一揖到底。

    这是行大礼啊。

    换做别人,只怕要受宠若惊才是。

    毕竟王地位崇高,那可是当朝司徒啊。

    虽然司徒这位子,属于三公之一,就是个名誉称号,没有实际权力,但谁让这是一个讲究尊卑礼仪的时代呢。

    可惜,杜荷不为所动。

    孔颖达上前,说道:“杜公子,之前我等与你作对,实在不应该,今日老夫在家中静养,也算想明白了许多道理,这胡椅……不,这椅子在民间早已普遍使用,杜公子打造旋转木椅,便是造福百姓之事,只要不强行将旋转木椅推广到仕人之中,便无可厚非啊。老夫一时糊涂,致使小儿志亮犯下大错,今日登门,特请杜公子原谅则个,帮忙救救志亮。”

    “我儿冒犯杜公子,烦请杜公子大人有大量!”

    “我孙儿方聪不懂事,还请杜公子海涵!”

    “杜公子,我等发誓,不会再与你作对!”

    ……

    一时间,大家纷纷围拢过来。

    这些人中,有朝廷官员,也有长安城的世家大族,全都和那批书生有关联。

    杜荷冷冷地扫视一圈,心道,这帮王八蛋,一旦到了生死攸关之际,什么儒家礼仪,什么传统道德,统统都是狗屁。

    他冷笑道:“我记得,当初诸位抵制我这大唐家具厂生产的旋转木椅时,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孔颖达咬咬牙,放下所有的面子,说道:“杜公子,当初都是我等糊涂啊。”

    “是啊,我等糊涂!不该与杜公子作对!”

    “实话说,这旋转木椅,我家中也有,使用起来,确实很方便,只是小儿非认为这是倒行逆施之事,还给我砸了,说起来,都是一把泪啊!”

    “如今,我等已经醒悟……”

    看着一个个捶胸顿足的样子,堪称戏精。

    杜荷想了想,说道:“此事,也不是不能谈!”

    众人顿时大喜。

    只要杜荷答应,那一切就都有转机了。

    杜荷突然抬起手,打断了大家的话,说道:“不过,诸位可要拿出诚意来,至于怎么个谈法,明日早上巳时,请到家具厂来吧,咱们慢慢磋商便是,不过,各位要是想空手套白狼,只怕是不行,我杜荷最近手头紧,没钱花啊……老傅,送客!”

    说着,杜荷转身就走。

    王等人,留在原地,却是忐忑不安。

    杜荷明明已经答应可以谈这件事,为何又说出最后那句话呢。

    ……

    (四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十六章 又出大事了-大唐神级驸马txt小说下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