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还没成年,所以也不可能开府建牙。

    所以,这蓝田县子,不过一个名号而已。

    有了爵位,没有官职,自然也不能插手朝廷事务。

    这玩意儿,就相当于后世的荣誉称号,而且还不是世袭的。

    当然,等成年之后接手封地之后,虽说没有权力,但一辈子吃穿不愁还是足够的。

    杜荷拿着敕书回到莱国公府,老傅凑上来:“少爷,少爷,有什么好事啊,一大早就让西门总管来请你去太极殿?”

    杜荷将敕书扔给老傅,说道:“自己看去。本少爷要去睡个回笼觉,谁也别来打扰我。”

    老傅不明所以,急忙接过来打开一看,顿时差点吓得跪下去了。

    “哎哟,我的少爷啊,你这都成蓝田县子了,了不得啊了不得,只是,这是陛下的敕书,可不能随便乱扔啊,我得赶紧找个地方存起来,等老爷回来交给老爷保管才是!”老傅感觉那敕书有千钧之重,这玩意儿,要是随便扔了或者损坏了,那就是对皇帝大不敬,搞不好要被问罪的。

    他哪里知道,杜荷压根不在乎这个。

    等杜荷一觉醒来,老傅才笑呵呵地说道:“少爷,你不知道,这一上午,不知道来了多少波人了,都是来拜见你的,只是你说过,谁也不能打搅你,所以我便都给你推了,不过他们带的东西倒是全部留下来,我已经一一登记了,这是单子,请你过目。”

    说着,老傅将一张单子递给杜荷。

    杜荷拿过来随便瞥了几眼,大多是熟悉的名字,不过其中竟然有孔府的。

    他好奇地问道:“孔府是谁过来的?”

    老傅说道:“是孔师亲自过来的,我让他离开之后,他还说下午还会过来一趟,说是要当面感谢少爷你。”

    杜荷将单子扔给老傅:“这老家伙,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罢了,等他来了之后,带他来见我。”

    “好嘞!”

    杜荷在院子中散散步,然后便去家具厂巡视。

    旋转木椅的生产,一直照常进行。

    不过即便按照现在的生产速度,前期的订单,也要一个月才能消化完,据说已经有好些交了定金半个月没拿到旋转木椅的人家开始有情绪了。

    张度说道:“少爷,有好些人家多次上门,要求退换定金,只是,咱们当初便说好的,而且白纸黑字写着的,定金不退换,这些人,只怕是来存心*的……”

    杜荷摆摆手:“有人要退,那便退给他便是,哪怕全部退了,也没关系,不过要加一条,这些人以后购买大唐家具厂的家具,全都往后靠,而且价格一律加百分之十。”

    张度挠挠头:“什么是百分之十?”

    “就是一百文的家具,多收10文钱,懂了吗?”

    张度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百分之十啊,懂了懂了……”

    话音未落,便听见门口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走,去看看!”

    杜荷带着张度走出大门。

    只见家具厂门口已经聚集了十多人,还有不少围观的群众。

    这些人高喊着:“退换我们的定金,我们交了定金半个月了,却连椅子腿都没见到,这不是骗人吗?”

    “对,骗人,退钱!”

    “我交了300文定金,可这都半个月过去了,没有拿到旋转木椅,我要退钱!”

    “我不识字,可是家具厂的人硬说当初的字据写着不退定金,这不是骗人是什么?”

    “骗子!”

    “骗子,杜荷是个骗子!”

    群情激愤,大有揭竿而起的趋势。

    尤其看到杜荷走出门来,大家就更加激动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打死他!这个骗子!”

    然后,前方的几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便冲了上来。

    旁边的吕布正要上前,却被杜荷抬手阻止了。

    杜荷站在原地,手中拿着一把折扇,冷笑道:“你们倒是上啊,本少爷现在可是陛下钦封的蓝田县子,从五品,你们谁动手试试?想去刑部大牢喝茶是不是?”

    众人一下就犹豫了。

    本来大家就没敢动手,毕竟杜荷可是杜相的儿子。

    这下,就没人敢动了。

    杜荷手一指人群后面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

    吕布几步上前,一把就将要逃走的男人一把抓住。

    那男人面色有些慌乱地道:“杜荷,你为什么抓我?你凭什么抓我,不能因为你是蓝田县子就随便抓人吧?”

    杜荷收起扇子,冷冷地问道:“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你小子是哪家的人?交了多少定金啊?”

    男子神色慌乱道:“我……我不是哪家的,我就是路过的,凭什么抓人,大家快看,杜荷打人啦!”

    他的呼喊,立即得到了围观群众的响应。

    “是啊,凭什么抓人!”

    “我们分明看见,他就是路过的!”

    “就算是蓝田县子,也不能不讲理吧!”

    “都说这杜荷是长安四害之一,果然不假。”

    人群中,顿时有人大声喊道。

    杜荷冷冷地看着人群。

    人群之中,隐藏着几个男人,这几个男人频繁地切换自己的位置,反对的声音几乎都是这几个人发出的。

    杜荷扭头问吕布:“看清楚了吗?”

    吕布点点头,然后便朝人群走去。

    不多时间,就将那几个男人全部抓了过来。

    这几个家伙,一个个叫嚷着,想要挣脱,可惜在吕布面前,弱的跟只鸡似的。

    扑通扑通。

    全部被吕布扔到了地上。

    杜荷冷冷地说道:“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说出事情,否则你等寻衅滋事,就去找巡城的武侯说清楚吧。”

    话音未落,就听旁边有人喊道:“巡城的武侯来了!”

    杜荷一抬头,便看见不远处来了几个武侯。

    带头的人见了杜荷,立即行礼道:“巡城街使洪忠,见过蓝田县子。”

    杜荷说道:“洪大人来得正好,这几人到我大唐家具厂煽动*,正好交给你处置。”

    洪忠低头一看,指着那尖嘴猴腮地男人,大声斥责道:“张二狗,又是你们几个,哼,你们已经多次挑事,按照大唐律令,你等将被逐出长安,永世不得回长安城。”

    张二狗等人顿时就慌了。

    全都面色大变。

    杜荷也没想到,这巡城的街使洪忠,竟然认识这些家伙。

    ……

    (三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零五章 杜荷大骗子-大唐神级驸马小说西周散人著,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