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站在门槛上,却没有请李泰进去的意思。

    而是问道:“越王殿下,方才宫中传来消息,今日陛下试验炸药,却是伤了不少文武百官,听说陛下也受了些轻伤,殿下怎的不进宫探望呢?”

    李泰笑道:“杜荷,这你可冤枉我了,我方从宫中出来,父皇无碍,只是伤了几名臣子,死了一名匠人,与炸药的成功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杜荷心中一怔。

    这李泰看上去憨态可掬,实则比李承乾狠多了。

    李承乾柔弱,李泰狠毒。

    这哥俩,可谓是两个极端。

    从某种程度上说,李泰才是最像李二的那一个。

    因此,哪怕太子是李承乾,但李二却最偏袒李泰。

    小小年纪的李泰,便是十六州的刺史,更是扬州大都督,左武侯大将军,同时受封州大都督,兼夏、胜、北抚、北宁、北开五都督,在朝中的威望,甚至一度超过了太子李承乾,追随者众。

    杜荷闻言,便说道:“古往今来,都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句话果然是为殿下量身打造。”

    李泰看了看杜荷,微微一笑,问道:“杜荷,你不请本王到府上坐坐吗?”

    “哦,”杜荷一拍脑袋,“瞧我这脑子,一激动便什么都忘了,殿下请,虞大人请。”

    说着,便将李泰和虞世南请到了正厅之中,吩咐下人准备上好的茶水招待。

    当然,这黑暗料理一般的茶,杜荷是不会喝的,反倒是李泰和虞世南喝的很开心。

    随后,便听李泰说道:“杜荷,今日本王特意登门拜访,其实是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

    说完,一拍手,虞世南便拿出了一个盒子。

    那盒子却只有拳头大小,做工精美,看上去便价值不菲。

    光是这个盒子,便可以称为宝贝。

    虞世南急忙打开,杜荷顿时感觉闪瞎了自己的双眼。

    因为那盒子中,却是一个玉雕的女子。

    那女子全身赤/裸,身材丰饶,充满魅惑之感,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可见。

    不得不说,雕刻这作品的人,可以堪称大师。

    可是,李泰送这玩意儿是几个意思?

    杜荷一时间有些迷茫了。

    只听李泰介绍道:“此物乃是东瀛使臣不远万里献给本王的,世人都说你杜荷最懂女人,也最喜欢女色,所以本王便将此物赠与你。”

    杜荷一头黑线。

    什么叫最好女色?

    乃是以前的杜荷好不好!

    不过,此前的杜荷倒是对得起这个称号。

    听到李泰的介绍,杜荷忍不住感慨道:“这几千年前的岛国人,就这么*吗,佩服佩服……”

    杜荷笑着说道:“既然殿下一番好意,那我便收下了,哈哈,看这身材,应该是东瀛女子,不瞒殿下,我对东瀛女子,还是比较熟悉的!”

    李泰闻言,好奇地问道:“哦?东瀛在东海的另一边,这长安城的东瀛女子,屈指可数,莫非你认识的东瀛女子,也是本王认识的?”

    杜荷收起了玉雕女子,便说道:“诸如苍空空,小泽玛米亚,泷泽萝莉,之类的,我都比较熟的。”

    李泰一脸茫然:“这些女子,我倒是从未听过,有机会可要好好认识一下才是。”

    杜荷心中暗道,等你活上几千年再说吧。

    眼看天色不早,杜荷却是陪着李泰吹牛,天南地北都能吹,李泰都有些坐不住了。

    虞世南见状,便起身说道:“杜公子,其实殿下对你的文采,一向佩服之极,今日不如趁此机会,你作诗一首,也作为殿下赠你礼物的答谢,如何?”

    杜荷想了想,说道:“灵感这东西,就像是憋尿,一旦来了,那就憋都憋不住,一旦没来,那就怎么憋也不可能憋不出来。现在,没灵感啊!”

    李泰听了,顿时捧腹大笑。

    他敲着桌子,说道:“好你个杜荷,你这比喻,当真粗俗,可是,十分有理,哈哈哈,你那灵感如尿崩的说法,本王之前便听过了。不过,以你之才,不可能没有灵感吧,莫非本王的礼物不够贵重?”

    杜荷看李泰这样子,分明就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为了赶紧将李泰送走,他起身说道:“好吧,正好心中有些想法,便试试看吧,殿下到时候可不要笑话。”

    李泰说道:“哪里哪里,杜荷你可不能谦虚。”

    老傅立即吩咐下人准备好笔墨纸砚。

    李泰亲自上前为杜荷研墨。

    虞世南在一旁问道:“不知杜公子准备写些什么呢?”

    杜荷想了想,嘿嘿一笑说道:“昔日汉王刘邦打下江山,写了一首《大风歌》,今日我苦于没有灵感,也来写一个大风歌吧。”

    杜荷提笔便写下了标题:我也来写个大风歌。

    李泰和虞世南都是面色大变。

    这……这也太草率了吧。

    第一句:炸药扔兮炸他娘。

    李泰脸都变了。

    第二句:威加海内兮望故乡。

    虞世南急忙别过头去。

    第三句:数英雄兮小杜郎。

    李泰忍不住看了杜荷一眼。

    这小杜郎分明就是说杜荷自己啊。

    可是,古往今来,哪有夸自己是英雄的。

    只见杜荷写下最后一句:上阵杀敌兮平四方。

    虞世南都看不下去了。

    这也太不要脸了。

    只怕朝中的军神李靖将军都不敢这么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可以平定四方啊。

    李泰嘴角抽了抽,说道:“果然好诗!炸药扔兮炸他娘,威加海内兮望故乡,数英雄兮小杜郎,上阵杀敌兮平四方。果然气势十足!”

    杜荷放下毛笔,笑道:“殿下谬赞了,此作可以称为是尿急之作,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说着,杜荷要将这首诗扔掉,却被李泰一把夺了过去。

    “如此富有特色的诗作,怎能舍弃,便赠与本王吧。”

    李泰竟然将其交给了虞世南。

    虞世南也是很无语,一时间搞不清楚越王想干什么。

    《大风歌》他倒是知道。

    这是汉高祖刘邦的作品,只有短短三局。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好嘛,被杜荷一改,直接变成了四句,只能用不伦不类来形容。

    只是,二人都不知道,杜荷也是根据后世一个叫张宗昌的家伙的作品改的。

    张宗昌是20世纪的一名抗日军日,原标题叫《俺也写个大风歌》。

    内容则是: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

    (三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也写个大风歌-大唐李丽质驸马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