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第二回的故事,便是讲晋王杨广如何夺得太子之位,陷害前太子杨勇的,大家都打起来十二分精神。

    这些传说,以前那都是宫廷秘闻,谁能想到,堂堂的大隋帝王家,竟然发生这般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有不少人甚至把自己代入了杨勇的角色,心中充满了愤恨和无奈。

    说到热闹之处,众人便大声叫好,热闹非凡。

    谁也没发现,在一个角落里,一代帝王李二也听得津津有味的。

    侯君集吩咐人上了些点心,问道:“陛下,蓝田县子说的如何?”

    李二哼了一声:“一派胡言,那杨勇丢了太子之位,分明是自己懦弱无能,又如何能怪到炀帝杨广身上,隋主一手建立大隋,又岂是杜荷口中的昏庸之君?这杜荷,分明是在胡说八道,也就欺骗百姓而已。”

    说完,补充了一句:“不过这小子口才倒是不错,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而且擅长吊人胃口,倒是有几分本事,这《隋唐演义》倒颇为有趣。”

    说着,李二招手把赵阳叫过来:“等杜荷说完,你去找他,把那《隋唐演义》的本子给朕拿来,朕倒是想看看后面发生的故事。”

    别人想知道后续的剧情,只能静等杜荷说,但李二不同,他是帝王,这种事他怎么能忍呢,直接找杜荷把本子拿来不就好了吗?

    也亏得是李二一行人都化了妆,否则还不得被人打死?

    就在李二旁边的桌上,坐着的便是汝南公主李媛姝和长乐公主李丽质。

    李媛姝目不转睛地看着杜荷,杜荷的一举一动,她都不愿落下。

    多日未见,杜荷似乎又瘦了一些。

    李丽质气鼓鼓地道:“这个杜荷,这么好玩的故事,竟然不提前送来给咱们,反而要跑这翠微楼来给别人说,哼,姐姐,不如咱们把他休了吧,真是太可恶了!”

    丽质此人,最好打抱不平。

    李媛姝无奈地笑道:“也许,他有自己的打算呢,我总觉得,他不只是来说书这么简单,肯定另有打算才是!”

    “呸呸呸,你还没过门呢,就替他说话了?”

    两人低头一阵低语,不多时间便见李媛姝的小脸蛋通红,跟火烧云似的。

    ……

    “……再说这隋文帝杨坚梦见自己深处孤城,洪水滔天,城墙旁有三根高大树木结满了果实,便疑心有姓名中带水的人要造反夺取自己的江山,心中越发猜疑起来,便开始盘查朝中文物百官似乎有姓名带水字的,准备杀而后快……究竟哪个倒霉蛋会因为姓名带水成了冤死鬼,且听下回分解!”

    啪。

    醒目一拍,众人如梦初醒。

    没了?

    大家心中都十分无奈。

    杜荷收起醒木,刚准备走,却听下方大喊道:“县子大人留步,请你将这第三回也一并说了吧!”

    “我们要听第三回!”

    “县子大人,莫要吊人胃口啊!”

    “我等还要听下一回!”

    喊话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

    杜荷见状,便说道:“今日本少爷心情好,便再与你们说一回。”

    杜荷心想,为何推销这《隋唐演义》本少爷也算是拼了。

    顿了顿,清了清嗓子,就听杜荷说道:“这第三回书,名曰:逞雄心李靖诉西岳,造谶语张衡危高祖……这高祖,便是咱们大唐基业的开创者,高祖皇帝是也……”

    大家一听,顿时来了精神。

    没想到这第三回便说到了高祖?

    就连李二,也好奇起来。

    李二感慨道:“从来国家吉凶祸福,虽系天命,多因人事……呵,这杜荷小小年纪,此话却是一点没错,倒是有几分道理,也不知道他是所言,还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

    说到这里,李二便有些郁闷。

    因为那句“君,舟也,民,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至理名言,现在满朝文武都说是他说的,可惜,他压根就没说过,这句话,完全是杜荷说出来的,就为这,在某日的早朝上,有个言官那这句话一直拍李二的马屁,赞扬李二爱民如子,堪比尧舜,搞得当时李二一阵尴尬。

    再说杜荷连说两回书,一时间却是口干舌燥,嗓子都有些嘶哑起来。

    他正想休息一下,喝口水继续说时,却见台下正中央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子,这女子趁着杜荷话语的间隙,突然站起身来,大声道:“杜公子你可不要太辛苦了,本小姐这有上好的蒙顶石花,你还是先润润嗓子再继续说吧,可千万要保重身体。”

    众人转头一看,都认出了女子。

    “竟然是房小妹!”

    这房小妹便是当朝左相房玄龄的女儿,房遗爱的妹妹,在长安城是出了名的外向,行事与男子没有什么区别,落落大方好爽的性格,倒也得到很多人的喜欢,再加上她长得漂亮,性格直率,听说这几天上房家提亲的人,那是络绎不绝,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只是房小妹没有一个看上眼的。

    杜荷以前房玄龄同为一丘之貉,却与房小妹没多大交集,因为此前的房小妹压根看不起杜荷这样的纨绔。

    眼看着房小妹让身边的丫鬟将一杯上好的蒙顶石花茶送上来,杜荷都有些不敢动。

    这妞会不会在里面下毒?

    听说曾经有个纨绔公子当街调戏房小妹,便被这剽悍妞当场把裆下的命根子给踢坏了。

    杜荷犹豫着,还是端起来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继续说书。

    角落里,却见汝南公主李媛姝一下站起来,满脸幽怨地道:“杜荷,他怎么喝房小妹的茶呢,我看得清楚,那茶分明是房小妹喝过的……”

    说着,李媛姝气得转身就往外走。

    李丽质瞪大眼睛,看着远处的房小妹,骂道:“哎呀,这个房小妹,真是太不要脸了!姐姐,你等等我啊。”

    说着,赶紧去追李媛姝了。

    热闹的翠微楼,却是谁也没发现,这一大一小两个美女离场。

    反倒是杜荷,在说书的时候,总能感觉到台下房小妹*辣的眼神,仿佛要一口把自己吞下去似的,是那种毫不遮掩的**。

    说完第三回,杜荷就赶紧溜了,生怕房小妹把自己拖到无人的巷子里给噼里啪啦了。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公主吃醋了-大唐第一驸马杨飞,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