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间的太阳光,从头顶上方直照下来,程忆悦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一抬头看见杜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一时间慌了神,眼神急忙别开去,不敢和杜荷对视,眼神中带着几分少女的羞涩,但更多是冰冷的意味。

    杜荷突然笑了,说道:“漂泊到长安?我看是山东大旱,无奈才流落到长安的吧,本想在街头卖艺讨一口生活,无奈性格冷淡,却连一个子都没要到,看你这样子,估计有一天没吃东西了吧?”

    程忆悦苍白的脸色,一下就变得绯红。

    被人戳穿心事,她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正想着心事,却见一个钱袋子出现在眼前,正是杜荷递过来的。

    杜荷笑眯眯地说道:“这里有300文,足够你在长安城生活半个月了,回头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学别人卖艺吧,就你傻不拉几的,连吆喝声都不会喊,怎么可能有人给你钱呢。”

    程忆悦抱拳,说了声多谢,然后接了过去:“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方?等我有钱,一定会还给你的。”

    “区区300文而已,本少爷有的是钱。本少爷今日心情好,便教你几句吆喝,让你不至于花完这300文后再次流落街头。”杜荷摆摆手,说道。

    程忆悦一躬身:“请公子赐教!”

    杜荷清了清嗓子,“听好了啊,各位兄弟姊妹,各位叔伯大爷,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在下程忆悦,乃是昆仑派弟子,今游历到长安,在场的各位,你们有福了,我将为大家表演一套玉女剑法,此剑法乃是我*玉女仙子所创,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杜荷说的那叫一个滔滔不绝。

    程忆悦都傻眼了。

    她急忙打断道:“可是,这样不是骗人吗?我根本不是昆仑派的弟子,我*也不是什么玉女仙子。”

    杜荷一愣。

    这妞太实在了。

    太单纯!

    “唉,怪不得你一文钱都没要到……算了,你是死是活,就看你的造化吧,本少爷也管不了了,姑娘,后会有期!”杜荷无奈地说了一句,挥挥手,摇着扇子就往前走。

    这妞的武艺肯定高强,一开始杜荷还打主意,能不能把对方收了,可经过短暂的交流一看,好家伙,太年轻,太单纯,而且估计从小就跟着*在深山之中习武,对人情世故和社会情况了解得十分少,这样的人,杜荷便没有兴趣了。

    刚走出十几步,杜荷却听见背后传来脚步声,一扭头,却见程忆悦正跟着自己。

    杜荷一站定,程忆悦明显是在想心事,一下就撞到了杜荷的胳膊上。

    “啊……”

    这妞吓得跟个小白兔似的往后跳了一步。

    杜荷无语,就这还侠女?傻乎乎的,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你跟着*嘛?”杜荷好奇地问道。

    程忆悦神情有些不自然,说道:“我……我看你是个好人,我就想问问你,我可不可以跟你做事?我在长安城无亲无故的,其他人要么怕我,要么对我有不怀好意的想法,只有你是最特别的……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乱的,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看看楚楚动人的样子,要不是她身怀绝技,杜荷差点就信了。

    杜荷问道:“那你可以为我做什么?”

    程忆悦想了想,突然眼中展现杀机:“我可以杀人,我*说我是天生的刺客,你想杀谁,我都可以帮你。”

    “如果我说我要刺杀陛下呢?”杜荷嘴角上扬,问道。

    别人听到这句话,估计马上就吓得趴下了。

    哪知道,程忆悦竟然神色不改,冷冷地说道:“难度有些大,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

    杜荷:“……”

    我去!

    这妞真虎啊!

    跟吕布一个路数的!

    杜荷感觉自己都被吓坏了。

    他急忙扭头看了看周围。

    还好,没人听到。

    否则就是砍头的大罪了。

    李二再想要杜荷身上的秘密,也不可能放过这家伙的。

    杜荷急忙上前,一把捂住程忆悦的嘴巴:“姑奶奶,小点声,我怕了你还不成吗,走,我请你吃鸡。”

    杜荷带着程忆悦到了附近一家酒楼,眼睁睁看着这妞吃了两只烧鸡,看了看对方那苗条的身材,不禁有些感慨。

    直到下午时分,杜荷才回到莱国公府。

    府上众人眼看见杜荷身后跟着一个青年女子,全都跑来围观,指指点点的。

    杜荷见状,脸都黑了。

    自打穿越过来,他对府中的下人的态度和以前截然不同,久而久之,这帮家伙都跟老傅一样,敢跟自己开玩笑了。

    “哎哟,二少爷这是从哪抢来的闺女啊,长得真漂亮啊!”

    “这哪是抢来的,这分明是买的,你看这姑娘穿的普普通通的,肯定是哪个穷苦人家卖的女儿。”

    “长得漂亮,二少爷今晚有福了。”

    几个下人讨论着,笑容猥琐。

    杜荷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旁边的程忆悦突然上前两步,唰的一拔剑,猛地一挥。

    咔嚓。

    院子中一棵胳膊粗的柳树,竟然被一剑劈断了。

    那截断处整整齐齐,跟切豆腐似的。

    众人一下傻眼,然后就全跑了。

    杜荷有些懵逼,要是早上在街上这妞手上没控制好力度,一剑过来,那自己的脑袋岂不是就没有了?

    程忆悦突然扭头,问道:“你以前是不是经常欺负别的女子?”

    杜荷摇摇头:“哪有的事,本少爷现在还是完璧之身,都是那帮狗奴才乱说。”

    哗啦。

    程忆悦宝剑入鞘,冷声说道:“我看你也不像,不过,你以后要是敢乱来,我就杀了你。”

    杜荷一下感觉头皮发麻,奶奶的,真不该把这虎妞带到家里来啊。

    回到院子中,让老傅给程忆悦安排了一间屋子,就在杜荷对面。

    老傅安排妥当,便来问道:“少爷,今晚想吃什么?我这就吩咐厨子们去做。”

    杜荷随口说道:“吃鸡罢!”

    老傅面色一变。

    “少……少少爷,这不合适吧?”老傅忐忑地问道。

    杜荷走过来:“有什么不合适的?让厨房准备几只鸡,本少爷今晚要吃叫花鸡。”

    老傅哦了一声,大松一口气。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妞有点虎-大唐神级驸马TXT,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