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句话,说的那叫一个激昂慷慨,热血沸腾。

    连李君羡都被感动了。

    “好,拿鼓槌来!”

    旁边有人立即拿着两根粗大的鼓槌上来。

    李君羡亲自交到杜荷手中。

    杜荷拎着两个大鼓锤,走到牛皮大鼓下面的台子上。

    咚。

    鼓响一声,皇城震惊。

    咚。

    鼓响二声,传令官已经起身,匆匆朝太极殿赶去。

    咚。

    鼓响三声,太极殿正在上早朝的文武百官,全都转身,盯着皇城门口的方向,脸上尽显茫然之色。

    自贞观年以来,那御状大鼓立在那里,足足七年了,从未响过。

    就连李二,面色也变了变。

    但凡御状鼓响,那就意味着民间有通天的冤情需要他这个做帝王的亲自审理,也就表示这天下即将不安定了。

    李二如何能淡定下来。

    传令官已经冲到了太极殿:“启禀陛下,有人敲响御状大鼓,有案情要请陛下审理。”

    “朕知道了,将此人速速带到殿上来。”

    ……

    砰。

    砰。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好了,终于打完了。”

    杜荷趴在席子上,被一个军官打了三十大板,却是自己数完的。

    旁边的李君羡等人,目瞪口呆。

    这杜荷市铁人吗?

    三十大棍打上去,听起来砰砰砰的,就是牛皮也要打开裂了,可杜荷跟没事人一样,竟然还自己数棍数?

    这时,只见杜荷爬起来,拍拍*,从*后面拿出一块厚厚的垫子,扔到一旁,说道:“辛亏本少爷有先见之明,做了这20层的牛皮垫子,否则还真吃不消啊,疼死我了……吕布,你就在此地等我,本少爷亲自殿打官司去。”

    李君羡等人再次目瞪口呆。

    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

    竟然垫了20层牛皮?

    换作别人,李君羡肯定要先检查一番,把垫子之类的东西搜出来,可杜荷身份特殊,李君羡竟是忘了这一茬。

    旁边有个小将问道:“将军,是否要将杜荷抓回来重新打过?”

    李君羡面色一怒:“打什么打,这件事,谁也不清楚,你难道想让陛下知道本将军玩忽职守,没有事先做好检查吗?”

    同一时刻,杜荷已经被带到了太极殿。

    杜荷一走进来,众人顿时面色一变。

    怎么是这家伙?

    难道御状大鼓是杜荷敲的?

    就连李二,也有些懵逼,半天没反应过来。

    李二问道:“杜荷,方才御状大鼓响起,可是你敲的?”

    杜荷上前,行了一礼:“没错,正是微臣敲响的。”

    砰。

    李二一拍桌子:“胡闹,简直胡闹,这御状大鼓,乃是为百姓申诉冤情设立的,更是为文武百官做的一个警示,杜荷,你可是朕钦封的蓝田县子,你虽然不是朝廷官员,却也是有爵位之人,怎能擅自敲响这御状大鼓?”

    杜荷并没有被李二吓到,而是说道:“陛下,臣承蒙皇恩,受封蓝田县子,可是,臣从未将自己当成贵族,臣始终牢记陛下那句话,君,舟也,民,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多么伟大的至理名言啊,臣已将将其当成了座右铭,贴在床边,每日醒来就读三遍,睡觉之前读五遍。是以,臣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百姓,根本不是高高在上的蓝田县子。”

    众人全都面面相觑,尽管杜荷已经有了马屁大王的称号,可是,每次听到这家伙拍马屁,都总能拍出新意来,堪称人才。

    这杜荷说话,听起来竟是如此肉麻,却又很有道理的样子。

    很多人都被杜荷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偏偏李二早有准备,冷声道:“伶牙俐齿,杜荷,今日你擅自敲响御状大鼓,要是不给朕一个确切的说法,朕绝不饶恕你。”

    杜荷说道:“陛下,臣虽然顽劣,但也不至于开这等玩笑,今日之事,并非胡来,而是我有冤情要申诉,请陛下审理,还我一个公道。”

    “哦?你有何冤情啊?”

    杜荷急忙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诉状拿出来。

    内侍赵阳急忙呈到李二面前。

    李二仔细一看,便将来龙去脉搞清楚了。

    简言之,杜荷状告长孙冲窃取自己的劳动成果,成立书趣阁,雇佣工匠抄录《隋唐演义》牟利,侵犯了杜荷的知识产权,杜荷请求赔偿经济损失白银五万两,精神损失费白银1万两,并立即查封书趣阁,禁止长孙冲再抄录和售卖《隋唐演义》。

    李二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诉状,仔细琢磨了半天,才搞清楚一些新名词。

    然后,李二便将诉状让赵阳拿给大臣们阅览。

    “众位爱卿,你们认为这案子应当如何审理啊?”半晌,李二开口问道。

    魏征最先站出来,说道:“陛下,臣认为不妥,这知识产权,版权之说,从古未有,又何来判定之说?”

    不等李二说话,杜荷就反驳道:“魏大人此言差矣,何谓从古未有,不需判定啊?再往前推几万年,你我之先祖**着身子呢,魏大人今日早朝,为何要穿戴整齐,何不效仿先祖*来上早朝呢?”

    “……你……”魏征差点被杜荷一句话给噎死,“狡辩,此乃狡辩,本官说的乃是案子的判定,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案子,又何来判定一说?”

    杜荷不慌不忙,笑道:“既然魏大人要说案件,那我们便说案件好了,敢问魏大人,最近听闻长安有一盗贼,偷盗了一批白釉瓷器,价值连城,被流放到河西一带,可有此事?”

    “确实有。”

    “那这可算是案子?”

    “算的。”

    魏征有些疑惑地看着杜荷,不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

    只听杜荷又问道:“那这案子,在秦汉时代,可曾有过?”

    “当然有,偷盗之罪,自古有之。”魏征肯定地说道。

    话音未落,就听杜荷大声吼道:“错,大错特错。”

    众人全都被吓得一愣。

    魏征面色大怒,刚要反驳,却听杜荷说道:“众所周知,这白釉瓷器,乃是南北朝时期才出现,到了隋代才开始流传,在秦汉时代,如何有偷盗白釉瓷器的案子?”

    魏征脸一红。

    他光顾着每日怼人了,哪有时间研究白釉瓷器的来历啊,没想到被杜荷抓住了把柄。

    (二更,感谢【故事还长.】兄弟的打赏,感谢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三十四章 告御状-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西周散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