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说道:“少爷,如今这翠薇楼周围,有不少都是杜荷的人,其中还有一个女子,武艺高强。”

    长孙冲摆摆手:“不必担心,九叔已经给我说过了,那个女子,不足为惧,到时候,只需要对付杜荷身边的那个吕布就是,哼,杜荷真以为自己能掌控一切吗?他也太小看长孙家了,长孙家的底蕴,是他根本想象不到的,一个跳梁小丑而已,以为能搞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便可以压我一头吗?哈哈哈……”

    长孙冲的笑声中,带着几分癫狂。

    中年人听了,却是浑身一整。

    九叔?

    难道,少爷已经准备动用家中的黑铁死士了吗?

    这样的话,那杜荷只怕是有来无回了。

    ……

    东方的天边,启明星高高升起。

    大地,逐渐陷入了昏暗之中。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古老相传的作息方式,在长安城也没有被改变,大部分人依然遵守这样的规则,只有少数人,喜欢夜夜笙歌的生活。

    一辆马车,停在了翠薇楼的门口。

    门帘子掀开,吕布先跳下来,看了看周围,然后才上前,说道:“少爷,没事,有几个躲在暗处的小喽,要不要我先把他们解决了?”

    杜荷已经走了下来:“无妨,既然是吃饭,那就等吃完饭再说!”

    杜荷和吕布上前,立即有两个下人上来,说道:“杜公子,我们家少爷已经等候多时了,不过少爷说了,你可以进去,这位只能在外面等。”

    杜荷说道:“他是我的保镖!”

    他心道,长孙冲这家伙做事,都这么直接不要脸吗?

    下人说道:“杜公子,不好意思,这是我们家少爷的命令。”

    杜荷转身就走:“吕布,回莱国公府,这顿饭,老子不吃了。”

    说完,两人没有任何犹豫,转身就走。

    却听身后有人急忙喊道:“杜荷留步,方才只是我跟你开的一个玩笑,你怎么就当真了呢,别说一个保镖,就是十个,我这翠薇楼也能装的下的。”

    正是长孙冲的声音。

    杜荷转身,正好看见长孙冲往外走,气色有些不太好,但却是满脸得意。

    杜荷问道:“都这么大人了,开这种玩笑,有意思吗?你以为是尿床之事,可以随便拿出来开玩笑?”

    长孙冲一愣,气得咬咬牙:“杜荷,请进。”

    杜荷带着吕布,便径直走进了大门。

    走了进去,长孙冲便得意地说道:“你看这翠薇楼是不是变化了许多?这可是杨昊的,本少爷只是略施小计,就拿下了翠薇楼,听说那杨昊走投无路,去投奔了你,杜荷啊杜荷,我真是小瞧了你,那种赌徒你也敢收?”

    杜荷没有回答,而是四处打量:“装修比之前更加华美了,不错不错,可惜了!”

    “可惜什么?”

    “没什么!”

    说话的功夫,几人已经到了三楼的一个雅间之中。

    这雅间前后无遮挡物,十分通透。

    长孙冲指着满桌子的饭菜,说道:“杜荷,咱们之前也算是好兄弟,只是后来发生了许多事,导致你我的关系越来越僵,今日,我特地备了丰盛的菜肴,上好的美酒,邀你在翠薇楼相聚,便是想我二人重归于好。”

    杜荷笑了笑:“喝酒就不必了,我戒酒,这菜倒是还不错,多谢长孙公子美意,我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杜荷亲自给长孙冲夹了几种菜。

    倒不是他要讨好这家伙,而是担心这菜中有毒。

    长孙冲愣了愣,看见杜荷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不由得苦笑起来:“杜荷啊杜荷,咱们当初可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没想到,今日你竟防备我到此地步!”

    “此一时,彼一时。”

    “……好吧!”

    长孙冲拿起筷子,将杜荷夹来的菜全部吃了。

    杜荷才放下心来,开始吃了起来。

    一顿饭吃下来,是不论长孙冲说什么,杜荷都只是敷衍地回答,全部精力都放在桌上的菜肴上。

    然后,他让吕布也坐下来吃。

    吕布这家伙一上桌,那就不得了,慢慢一桌子好菜,眨眼间就被一扫而光。

    长孙冲都有些傻眼了,这是他特意让人做的好菜,可是,自己还没吃几口呢,就没了?

    杜荷吃饱之后,站起来,一扭头看见吕布还在意犹未尽地吃,不由得恼怒地拍了吕布的后脑勺一巴掌,“没出息,吃的这么快,怎么就不给长孙公子留点呢。”

    “嘿嘿……”吕布嘿嘿笑了起来,却没有停下的觉悟,把最后一个盘子拿起来舔了舔,才恋恋不舍地放下。

    长孙冲见状,心道,这吕布是多久没吃过饱饭了。

    他若有所思地说道:“吕布,没关系,随便吃,要是不够,本少爷重新吩咐人给你做,要是你能跟我做事,酒肉管饱,而且,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本少爷都能给你弄到手,怎么样?”

    吕布的武力值,长孙冲是十分清楚的。

    要是把这样一员猛将招揽到自己麾下,那杜荷以后就没什么倚仗了。

    哪知道,吕布一闻言,突然就放下筷子,摇摇头:“长孙公子,以后休要提这样的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长孙冲脸都绿了。

    一个小小的护卫,竟敢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

    长孙冲哈哈一笑:“开玩笑,开玩笑而已,不必这般紧张,杜荷,现在饭也吃了,菜也吃了,是时候商量咱俩的事了。”

    “我俩有什么事好说的?”杜荷笑问道。

    长孙冲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也不绕弯子了,因为你的大唐书斋,我这几日已经损失惨重,可是,我这书斋几百号人要吃饭,你总不能赶尽杀绝吧,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过的吗?你的大唐家具厂重新生产,需要的木料惊人,但长安城的木料,都在我长孙家手中,只要你把那活字印刷教给我,我就把木料卖给你,而且只比市价高10文钱,如何?”

    杜荷站起身来,伸出手指头,说道:“等我先捋一捋啊,这样一来,我不但免费给了你活字印刷术,而且还要比市价高10文朝你那儿买木料,对吗?”

    “没错,就是这样。”长孙冲肯定地点头。

    杜荷沉默一下,突然抬起头来:“长孙冲,你当我跟你一样*吗?”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交锋-大唐神级驸马全文免费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