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段宜恩离开,杜荷才说道:“让人把仓库封存,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打开。”

    “是,少爷!”吕布答应一声,亲自下去安排。

    随后,杜荷亲自将制造火药的工人们全部撤下来,家具厂和书斋重新正常生产。

    杜荷将这消息带给杜如晦和秦琼等人。

    杜如晦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肯定是陛下出手了,负责,以长孙无忌的性格,不可能做出和解这样的举动。”

    然后,杜如晦扭头说道:“荷儿,待会跟我进宫,去当面感谢陛下吧!”

    杜荷瞪大了眼睛。

    “感谢陛下?为何要感谢陛下?呵呵,我在翠微楼被围攻的时候,怎么不见陛下出手相助?”

    “长孙冲素无忌惮抄袭我的书到处售卖赚钱的,陛下去哪了?”

    “感谢陛下?没门!我可不欠他什么,反倒是他也太小气了些,炸药这么伟大的技术,我给了他,他就给了我一个蓝田县子的空名头,忽悠小孩子玩呢吧!”

    杜荷越说越来气。

    以前他还指望抱紧李二这只大腿,悄悄发财,后来才发现,妈蛋,根本靠不住。

    只能靠自己。

    杜如晦也有些无奈。

    自古以来,帝王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在大家的潜意识中,皇帝对你好,那是恩宠,对你不好,那是你活该。

    但杜如晦发现,杜荷根本未有过这样的思想,提到陛下,杜荷口中就从未有过半点尊重。

    无奈,杜如晦只能独自进宫去见李二,至于两人说了什么,杜荷不得而知,只知道杜如晦回来时,满脸春风得意。

    杜如晦当即决定,在家具厂暂住一段时间,暂时不回莱国公府了。

    这家具厂在城外,地处灞河岸边,风景秀丽,而且老杜这几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去流水线上看工人们打造旋转木椅,只感觉眼花缭乱的,片刻不到,就有好几把旋转木椅下线,刚开始看得他目瞪口呆的。

    杜荷于是赶紧画了一张图纸,把张度叫过来:“这是我新设计的小别墅,你抽调几个工匠,马上动手,给我爹建一座别墅。”

    ……

    司空府。

    段宜恩一五一十地将家具厂发生的事告诉了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闻言,一拍桌子:“杜荷这个疯子,他是想与我长孙家为敌吗?”

    段宜恩急忙说道:“老爷息怒,杜荷就是个疯子,这小子做事从不计较后果,我看,咱们还是与他和谈吧,就像他说的,他只是贱命一条,可是长孙家家大业大,一旦鱼死网破,到最后吃亏的还是咱们啊!”

    长孙无忌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

    文的怕武的,武的怕愣的,愣的怕狠的,光脚不怕穿鞋的。

    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

    长孙无忌悠悠地说道:“若陛下站在我这边,我定与杜荷死战到底,可惜,陛下这次明显是在偏袒杜荷,长孙家莫大的基业,怎能让这个兔崽子给毁了……你去准备吧,与杜荷和谈。”

    长孙无忌挥挥手,一时间只感觉自己十分无力。

    若是没有炸药这种东西,那就好了。他心道。

    ……

    这几日,杜荷每天例行公事,就是去检查李媛姝的学习。

    李丽质是指望不上了,这小妞对学习完全不感兴趣,到现在都还没背下来乘法口诀表。

    反倒是李媛姝的进步,让杜荷都大为惊讶。

    连日来,李媛姝不但掌握了乘法口诀,还学会了新式的加减乘除计算方法,解方程,连古代人比较捉急的鸡兔同笼问题都轻易学会了,而且在杜荷的指引下,学会了牛吃草问题,等等。

    这要放在后世,绝对是妥妥的学霸。

    换做别人,杜荷就不教了,可这是自己的老婆,杜荷绝不藏私。

    当然,杜荷的小日子也过得不错,四下无人,还可以和李媛姝拉拉小手,亲亲小嘴,顺手再量量尺寸啥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李丽质这小屁孩总会在关键时刻出现,打扰杜荷的好事。

    当然,更进一步是不可能的。

    这一日,杜荷到书房教了李媛姝几道数学题之后,二人便闲聊起来。

    “听说司空府打算与你和解,这是好事,其实,我一直担心的便是司空府的反扑,现在看来,是父皇出面说动了长孙大人。”李媛姝欣慰地说道。

    杜荷摆摆手:“什么司空府,八空府的,惹了我,一样给他炸没了,大不了我带上你,带上莱国公府,从此远走他乡。”

    李媛姝听了,心中一阵感动。

    然后她问道:“至今,我有一事不明。”

    “什么事?”

    “当日你明知长孙冲在翠微楼摆设的是鸿门宴,为何你还要赴宴?”李媛姝好奇地问道。

    事后看来,杜荷的行为,简直跟送死没区别。

    就连秦怀玉都在责怪杜*仗宥恕

    “哈哈哈,”杜荷大笑起来,“连你也觉得是我傻吗?”

    “难道不是?”

    杜荷笑道:“这件事,其实我早有准备,翠微楼中,早就埋下了炸药,而且我身上带的可不只是那点炸药,再加上有吕布在场,当日杀出翠微楼,是毫无问题的……而我之所以要搞这么大动静,目的很简单,那就是告诉大家,我杜荷不是好惹的!”

    “长安城这么大,天下这么大,我的敌人太多了,要是每个人都来这么一出,那我的日子还过不过了,这次,我便是想借此告诫那些暗中想对我动手的人,只要惹了我杜荷,我就让他们付出沉痛的代价。”杜荷笑着,语气却越来越冰冷。

    李媛姝见状,心中不由得一阵担忧。

    “那这次司空府之事,你打算如何处置?”

    “当然要长孙无忌付出代价,否则,我做这么多准备,不是白做了吗?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最坏的打算就是鱼死网破,最好的打算就是过了这段时间,抓紧发展,积累财富,去广袤的世界看看!”杜荷指着窗外,说道。

    刚说着,张度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

    “少爷在哪?我有事要见少爷!”张度焦急的声音响起。

    原来,张度突然有急事找杜荷,却被李媛姝的护卫给拦在了外面。

    ……

    (加更二,感谢【总有刁民想害朕】兄弟的一万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推荐票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五十九章 杜荷这个疯子-大唐第一驸马杨飞TxT,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