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指着张俭,大骂道:“你的确该死,身为毒牙的负责人,你练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说你该不该死……本少爷现在很愤怒,但是,踹你一脚,本少爷的心情便好了一些,这件事,就此过去!”

    说着,他将张俭拉起来,冷冷地说道:“记住,本少爷踹了你一脚,你觉得委屈吗?”

    张俭摇摇头,咬咬牙说道:“少爷,你就是杀了我,我张俭也绝不会有半句怨言。”

    杜荷拍拍张俭的肩膀,“好了,本少爷说过了,你做错了事,挨了一脚,这是给你的教训。我希望你能永远记住,犯错不可怕,怕的是接连犯错,明白吗?”

    “明白!”

    张俭心悦诚服说道。

    杜荷问道:“查清楚了吗?”

    张俭点点头:“少爷,已经证实,今日出动的两拨人马,分别是王家和吐蕃的贡颂赞布王子。”

    “王家?”

    “王雄飞,王富贵,与长孙家乃是表亲,只是,这件事尚未查明是否有长孙家暗中支持!”张俭说道。

    “贡颂赞布呢?”杜荷又问道。

    张俭说道:“少爷,这贡颂赞布乃是吐蕃现任赞普松赞干布的儿子之一,上月到达长安,是来和谈的,如今河西一带战事久战不决,陛下有意和谈,所以松赞干布便派了贡颂赞布来长安城。”

    “好,很好,一个土鳖王子,都敢骑在我头上拉屎,哼,很好!”杜荷脸上的阴霾,越来越重。

    近在咫尺的张俭,却是感到一阵阵寒冷。

    半晌,杜荷突然一挥手:“集合人马,去会会王家和贡颂赞布。”

    张俭问道:“只是会会?”

    “会会!顺便杀几个人而已。”杜荷轻描淡写地说道。

    不多时间,家具厂的守卫们便集合完毕,加上投弹兵,整装待发。

    杜荷一挥手:“出发!”

    众人便浩浩荡荡地朝长安城而去。

    ……

    王家。

    砰。

    王富贵慌慌张张地闯进王雄飞的房间,面色骇然地说道:“爹,不好了不好了……”

    “何事惊慌?”

    王富贵说道:“咱们派出去的人,一个也没回来,我已派人去查看,在灞河岸边,看到了咱们派出去的人,全都死了,包括那昆仑奴!”

    “什么?”王雄飞面色一变。

    “不是已经查明,当时只有杜荷和那个吕布吗?”

    王富贵咬了咬干裂的嘴唇,说道:“是啊,按照咱们的计划,只需要昆仑奴拖住吕布,其他人完全可以杀了杜荷的。也不知怎的,竟然失败了,还有,听说咱们的人在刺杀杜荷的时候,吐蕃人竟然去围攻大唐家具厂了,后来被杜荷及时赶回,用了炸药包,把吐蕃人全部杀了。”

    噗通。

    王雄飞一下跌坐在椅子上。

    “事情,如何发展到这地步……这杜荷,还是人吗?”

    原本王雄飞势在必得的事情,竟然变成这样,这是王雄飞始料未及的。

    半晌,王雄飞突然跳起来,说道:“快,备马,咱们立刻出城!”

    王富贵惊讶道:“爹,咱们怕什么?”

    啪。

    王雄飞一巴掌扇过去:“你懂个屁,那杜荷根本就是个疯子,连司空府他都敢动手,你以为他会怕咱们王家吗?”

    王富贵点点头:“可是,容我收拾点细软啊!”

    啪。

    王富贵又挨了一巴掌。

    王雄飞大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那些东西,赶紧走,一刻也不能耽误。”

    ……

    砰。

    李二一拳砸在桌上。

    那结实的桌子,竟然一下被砸的散架了。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王家,吐蕃人,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在长安城,刺杀朕的女婿,刺杀朕的臣子……”

    “该死,都该死!”

    “死不足惜!”

    李二愤怒的咆哮声,在大殿中久久地回荡着。

    得到消息的李二,却是怒火一下就起来了。

    在长安城发生这样的事,无异于是有人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

    这让李二,感觉十分没面子。

    旁边的侯君集急忙说道:“陛下,此事既然已经发生,且不论王家那边,就说吐蕃的贡颂赞布,正好给咱们一个机会,只要这时候抓住贡颂赞布,到时候,便可以和松赞干布好好谈谈了。”

    李二犹豫了一下,最后点点头。

    只要抓住这个机会,就有可能拿到更多的利益。

    “立即派人,将贡颂赞布抓起来!”李二吩咐道。

    贡颂赞布不能死。

    因为,他已经成为李二与吐蕃谈判的筹码了。

    ……

    王雄飞带着王富贵,还有府上十几个护卫,骑着快马,很快就出了长安城的永宁门,径直往南而去。

    岭南,正是王雄飞的目标。

    一行人刚出城门,便看见不远处一队人马已经拦住他们的去路。

    王富贵指着对方大叫道:“爹,杜荷,是杜荷……他为何知道我们会经过这里?”

    王雄飞嘴角抽搐一下,他发现,自己这时候依然还是不了解杜荷。

    他说道:“稍安勿躁!”

    然后,王雄飞亲*马上前,来到杜荷身前。

    “蓝田县子,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在此地拦住我的去路?”王雄飞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质问道。

    杜荷骑在马上,懒懒地看了王雄飞一眼,轻声问道:“姓王的,派人刺杀我的,是不是你?”

    “不是!”王雄飞一口回绝。

    杜荷又问道:“是不是?”

    “县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王雄飞只是一介商人,你为何要与我为难,我与长孙司空可是表亲,这点请你别忘了。”王雄飞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杜荷冷笑,说道:“长孙司空?我好怕啊,长孙家在本少爷眼里,算个狗屁,你王雄飞,连狗屁都算不上……”

    “你……”

    王雄飞大怒。

    杜荷又问道:“刺杀我的人,是不是你派的?”

    “不是!”

    杜荷无奈地摇摇头:“天真,本少爷可不是断案的官老爷,今日便是想杀你而已,用不着是或者不是。”

    王雄飞心中骇然,指着杜荷,大声说道:“杜荷,你想做什么?这可是长安城门下,你在此地杀人,你眼里还有陛下吗?”

    杜荷抬头,看了看天空:“或许有吧!”

    “杀了!”

    毒牙的狠人们全都出动。

    (三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不需要任何理由-回到大唐当驸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