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媛姝走上前,质疑地看着张友举:“你是宫中的护卫,为何本公主从未见过你?”

    张友举急忙回答:“启禀公主,属下并非宫中的护卫,乃是驻守北衙的禁军,平时很少到宫中。”

    李媛姝挥挥手:“你等散去吧,杜荷并未在家具厂,你回去告诉我父皇,那些吐蕃人,当日不只是想杀了杜荷,还想连我与丽质一起杀了,若他真的关心他的女儿的话,就不应该治杜荷的罪,否则,我与丽质从此不再回宫。”

    李丽质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说道:“没错,吐蕃人罪大恶极,尤其是那个什么恶心的王子,长得贼眉鼠眼的,死了便是,有什么大不了的,吐蕃要开战,大唐便迎战,我大唐铁骑一路杀过去,连那松赞干布一起杀了便是,什么和谈不和谈的,真丢人!”

    张友举一头的冷汗。

    半晌之后,张友举带着暗卫,灰溜溜地回长安城了。

    张友举赶到皇宫,将消息告知李二。

    李二气的将手中的茶杯砸出去,将一个小太监的额头都砸破了。

    “女大不中留,女大不中留啊……”李二咆哮道。

    半晌,李二才平息下来,说道:“既然媛姝都说了,那杜荷肯定不在家具厂,马上增派人手,必须找到杜荷。”

    ……

    后半夜,张俭突然带来消息。

    “少爷,有那神秘的白衣青年的下落了。”张俭欣喜地说道。

    “快说,他在哪儿?”

    张俭仔细说道:“少爷,准确说,不是找到白衣青年的下落,而是我们已经探听到有一个人,或许知道他的下落。”

    “谁?”

    “九公子?”

    杜荷一愣:“谁特么这么嚣张,敢自诩九公子?”

    张俭笑道:“这九公子的本名,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叫九公子,乃是长安城的一个地头蛇,掌握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消息,三教九流他都有接触,据说此人能量过人,非同一般。”

    “去会会他!”

    当即,张俭安排一番,便带着杜荷和吕布离开毒牙的总部。

    原本,张俭是不放心杜荷这时候出面的,正好吕布从家具厂赶回,于是便放下心来。

    三人一路潜行,不多时间就来到城西的一座宅院面前。

    到门口,与那看门的守卫说了一声,三人便走进了院子。

    这宅院不大,却装修得十分考究。杜荷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倒像是一个文人骚客居住的地方,而不是一个地头蛇的住所。

    刚往前走,杜荷便听见了前方一个房间中传来霹雳啪来的声音,还有人员的交谈声。

    杜荷只感觉这声音有些熟悉。

    在下人的带领下,杜荷走到门口,往里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房间内,竟然有四个人在打麻将。

    而且,麻将绝对是自己的家具厂生产的。

    他记得这麻将,一共没送出去几副,却是没想到,怎么会落到一个地头蛇手中。

    只见下人走到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身边,低头耳语几句。

    此人便是九公子。

    九公子停下摸牌的动作,转身,看着杜荷:“我认识你,蓝田县子,杜荷,就在今日,你杀了王家的王雄飞和王富贵,还杀了吐蕃的王子,现在,无论我是去长孙家通禀消息,还是去告诉禁军,你都死定了!”

    杜荷微微一笑,走进了房间中:“如果你这样做,死的不是我,而是你。”

    噗通。

    噗通。

    吕布从外面走了进来,将两个被打晕的护卫扔在地上。

    九公子等人面色一变。

    “你……你想干什么?”九公子有些胆战心惊地说道。

    这二人是他花了高价请的护卫,在长安城这一带,也算是赫赫有名的高手,可是,竟然悄无声息就被人打晕了,这杜荷身边的护卫还是人吗?

    杜荷笑道:“别紧张,只想跟你打听点事。”

    九公子突然摇摇头,说道:“想要消息,可以,必须先陪我赌一把。”

    “赌什么?”杜荷问道。

    “什么都可以,谁人不知我九公子,我连我娘子都可以赌,没有什么是不能赌的。”九公子一提到赌,就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杜荷心想,此人,果然奇葩。

    他问道:“怎么赌?”

    “麻将,你会吗?”九公子指着桌上的麻将,戏谑地笑了起来。

    杜荷也跟着大笑,看来这家伙还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他带到这个时代的。

    “不会,可以试试,我对你娘子没兴趣,我对你的人头,倒是很有兴趣。”

    啪。

    九公子一拍桌子,激动地说道:“好,爽快,就赌我的人头,你呢?”

    “公平起见,我的人头。”

    “好!”

    哗啦啦。

    麻将牌重新洗好,另外参与打麻将的变成了一个陪衬,提心吊胆的。

    不多时间。

    杜荷微微一笑,将牌全部推倒:“*!”

    又过了一会儿,杜荷笑道:“胡。”

    两次机会,九公子都输了。

    九公子冷汗直流,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滴答滴答地掉落在桌上。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杜荷,说道:“你……你不是第一次玩吗?”

    杜荷冷笑道:“不好意思,这麻将,乃是本少爷发明的!”

    “你……你就是那个赌神?”

    杜荷眉头一皱?

    他的外号已经够多了,长安四害就不说了,什么大魔王,疯子之类,现在又多了一个,赌神?

    九公子欣喜地说道:“没错,我一直在寻找发明麻将之人,传说中,此人乃是天上的赌神下凡,没想到,竟然是你。”

    杜荷摆摆手:“什么赌神不赌神的,记住,你的人头,现在是我的了。”

    九公子脸上毫无惧色:“好,你要我的人,现在便拿去吧。”

    杜荷摇摇头:“不,先留着,等本少爷需要的时候,自会来取,现在,我要知道那个白衣青年的下落。”

    “你要杀他?”

    “我在救他!”杜荷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感**彩。

    九公子盯着杜荷半晌,最后点点头:“好,我便信你一次,我的确知道许正道的下落,那小子是半个月前到长安的,最近在替我做事,不过,他可不是我的人,每次他拿到钱之后,只会做两件事,一是买酒,二是去找女人!”

    “带我去找他!”杜荷站起身来,旁边的张俭急忙拿起披风,替杜荷披上。

    ……

    (把更,龙套【九公子】出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三章 赌神?-大唐神级驸马txt免费下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