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气的又想砸东西,可一想到自己的形象,还是忍住了。

    他阴沉脸,问道:“杜荷,好你个杜荷,朕倒要听听,你有什么冤情啊。”

    杜荷立即说道:“陛下,我有两桩冤情冤情,请陛下与诸位大人听我细细说来。”

    说着,杜荷拿出了竹快板。

    这又是大家都没见过的东西。

    这便是今日杜荷抽奖获得的,当时想扔了,后来一想,就带在了身上,方才灵机一动,正好拿出来表演一番。

    咔咔咔。

    快板一打。

    杜荷便说道:“我,蓝田县子小杜荷,人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帅气多金,那是人见人爱,人人夸!”

    “哈哈,还挺好听的……”程咬金哈哈大笑,高声说道。

    李二一抬头,瞪了程咬金一眼,程咬金就赶紧闭嘴了。

    哗啦。

    杜荷继续敲打快板,有节奏地说了起来:“英明神武的陛下,还有各位可爱的大人,且听我说说这第一桩冤情。就在长安城南边,有这么一个大傻瓜,他名叫王雄飞是生了个儿子叫富贵,父子二人,外号大傻和二傻,父子二人竟买了刺客刺杀我,幸好没成功,我蓝田县子,人称小哪吒,王家大傻和二傻,竟敢谋刺我,你们说,该杀不该杀,该杀不该……杀!”

    “还有冤情第二桩。西边有个蛮族小国,他名叫吐蕃,老大叫松赞干布,他生个儿子叫赞布,贡颂赞布无缘无故带人攻打我,世间怪事千百万,我杜荷至少遇一半,有道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你们说我冤不冤。”

    咔。

    杜荷收起快板,感觉自己都快虚脱了。

    这说快板真是一件苦差事。

    众人都被杜荷唬的一愣一愣的。

    这小子说的挺顺溜,关键是,还把事情说清楚了。

    可是,有人却看不下去了。

    一个年轻的御史站出来,指着杜荷,说道:“陛下,这杜荷分明是在胡言乱语,竟敢在太极殿上妖言惑众,眼里根本就没有陛下,请陛下立即将杜荷打入大牢,再慢慢审问,那王家父子二人,在长安城素有口碑,都是经商之人,如何会买通刺客来谋杀他,简直一派胡言。”

    杜荷转身,盯着对方。

    突然,他冷笑起来:“这位大人,我看你好面熟啊,哦,想起来了,原来你是王富贵的堂兄,王雄飞的侄儿,怪不得这么迫不及待站出来为他二人说话,你可真是大公无私啊。”

    那人脸一红,急忙退了回去。

    李二阴沉着脸说道:“杜荷,休要狡辩,你杀了王雄飞与王富贵,光天化日之下无辜杀人,已经是死罪,更别提你还杀了吐蕃王子贡颂赞布,可能会引发两国之间的战争,朕就是杀你十次,也不冤枉你。”

    杜荷说道:“陛下,我杜荷并非不讲理之人,凡事要讲究证据,事情如何,请陛下派人到王雄飞家中搜查一番,再到贡颂赞布的住所搜查一番,到时候,一切便清晰明了。”

    李二立即吩咐道:“来人,去王雄飞家中和贡颂赞布的住所搜查。”

    由李君羡和温步仁分别带人去搜查。

    不多时间,二人回到太极殿,带来了两个巨大的箱子。

    李君羡亲自禀报道:“启禀陛下,臣等在王雄飞家中发现大量王雄飞与吐蕃丞相那日不拉的书信,书信从三年前便有了,每隔一段时间,王雄飞便将我大唐的许多信息通过书信传递给那日不拉,那日不拉的书信中,许诺王雄飞将来成为吐蕃的*。同时,还找到了大量王富贵与贡颂赞布的勾结的证据,王富贵的房间中,有许多吐蕃出产的名贵物品,贡颂赞布的住所中,也发现了王富贵的书信和赠送的东西……”

    顿了顿,李君羡继续说道:“臣还带来了王家的管家,两名下人,还有王雄飞新娶过门的小妾,他们都对王雄飞通敌之事,略知一二。”

    李二脸色一变。

    “把这些书信,全部交给少府监,立即查验真伪。”

    “把证人带上殿来,朕要亲自询问。”

    不多时间,小鱼儿几人便上殿来。

    几人上殿,自始至终没看过杜荷一眼,反倒是战战兢兢地说出了王雄飞通敌*之事。

    几人一番陈述,王雄飞不只是通敌*,还打算让自己的儿子王富贵迎娶松赞干布的女儿。

    众人都感觉不可思议。

    尤其是长孙无忌,心中根本不相信,他与王雄飞私交甚好,从未发现这些端倪。

    可是,李二的怒火,已经不容人辩驳了。

    这时,只见少府监的人回来禀报:“启禀陛下,经过比对,那些书信,全部是真的,都出自王雄飞之手。”

    砰。

    李二一拍桌子。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长安城,竟有通敌*之人……来人,将王家全部处死。”

    杜荷一脸冷漠。

    种因得果,自古复如是。

    这一次,他绝不会手软。

    处理了这件事,李二又问道:“杜荷,此事,的确是王家该死,看在你年少的份上,朕便不再追究与你,但是,你不听朕的命令,杀了吐蕃王子贡颂赞布,意欲挑起两国战争,你该当何罪?”

    “臣,无罪。”杜荷说道。

    “你……”

    “陛下,”杜荷站在大殿中央,缓缓说道,“首先,那贡颂赞布,并非我杀的,这一点,侯君集大人可以作证。”

    王哼了一声:“一派胡言,现在满长安城都知道贡颂赞布是你杜荷杀的,怎么到了你这里,却不是你杀的了?”

    杜荷转身,看着王:“王司徒,此言差矣,满长安城都知道的事,未必是真的,就好比现在满长安城都知道王司徒你每日要喝下两罐童子尿,这件事是真的吗?”

    王瞪大眼睛,指着杜荷:“胡说,胡说八道,此事,断然是假的,流言,不可信。”

    杜荷冷笑道:“那怎么到我这里,流言就可信了呢。”

    “你,狡辩,伶牙俐齿!”

    “老匹夫休要口出狂言!”

    “你,杜荷,你小畜生……”

    “老杂毛!”

    “你……”

    “老畜生!”

    “……”

    “老不死的,你寿比千年王八,长得跟王八蛋似的,打扮得跟人妖差不多……”

    两人直接在大殿上对骂起来。

    众人全都别过脸去。

    这种事,也只有杜荷敢干了。

    “杜荷,你你你……”

    噗通。

    王一下就被气晕了过去。

    ……

    (十更,晚上再爆发一波。)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五章 对骂-大唐神级驸马txt网盘,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