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殿上,随着王的晕厥,顿时乱作一团。

    李二急忙吩咐御医,将王弄了下去。

    可是,此事却还没完。

    李二看着杜荷,头痛地说道:“杜荷啊杜荷,王司徒乃是大唐开国元老,你竟把他气晕过去,你意欲何为?”

    杜荷撇撇嘴:“什么元老不元老的,陛下,依我看,这人就是倚老卖老,一把年纪了不好好在家待着带孙子,非要跑到大殿上大呼小叫的,这可和我没关啊,不信你去找御医问问,王司徒他犯了高血压,不能激动,一激动就晕过去了。”

    什么是高血压?

    众人一脸懵逼。

    李二怒道:“你还狡辩,朕来问你,那贡颂赞布攻打家具厂,的确有错在先,但是他身份特殊,乃是吐蕃的王子,你杀了他,吐蕃说不定就要向我大唐开战,到时候,劳民伤财,你承担得起这样的结果吗?”

    杜荷摇摇头:“陛下,你又搞错了,我方才还说过,那贡颂赞布不是我杀的,是一个叫许正道的神箭手射杀,这件事,不信你问问侯大人和李将军,当时他二人在场。”

    杜荷突然有些感激许正道了。

    要不是那家伙突然出手,只怕自己现在会多了不少麻烦。

    李二又问道:“那贡颂赞布,是不是被你逼的离开院子的?”

    “是!”

    “贡颂赞布的尸体,是不是被你的人抢走了?”

    “没错!”

    杜荷都老实回答。

    李二点点头,冷笑道:“好,既然你承认,那便是了,若非你用什么大炮,将贡颂赞布炸出来,贡颂赞布为何会被人射杀,你让人将贡颂赞布的尸体抢走,又是想做什么?”

    “不不,陛下,话可不能这样说,贡颂赞布的死,和我没有一文钱的关系,那交货纯粹是自己作死而已……我一开始就没打算杀贡颂赞布,只不过他派人去攻打家具厂,给我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我当然要带人去问他讨一个说法,就这么简单,至于其他的,只能说是意外。”杜荷一口气说完,语气真诚无比。

    就连李二,都有些怀疑杜荷说的是不是真话。

    有了王的前车之鉴,文武大臣们,却是谁也不敢站出来和杜荷对骂了。

    李二又说道:“不管怎么说,贡颂赞布的死,和你有直接的关系。”

    “我认为没关系……”

    杜荷说完,补充说道:“陛下,请听我说完,那贡颂赞布顶着和谈的名义到了长安城,身边却有至少四十个死士,全都是武功高强之辈,而且这些人平时散布在长安城和城外,欺压良民,无恶不作,其实,我已经注意他很久。”

    杜荷转身,一甩袖子,高声朗诵起来。

    “起初,我看他们欺压百姓,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蓝田县子,我不是普通百姓。”

    “接着,我看他们欺辱长安商户,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的家具厂和书斋生意还没那么大。”

    “然后,他们仗着吐蕃王子的身份,开始羞辱大唐官员,我也没说话,因为,我虽是县子,却不是朝中官员!”

    “后来,他们勾结王家,意欲窃取我大唐机密,我选择了沉默,因为,那些机密于我而言没有任何价值。”

    众人都惊呆了。

    杜荷说的虽然是大白话,却富有节奏和感情,一瞬间就把大家的情绪调动起来。

    “直到最后,他们举起了弯刀,朝我气势汹汹地重来……我再也忍不住了,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留一条活路……我,我只想低调做人,发家致富,可是,他们不允许啊,他们想要我的人头,想霸占我的财产,而我,只想要讨一个说法……却那么那么难!”

    杜荷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

    杜荷走到魏徵面前,一把抓住魏徵的手,大声问道:“魏大人,你是咱们大唐最铁面无私的人,你来评评理,你说我该不该要一个说法?”

    魏徵被吓了一跳。

    急忙点点头:“有理,有理!”

    杜荷又转身,朝程咬金走去:“程伯伯,你说呢?”

    程咬金捋了捋胡须,大声道:“要换做我老程,早就两斧子劈了他。”

    杜荷又一把抓住房玄龄:“房大人,你说,我去找贡颂赞布讨一个说法,我有错吗?”

    房玄龄摇摇头:“没错没错……”

    杜荷转身,目光看向谁,谁都摇头说没错。

    李二差点就崩溃了。

    杜荷取得了十几个人的说法之后,转身,对李二说道:“陛下,你看,大家都觉得我的做法,合理合法,为何你就偏偏认定我做得不对呢?”

    啪。

    李二一拍桌子:“退朝,杜荷留下!”

    事态,已经超出了李二的控制。

    他再不宣布退朝,只怕这帮大臣就要被杜荷蛊惑得跪下来替杜荷求情了。

    众人全都急忙涌出大殿。

    李二挥挥手,让周围的宫女太监全部离开,然后亲自走下来,目光一眨不眨地盯着杜荷。

    杜荷与李二对视,丝毫不退让。

    李二半晌,才开口道:“杜荷,你又让朕多了解你几分,黑的被你说成白的,死的被你说成活的,还有什么是你这张嘴做不到的?”

    杜荷嘿嘿一笑:“曾经有个老道,对我说过,为什么牛在天上飞,因为我在地上吹,这是在夸我的口才好呢。”

    李二:“……”

    从未见过如此*之人!

    他盯着杜荷,冷声说道:“你可以欺瞒别人,却骗不了朕,什么讨一个说法,你当朕是傻子吗?以你的性格,别人瞪你一眼,那就能上去给他几耳光,那贡颂赞布攻打家具厂,你能轻易放过他?”

    杜荷摇摇头:“那不一样,我杜荷最爱好和平,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啊,无论你信不信,我就是去找贡颂赞布讲道理的。”

    反正人都死了,尸体也被吕布悄悄藏了起来,杜荷怎么说都死无对证。

    李二凑到杜荷面前,说道:“朕,不信。吐蕃与大唐的战争,在所难免,朕可以放过你,但是,你必须把大炮交出来。”

    当李二得到消息的时候,他就对这大炮心动了。

    看着李二贪婪的神情,杜荷说道:“陛下,大炮我可以给,但是,不能白给。”

    “说,你要什么条件?”

    杜荷:“我要留下许正道的性命!”

    “准了!”

    “我还要迎娶公主!”

    李二一愣:“媛姝本就是你的未婚妻,朕可以择吉日为你们举办婚礼。”

    杜荷摇摇头:“不,陛下,我还要迎娶长乐公主。”

    李二半晌说不出话来,最后咆哮道:“滚……”

    ……

    (十一更,感谢【总有刁民想害朕】【angld】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推荐票和月票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六章 演讲-大唐神级驸马txt全文免费,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