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太极殿外的赵阳等人,都能听见李二的那一个“滚”字,洪亮无比。

    随即,只见杜荷从里面跑出来,朝里面挥挥手:“陛下再见!”

    说完,转身一溜烟就跑了。

    赵阳急忙跑进去,只见李二站在大殿中央,气的胸口上下起伏。

    赵阳赶忙问道:“陛下,是否是蓝田县子又惹你生气了?”

    李二大怒道:“这个*,朕给他钱,给他地位,他倒好,竟然惦记着朕的两个女儿,真是其心可诛,其心可诛……朕只不过是要那大炮……不对,杜荷这个*!”

    李二发现,自己又被杜荷给忽悠了。

    这家伙看来是故意激怒自己,才乘机溜了的。

    李二又想摔东西了,无奈手边没有合适的,最后气得把赵阳脑袋上的帽子一把抓过来狠狠地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

    赵阳:“……”

    ……

    杜荷回到家具厂,刚到门口,却是被吓了一跳。

    只见家具厂的大门后面,黑压压的全是人头。

    整个家具厂和书斋的人,全都都集合到了门后。

    看见杜荷和吕布回来,大叫都高声欢呼起来。

    一时间,广场上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李媛姝和李丽质,还有杨昊等人,打开大门,亲自到门口来迎接杜荷。

    经过此次事件,大家才发现,杜荷便是这家具厂和斋的核心,只要有杜荷在,一切都能正常运转,一旦杜荷离开,大家就失去了主心骨。

    杨昊开心地跑过去,要去拥抱杜荷,却被杜荷躲开了:“滚,本少爷不和男人抱。”

    说着,他张开怀抱向前跑去,一下就将李媛姝和李丽质抱在怀里。

    这感觉,真好!

    杨昊挠挠头,一脸尴尬,然后把旁边的张度拉过来,两人抱在了一起。

    张度感觉身下有什么东西顶住自己,突然面色大变,然后就把杨昊揍了一顿。

    只见杜荷拉着李媛姝和李丽质的手,走到高台上,对着大喇叭宣布道:“今日,本少爷心情好,大家可以放假半天,不过,所有人,不得离开家具厂,谁敢违反,直接打出去。”

    “哇……”

    众人都欢呼起来。

    由于天热,很多人都去不远处的河中游泳去了。

    ……

    房间中。

    传出了李丽质和李媛姝的声音。

    “哇,杜荷,这个好大啊!”

    “姐姐,我也要玩……”

    “杜荷,你好厉害!”

    只见李媛姝和李丽质都玩疯了,两人手里,一人拿着一个泡泡枪,朝着杜荷咕噜咕噜地打出一连窜的泡泡。

    这两把泡泡枪,正是杜荷方才抽奖获得的。

    原本以为是没用的玩具,却没想到一拿出来,就让李媛姝和李丽质爱不释手,二人玩的不亦乐乎的。

    二人在房间中你追我赶的,好不热闹。

    杜荷看了,心想,李二这老小子暂时看来是不答应了,要不要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

    随即杜荷摇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抛了出去。

    本少爷泡妞,什么时候需要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

    要娶,就光明正大地娶,娶个轰轰烈烈,震惊天下才行。

    这时,张度出现在门口,喊道:“少爷,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

    杜荷顾不上李媛姝和李丽质,转身走出了房间,跟随张度来到会议室。

    进门,门口便挂着一块木牌,写着三个大字:会议室!

    杜荷走进来,便看见里面的长方形木桌周围,坐了几个人,最中间的位置,却是空置的。

    从中间开始,两侧依次是张俭,张度,程忆悦,张伟,杨昊。

    见到杜荷,大家全都站起身来。

    杜荷一抬手往下压,“坐!”

    众人坐下。

    杜荷来到桌前,坐下之后,才说道:“今日召集大家开会,乃是要宣布一件事,近几日,所有人,都要做好备战准备,尤其是家具厂和书斋,切不可掉以轻心,必须保证十二时辰有人护卫。”

    杨昊好奇地问道:“少爷,那王雄飞王富贵,还有吐蕃的王子,不是都死了吗?”

    杜荷说道:“正是因为这样,才需要加强戒备,王家与司空府有说不清的关系,而且王家在长安城盘踞多年,有许多东西,不得不防,虽说陛下已经抄了王家,砍了王家几十个脑袋,但谁也不敢保证有人会替王家出头。至于那贡颂赞布,千万别小瞧了吐蕃人,长安城中,少不得还有许多伪装的吐蕃人……”

    众人一听,神色都凝重起来。

    杜荷吩咐道:“张度,杨昊,听令。”

    “在!”

    “你二人,分别负责家具厂和书斋的生产,同时,负责家具厂和书斋的安全,要是出了岔子,我拿你二人去跟老袁做大炮!”杜荷说道。

    二人急忙答应一声,却都有些心惊胆战。

    近日,那铁匠铺中,时常发生爆炸,被派过去辅助老袁制造大炮的人,有几个兄弟都被炸伤了。

    谁也不愿去跟袁天罡混。

    杜荷又说道:“张俭,忆悦,张伟。”

    “在!”

    杜荷吩咐道:“你三人,负责统领毒牙,到长安城,暗中进行一次清洗,重点是王家的余孽,还有吐蕃人,只要是吐蕃人,都给我杀了,一个不留。”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杜荷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

    吐蕃人的性格,杜荷多少还是清楚的。

    这帮家伙从西北贫瘠之地而来,心底却是对中原人十分鄙夷,认为茹毛饮血的生活才是高尚的,中原人都是卑贱的。

    几人立即答应下来。

    “还有,”杜荷补充道,“当日陛下一怒之下砍了王家几十口,只怕事后会反应过来,你们,找个机会,去把王家的大院和贡颂赞布之前居住的地方,给我放火烧了吧,也好断了陛下追查的念想。”

    “是!”

    傍晚时分,家具厂陆陆续续有几十人悄悄离开。

    这些人一离开家具厂,便消失在官道上。

    入夜,一场血腥的清洗,便开始了。

    一夜过去,长安城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许多人,可惜,暂时无人发觉。

    毒牙的战士们,就像是一枚枚毒牙,只要盯上谁,那就是死战。

    这帮家伙,跟蝗虫过路一般,悍不畏死。

    短短几日,人们恍然发现,身边的吐蕃人,竟然不断减少。

    原本在东西二市,还有不少做生意的吐蕃人,几天下来,竟然都关门了。

    平时被这些吐蕃人欺负过的人,少不得要拍手称快一番。

    ……

    (十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七章 清洗计划,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