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

    杨昊单独找到杜荷,面色苦恼地说道:“少爷,要不,把那许正道赶走吧!”

    “哦?为何?”杜荷好奇地问道。

    许正道此人,箭术超神,轻功出众,而且为人光明磊落,就是脑子有时候不太好使,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杜荷才有意拉拢对方。

    他当日将许正道送到家具厂,便是想等风头过去,让这家伙发挥大作用。

    别的不说,就那一手箭术,就可以为家具厂培养许多的神箭手出来。

    哪知道还没几天呢,杨昊就有意见了。

    杨昊面露苦色,说道:“少爷,你是不知道,那小子整日就是喝酒,喝完酒要嚷嚷着要找女子,简直就是个酒鬼,这样的人,真不知道留在家具厂有什么用。”

    “哈哈……”杜荷闻言,大笑道,“此人性格怪异,放浪形骸,却是难得的高手,日后你便知道了,走,本少爷去看看。”

    杜荷带着杨昊,来到工人们的宿舍旁。

    这里有一个单独的小院子,便是许正道的住所。

    推开院门,杜荷走进院子。

    一抬头,便看见许正道斜躺在屋顶上,手里端着一个葫芦,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口中感慨道:“几日不让爷出门,那长安城的姑娘们还不得寂寞死啊。”

    杜荷闻言,笑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许正道,你不就是想,喝醉烈的酒,睡最漂亮的女子吗?”

    许正道听了,神情一怔。

    唰。

    他从屋顶上跳下来,欣喜地说道:“没错,哈哈,你说的没错,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女子,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哈哈哈,我喜欢!”

    旁边杨昊听了想打人。

    却见杜荷挥挥手,让杨昊离开。

    等杨昊离开之后,杜荷才走到院子中的石桌旁坐下。

    许正道也拿着自己的酒葫芦走了过来,看着杜荷,说道:“你什么时候才放我走?在你这破地方,快把我闷死了。”

    杜荷笑道:“你的命,现在是我的,若非我出手,只怕你现在已经被陛下杀了泄愤了。”

    “我不怕死!”

    “怕死的人都会说自己不怕死!”

    “我没说自己怕死!”

    “我说过,怕死的人不会说自己怕死。”

    “那我说自己怕死行了吧?”

    杜荷摊摊手:“你看,你都说自己怕死了。”

    许正道喝的晕乎乎的,听到这里,一下就崩溃了,嘭嘭地用自己的脑门砸在桌上,“你个*……有本事咱俩来打一架,射箭也行。”

    杜荷摇摇头:“你箭术再高明又如何,还是没有我的大炮离开。”

    “比轻功!”

    “轻功再高,也逃不出皇帝陛下的手掌心,除了我,没人能救你。”

    “……啊……”

    许正道陷入了疯狂状态,疯狂吼叫起来。

    “不让我碰女人,我宁愿去死。”许正道咬牙切齿地说道,盯着杜荷,仿佛随时要冲上来跟杜荷拼命。

    杜荷微微一笑:“你告诉我你的来历,我便满足你的要求。”

    “我的来历……喝,”许正道脸上,突然露出凄然的笑容,“我说我是白衣神箭的徒孙,你信吗?”

    杜荷心中一动。

    “莫非,你说的,是白衣神箭王伯当?”

    “没错,我*的*,便是王伯当,我的一身本领,便是我师祖传下来的,我也想凭借这一身武艺闯出一片天来,可是,我*告诉我,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大唐的天下,我师祖当年跟随李密,与李唐为敌,若是我暴露了我的身份,很多人恐怕会将我杀而后快……”

    许正道用一种无奈的心情,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杜荷心情沉重地点点头:“你师祖当年也是瓦岗寨好汉之一,只是选错了道路,胜者为王败者寇,自古如是,你也不必太介怀。”

    只见许正道突然抬起头来,期待地看着杜荷:“你方才说我要说出我的身份,你便让我碰女人,是真的吗?”

    杜荷:“……”

    这家伙除了喝酒,美女,难道就没有其他的了吗?

    他一度无语。

    半晌,杜荷一拍桌子:“吕布!”

    吕布从外面冲了进来。

    “少爷!”

    “准备一下,去长安城,带上这家伙。”杜荷指了指一脸饥渴的许正道。

    杜荷心道,要是再不治治这家伙,估计这货见到一头老母猪都能扑上去。

    许正道一听,顿时欣喜,大叫起来:“哈哈哈,小娘子们,我来了……”

    吕布过来,一把将他拎起来,扔到外面的马车上。

    不多时间,杜荷一行人便来到了长安城平康坊的得月楼。

    此刻正是晌午,得月楼却是还没有正式开始做生意。

    不过听说杜荷到来,那老鸨便亲自出来迎接。

    “哎呀,杜公子,可是有好久没见到你了,里边请,姑娘们还在梳洗打扮呢,你稍等片刻,一会儿啊,随你挑选便是。”老鸨搔首弄姿地说道。

    杜荷看了看旁边的许正道,只见后者眼睛放光地看着老鸨,仿佛随时要冲上去一般。

    他急忙吩咐道:“也别梳洗打扮了,给本少爷来十个厉害点的姑娘。”

    “这……”

    老鸨刚露出为难的申请,杜荷便拿出一锭银子。

    老鸨顿时转变神色,大叫道:“哈哈,没问题,杜公子,里边请。”

    到了房间,不一会儿,老鸨就带着十个打扮好的女子进来。

    许正道眼睛瞪大,一副猴急的样子。

    杜荷说道:“这是我兄弟,许正道,你们,今天就负责把他伺候好了,到时候,本少爷重重有赏。”

    老鸨听了,吃惊地说道:“杜公子,这么多姑娘,怕把你这位兄弟害死了啊。”

    不等杜荷说话,就听许正道大声说道:“无妨,过把瘾死了也成。”

    随即,杜荷带着吕布走到外面,让老鸨弄来一张桌子,点了一些点心,便守在了屋子门口。

    不多时间,只见许正道啪的打开门,脸色苍白地说道:“大哥,你快把我弄走吧,我不行了。”

    杜荷摇摇头:“哎,真男人不能说不行,吕布。”

    吕布点点头,抓起许正道就往里面走去。

    不多时间,又看见许正道出现,这回他是扶着门框走出来的,“大哥,我真不行了,我要回家,我要喝酒……”

    杜荷摇摇头:“吕布!”

    吕布上前,像抓小鸡一样地把许正道又抓了回去。

    ……

    (十三更,明日一早继续,感谢兄弟们的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八章 过把瘾就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