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房间内发出阵阵惨叫声。

    不一会儿,许正道是爬着出来的。

    后面跟着一堆神色哀怨的女子。

    许正道说道:“大哥,带我走,把我带走,从今后我给你做牛做马……”

    杜荷说道:“正道,这样可不行啊,你不是要喝最烈酒的美酒,睡最美的女子吗?还说什么过把瘾就死,我现在就给你机会啊!”

    “大哥,别……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碰女人了!”

    杜荷摇摇头,微笑着,挥挥手。

    不等吕布动手,那几个疯狂的女子就把许正道拖了回去。

    “不要,不要,大哥,我错了……”

    许正道的惨叫声又开始了。

    远远听了,简直不要太悲催。

    一桌子的点心,杜荷也没动了几块,听到许正道的惨叫声,他便没胃口了。

    于是把吕布叫过来,一转眼,一桌子的点心就没了。

    杜荷早就习以为常了。

    吕布这家伙,堪称是一个大胃王。

    这时,正好有两个女子从走廊上穿过。

    两人丫鬟模样打扮,杜荷心道,谁家纨绔这么嚣张,还带着府上的丫鬟来这里潇洒?

    却见那两个小丫头盯着杜荷看了几眼,然后急匆匆就跑了。

    杜荷摸了摸脸,问道:“吕布,我脸上有花吗?”

    吕布认真地看了看,摇摇头:“少爷,没有花,有一粒眼屎。”

    杜荷:“……滚蛋!”

    ……

    只见两个小丫头急匆匆跑进了得月楼后面僻静的院子中,推开房门,便高声说道:“小姐,小姐,杜荷来了!”

    一个穿着金色白裙的女子,**着脚,从房间内奔出来,欣喜地问道:“他来了吗?他在哪?”

    这女子十七八岁,生的十分标志,一张脸蛋光滑如脂,此刻却是神态焦急,焦急中还带着几分妩媚和欢喜。

    一个小丫头嘻嘻一笑,说道:“小姐,你看把你急的,他就在前面,你说奇不奇怪,别人到了得月楼,都要找几个女子陪同,可他倒好,身边就一个长得凶狠的男人陪他……”

    女子说道:“你们懂什么,杜公子情趣高雅,岂是一般粗俗之人,小萍,你去邀请杜公子到小院子里坐坐吧。”

    小萍立即转身去邀请杜荷。

    不多时间,杜荷就拿着一把扇子,好奇地走进了院子。

    进了大门,就看见院子中间有一座假山。

    山上出水!

    山下流水!

    杜荷看那假山有两人多高,水却是从上方流淌下来,不由得好奇。

    难道这时代就有抽水泵了?

    他顿时来了兴趣。

    然后不等前面带路的小萍反应过来,杜荷就扔掉扇子,蹭蹭蹭爬山了假山。

    小萍都傻眼了,急忙呼喊起来:“杜公子,上面危险……”

    杜荷摆摆手:“没事,本少爷随便看看!”

    他爬到上面一看,才发现,那假山后面,竟然有又跟手臂粗的竹子,竹子中心被打通,一股拇指粗细的水从其中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再看那竹子,却是斜着向上,搭在了后方的屋顶上。

    “这特么就是后世的水管啊,的确巧妙,很巧妙……”

    再看那房顶上,竟然有至少二十个风车,排成了两排,五颜六色的,呼啦啦地转动,远远看去,跟流动彩虹似的。

    然后他又看见院子角落里有一口井,井边有一根粗大的柱子。

    一头驴围绕柱子缓缓走着,拉着柱子上的一个转盘旋转起来,那转盘下面有一个凹槽,凹槽中间便是绳子,绳子绕了几圈,挂到井口上方支架上的一个轮子上,然后进了井中。

    随着那头毛驴的行走,轮子被带动起来,绳子一点点被提起来。

    随后,便看见一桶水缓缓上升,桶口升高到一人多高,撞在那支架上的一块木条上。

    卡塔一下。

    一个钩子从上面放下,勾住了木桶的底部,往上一拉,桶中的水便全部倒进了下面的一口大缸之中。

    又听砰的一声。

    毛驴旁边的转盘哗啦啦转动起来,再看时,那木桶已经掉进了井中。

    杜荷都看呆了。

    这竟然是一个全自动的机械装置?

    设计得非常巧妙。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杜公子,为何会到假山上玩耍?”

    这声音软绵绵的,听起来就让人产生幻想。

    杜荷急忙回头,只见一个**着脚的女子,身穿金丝白裙,站在下方盯着自己的*。

    杜荷赶紧转身,想下来。

    哪知道,脚下一滑。

    “哎哟我去……”

    杜荷踩空了,跳下来之后,一脚踩在假山下方的水池边缘,却是战力不外,朝那女子倒去。

    噗通。

    杜荷一下就把对方按在了地上,姿势极其不雅。

    旁边的两个小丫头都吃惊得捂住了嘴巴。

    再看那女子,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清醒过来时,唰的一下,脸蛋变得通红,跟两朵火烧云似的。

    杜荷哧溜一下爬起来,拍拍衣服,低头一看,顿时笑了:“原来是你!”

    女子嗔怪地看了杜荷一眼:“杜公子,你把我撞倒了,难道都不知道拉我一把吗?”

    “哦……”

    杜荷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将对方拉起来。

    旁边的两个小丫头见了,赶紧溜出了院子。

    眼前的人,正是之前杜荷与秦怀玉、程处默、尉迟宝琳来得月楼那次,被他吓得掉进湖中的女子。

    当时杜荷为了保护自己的衣服,于是用一根竹竿把她拉了上来。

    殊不知,再次见面,还是这般尴尬。

    杜荷只感觉手心里都是汗,于是在自己的衣角处擦了擦。

    女子见了,柳眉一皱,语气哀伤地说道:“杜公子,难道奴家的手就这般脏吗?”

    那幽怨的小眼神,别提多撩人了。

    杜荷顿时反应过来,无比尴尬地说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初次见面,难免有些紧张,请教姑娘芳名。”

    女子说道:“小女墨亦菲。”

    杜荷好奇地问道:“不知姑娘请在下到来,有何要事啊?”

    这女子的确漂亮,气质出众,一颦一动,都堪称大家。

    不过,杜荷也只是出于欣赏而已,要说谈人生谈理想,他是没有想法的。

    没有感情的睡觉是没有灵魂的。

    墨亦菲有些害羞地说道:“上次见面,杜公子留下两句残诗,近来小女子日夜拜读,对杜公子的才华,倾慕不已,今日听闻杜公子到得月楼,便斗胆请你到小院一坐,若是杜公子能将那首诗补全,那再好不过。”

    ……

    (一更,不止是一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大哥我错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