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挠挠头:“墨姑娘,实在抱歉,我怎么不记得了?”

    “杜公子是贵人多忘事,请公子到亭子中稍坐片刻!”墨亦菲掩嘴笑道。

    墨亦菲将杜荷引到旁边的亭子中坐下来,只见亭子里的桌上,摆放着几张纸,纸上是画了一半的山水图。

    墨亦菲转身回到自己的屋子,不多时间,便拿出来一张纸,递到杜荷身前。

    杜荷一看,只见纸上写了两句:

    举头望明月;

    **满街跑。

    “哈哈,”杜荷有些惭愧地说道,“当日随手一写,确实有些粗鄙,却是让墨姑娘见笑了。”

    墨亦菲摇摇头:“看得出来,这是一首诗的残句,今日,还请杜公子赏脸,将这首诗补全,赠与小女子如何?”

    “那有何难?”

    杜荷笑了笑,拿起毛笔,便在纸上写了起来。

    等他写完之后,墨迹未干,墨亦菲就迫不及待地拿起,轻声念了起来:“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短短几句,竟然蕴含着这般哀愁,杜公子真是了不得的才子,不愧为长安第一才子!”

    墨亦菲抬头,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杜荷。

    然后,便听她说道:“这样说来,最近流行于长安城的那首诗,想必也是出自杜公子之手了?”

    杜荷问道:“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首?”

    “当然是那首……”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一对狗男女,脱个精光光……”

    “杜公子大才!”

    杜荷顿时汗颜。

    这是他当初教孔颖达的小孙子孔阿牛的,没想到,现在的小孩这么不靠谱,竟然给透露出来了,还流传的这般广。

    看着墨亦菲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杜荷有些不知所措。

    他急忙指着院子中的假山,还有那全自动打水的机械装置,好奇地问道:“这院子中的物件,设计得倒是十分别致,不知是何方高人所为啊?”

    墨亦菲摇摇头:“哪有什么高人啊,这院子里的,一件件,都是小女子无聊时找人做的,听说杜公子不但诗才过人,而且还是发明大家,不如今日指点指点小女子如何?”

    说完,她期待地看着杜荷。

    杜荷本想仔细研究一番的,可突然想到许正道还在外面,顿时面色一变:“改日,改日吧,本少爷还有要事,墨姑娘再见!”

    说完,杜荷急匆匆转身就往外跑。

    墨亦菲站在原地,气恼地跺跺脚:“这个呆子,难道还不明白小女子的心意吗?真是恼人……”

    旁边的两个小丫头跑上前来,问道:“小姐,你和杜公子……”

    “哼,那个*,长安城都说他贪财好色,可是,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进了这么半天,竟然没有半点表示,难道,本小姐真的这么丑吗?”墨亦菲不由得摸了摸自己漂亮的小脸蛋。

    小萍说道:“说不定啊,杜公子心里,只有汝南公主呢。”

    “哼,本小姐哪里比不上公主了……”

    墨亦菲走上前,拿起几张纸,将上面的山水画扔掉,下面几张,竟然画的全部是杜荷的模样。

    ……

    杜荷急匆匆赶到门口。

    才发现,吕布竟然又叫了一桌子点心,在那优哉游哉地吃着。

    杜荷一把抓住他,问道:“你怎么还在吃,怎么又叫了一桌?”

    吕布摇摇头,口中咀嚼着食物,口齿不清地说道:“少爷,不是一桌,这是我吃的第五桌了。”

    “……”

    杜荷问道:“许正道呢?”

    吕布指了指里面:“方才爬出来五次,都被我弄回去了。”

    “我靠,要死人啊……”

    杜荷赶紧踹开门,进去一看,都傻眼了。

    许正道竟然躺在地板上,赤条条的。

    十个女子全都站在一旁,哀怨得不行。

    杜荷赶紧上前,探了探鼻息,还好,只是晕过去了。

    杜荷拿出两个钱袋子,说道:“干得不错,这是你们的赏钱。”

    众女子拿到赏钱,开心得不得了,然后按照杜荷的吩咐,赶紧给许正道穿上衣服。

    随后,吕布扛着许正道,跟着杜荷离开。

    ……

    皇宫。

    太极殿。

    赵阳匆匆进御书房,禀报道:“陛下,司空大人又来了,在外面都等了半个时辰了。”

    李二放下毛笔,揉揉太阳穴,说道:“让他进来吧。”

    不多时间,长孙无忌便进了御书房。

    噗通。

    长孙无忌一见李二,就噗通跪下。

    “陛下,请陛下为王家做主,臣近几日派人手到处查证,发现王雄飞与王富贵,从未与吐蕃人接触过,至于那往来书信,确实有蹊跷啊。”长孙无忌说道,“说不定,是杜荷栽赃陷害,请陛下明察。”

    李二急忙将长孙无忌扶起来,说道:“辅机,朕明白你的心情,只是,王家通敌*之事,乃是朕亲自下令,王家也已经满门抄斩,王富贵通敌之事,证据确凿,此事,不好处置啊。”

    顿了顿,李二说道:“不过,既然你说有蹊跷,那朕便派人去贡颂赞布的住所,还有王家,再搜集证据,若此事真的是杜荷栽赃陷害,朕,决不轻饶他。”

    “多谢陛下!”

    “来人,速速去查验。”李二一挥手。

    赵阳急忙去安排人。

    暗卫们便倾巢出动。

    约莫一个时辰后,温步仁亲自到御书房。

    只见他神色仓皇,一见到李二,便开口说道:“陛下,近日天气干燥,王家,还有贡颂赞布之前居住的院子,突然起火,一把大火,全部烧的干干净净,臣赶到之时,已经什么都没了……”

    李二和长孙无忌都是一愣。

    天底下,有这么巧合之事吗?

    长孙无忌一把揪住温步仁,大声喝问道:“是不是杜荷做的,肯定是他干的?”

    温步仁摇摇头:“长孙大人,连日来,这两地都有禁军把守,别说杜荷,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放火之事,我看未必是杜荷做的。”

    李二一拍桌子:“两处地方同时着火,还烧的干干净净,天底下,会有这般巧合之事,哼,此事,不是杜荷做的是什么,杜荷这个*……”

    一想到杜荷的所为,李二就感到头疼。

    关键是,他心心念念的大炮,杜荷竟然还没送来。

    李二把赵阳喊过来,咬咬牙说道:“去通知杜荷,十五日时间就快到了,他为国子监印刷的5000册书迟迟不见动静,若是不能按时完成,朕定要治他的罪。”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百九十章 杜荷这*-大唐神级驸马女主角几个,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