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墨亦菲的样子,倒不是在开玩笑。

    杜荷淡淡地笑道:“时常听人提起,说起墨家机关术有多么厉害,可在我看来,狗屁都不是。”

    墨亦菲闻言,一张漂亮的脸蛋突然展露出怒色。

    “你……你怎么能如此贬低墨家机关术,墨家传承千年,底蕴无穷,又岂是你想的那样?”墨亦菲激动得站起身来,气鼓鼓地说道。

    就连旁边的小丫鬟,也不服气地瞪着杜荷。

    杜荷拿出扇子,轻轻扇了扇,不以为意地说道:“自以为是,墨姑娘,看来你也是墨家的拥泵者啊,那你倒是告诉我,墨家到底有什么厉害的?”

    “墨家,最厉害的,当然是机关术啊,就说你打造的旋转木椅,在墨家机关术面前,都只是雕虫小技……”墨亦菲争锋相对,丝毫不客气。

    “哈哈哈……”

    杜荷突然大笑起来:“雕虫小技?墨姑娘,你可真能说啊,那墨家为何不早点造出来赚钱呢,不瞒你说,我发明旋转木椅到现在,不过三个多月,却是赚了快百万钱了,这么大的生意,墨家为何不染指呢,你别告诉我,墨家对钱不感兴趣,那可真是高风亮节啊。”

    “这……这,当然不是……”墨亦菲一时语塞。

    杜荷继续打击道:“世人都说墨家机关术天下无双,可是又有几人见过墨家机关术,又有几人真正学过墨家机关术,传说罢了,吹牛害死人啊,为什么牛在天上飞,都是你们在地上吹啊,倒是吹得一手好牛笔……”

    “你……你怎能口出狂言呢,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墨家人?”墨亦菲瞪大眼睛。

    杜荷看了墨亦菲的胸前一眼,很伟大,他笑道:“怪不得,无脑,无脑矣,你叫墨亦菲,还处处替墨家机关术辩护,我要是还不清楚你的来历,你当我是傻子吗?墨姑娘,我劝你,还是别打我那麻将机的主意了,本少爷脑中的东西,是你墨家再追一千年也追不上的。”

    自打墨亦菲知道他造麻将机的消息,杜荷心中便有些隐隐不安。

    美女又如何,美女就能随意窥探别人的**了吗?

    墨亦菲不服气地说道:“杜公子,你别不信,我墨家机关术,真的很厉害的,外人不知道,那是因为,墨家机关术传内不传外,外人根本不知道而已,而且有许多厉害的东西,根本不能拿出来,会吓坏别人的!”

    杜荷仿佛听到什么笑话,说道:“这还真是危言耸听了,不管什么技术,如果不能造福于人类,不能推动社会的发展进步,那还不如无,什么传内不传外,不过是故步自封,自娱自乐罢了,世世代代守着几个见不得人的玩意儿,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别的不说,就本少爷手中的东西,就足以吊打你墨家机关术……”

    说着,杜荷从怀中拿出一只抽奖获得的尖叫鸡。

    然后凑到墨亦菲面前,使劲一捏。

    “咯……”

    “咯……”

    墨亦菲吓得花容失色。

    杜荷恶趣味地一笑:“这只鸡,就送给你吧。墨姑娘,你可拿去好好把玩把玩,看看墨家机关术能不能造一只这样的鸡罢?”

    说完,杜荷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等杜荷离开,墨亦菲拿起那只尖叫鸡,仔细研究起来。

    半晌,她才发现,这只鸡能发声,原理并不复杂,跟吹口哨差不多,但是做工却是她从未见过的,尤其是那逼真的形象和奇怪的材质,一时间勾起了墨亦菲极大的兴趣。

    “小姐,咱们该怎么办?”小萍问道。

    墨亦菲拿起尖叫鸡,狠狠地捏了捏:“这个自大狂魔,真是气死本小姐了,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咱们好不容易到了长安,还放下身段住在得月楼,目的没有达到,本小姐如何能回去,走。”

    “干嘛去啊,小姐!”

    “去找杜荷。”

    走出客厅,墨亦菲打听了一下杜荷住的地方,便径直到了杜荷的院子门口,才发现院子内空荡荡的,杜荷根本不在。

    小萍说道:“小姐,咱们回去吧!”

    “不,”墨亦菲摇摇头,“我就不回去,除非找到杜荷,杜荷,杜荷一定是在躲着我,他不想见我,我就在这等,等到他肯定见我为止。”

    说着,墨亦菲便在门口的台阶上坐起来。

    当当当。

    午饭的*响起。

    当当当。

    下午做工的*又响起。

    日头偏西。

    夕阳西下。

    墨亦菲便坐在门口,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却依然咬牙坚持。

    直到天黑。

    “小姐,我们回去吧,杜公子肯定是不见咱们的!”

    “我不……”

    墨亦菲说话时,已经变得有气无力了。

    ……

    直到亥时一刻,杜荷才从实验室出来。

    在实验室弄了一天,依然还是没将麻将机容易卡死的问题解决,整个人晕乎乎的,顺便去食堂吃了点东西之后,只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地往回走。

    走到院子门口,杜荷突然妈呀大叫了一声。

    他方才只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仔细瞪眼睛一看,竟然是一个披长发的女鬼,心脏吓得猛地跳动起来。

    旁边的吕布一步跨上前,突然喊道:“少爷,是两个人!”

    杜荷揉了揉眼睛,正是墨亦菲和她的小丫鬟小萍。

    墨亦菲饿的有气无力的,看着杜荷,突然笑了:“杜荷,你终于肯见我了……”

    杜荷破口大骂:“靠,神经病啊,快,把她送过去。”

    吕布懵逼道:“送到哪儿少爷?”

    “当然是食堂啊,难道还能送去本少爷的床上不成?”杜荷没好气地说道。

    等把墨亦菲二人安顿下来,月亮都偏西了。

    杜荷心想,这特么不是神经病吗?

    第二日一早,杜荷便去找到墨亦菲,他决定,把这个疯女人赶紧送走,时间长了,不知道能弄出什么破事呢。

    来到墨亦菲的房间门口,杜荷也没犹豫,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啊……”

    半晌,房间内突然发出女子的尖叫声。

    杜荷屁滚尿流地跑了出来。

    杜荷挠挠头,尴尬地道:“我特么,这都日上三竿了,还在睡懒觉!”

    然后又嘀咕道:“没想到,这墨姑娘和本少爷一样,都习惯裸睡啊,裸睡好,裸睡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

    (二连发,)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零九章 自大狂魔-大唐 咸鱼驸马爷长孙,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