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杜荷什么都看到了。

    但是他不会告诉别人,墨亦菲的身材很好,很棒。

    好半天,才看见梳妆打扮完毕的墨亦菲从屋内走出来。

    “墨姑娘,早啊,太阳很好,天气很好,你也……很好!”杜荷尴尬而不失礼貌地打招呼。

    墨亦菲只是点点头。

    “杜公子,听说你的食堂,早餐很别致,可否带小女子去尝尝?”半晌,墨亦菲才羞涩地说道。

    杜荷点点头:“也好!”

    他本来是打算来将墨亦菲撵走的,但发生了刚才的事,难免心虚,于是便答应下来。

    今日的早餐,不过是杜荷改良的白米粥和鸡蛋而已。墨亦菲却吃的津津有味的,杜荷甚至怀疑,这妞以前没吃过鸡蛋。

    吃完早餐,墨亦菲又提出想去看看家具厂的流水生产线。

    杜荷才发现,他对墨亦菲除了名字外一无所知。

    但这妞似乎对他的家具厂,无比熟悉,就跟内部人员一样。

    杜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突然有些好奇,这妞到底知道多少秘密了,于是他点点头:“好,我便带你去瞧瞧。”

    说完,杜荷便带着墨亦菲到了家具厂的流水车间开始参观起来。

    反正关键的秘密都在箱子里藏着,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什么来,杜荷丝毫不担心这妞是来窃取秘密的。

    让杜荷吃惊的是,到了流水线周围,墨亦菲竟然很专业地观察起来,问出的问题,却都是十分专业的。

    过了不多时间,就听墨亦菲说道:“这水力锯虽然力大无穷,但力度不好控制吧,不如我们墨家的水力锯实用。”

    “还有,这运送零件的装置,虽然省力,不过,应该很容易出现故障吧?”

    杜荷一下就懵了。

    我曹,这妞有点料啊。

    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流水生产线的两个大问题。

    杜荷脱口而出,问道:“有解决办法吗?”

    墨亦菲站在原地,思索道:“其实,可以这样来改进……”

    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杜荷竟然忍不住点头。

    虽然,墨亦菲的思维方式,还是比较老套的,但却是最实用的。

    而这,恰巧是杜荷不具备的,杜荷的思维,本来就超出了千年,对很多细节的地方,根本不会有墨亦菲这样的思维方式。

    杜荷急忙把张度叫过来,“把她说的,都记下来,立马准备改进。”

    张度果真拿着笔,开始唰唰地写起来。

    墨亦菲看了杜荷一眼,倒也不藏私,把自己的想法,全部都说了出来。

    最后,这妞一共提出了五条很实用的改进意见。

    杜荷立即对她刮目相看起来。

    这样一来,杜荷却是更不好意思赶走墨亦菲了。

    这时,只见墨亦菲突然转身,目光灼灼地盯着杜荷:“杜公子,我知道你瞧不起女子,也瞧不起墨家机关术,你的确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但是,请你给我一次机会,我想替你解决麻将机的难题,你看如何?”

    杜荷想了想:“你如何确信你能解决?”

    墨亦菲噗嗤一笑:“看来,杜公子还是不相信我咯。”

    杜荷突然点头,说道:“好,就让你试试,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你要是做不成,便自行离开,可否?”

    “可以!”墨亦菲自信地点点头。

    “张度,带墨姑娘去实验室。”杜荷吩咐道。

    张度立即将墨亦菲带着离开,不一会儿,折回来,疑惑地说道:“少爷,这墨姑娘来历不明,要是被她知道咱们麻将机的秘密,透露出去,如何是好?”

    杜荷面无表情地说道:“让忆悦跟着她,吃饭,睡觉,上茅厕都不离开半步,但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接杀了便是,那麻将机,尽管放手让她去研究,哪怕她三天之后不成功,本少爷也不会轻易让她离开,至少要等咱们的麻将机推广开来再说,想占本少爷的便宜,她还嫩了点。”

    “明白!”

    不多时间,程忆悦便出现,问道:“是要杀了那个小贱妇吗?”

    杜荷:“……”

    张度急忙解释道:“不是杀人,是监视。”

    “哦,太没意思了。杜荷,什么时候可以杀人啊,好几天没杀人了,感觉手痒痒啊。”程忆悦期待地说道。

    杜荷想了想:“快了快了,听说吐蕃的使臣已经到兰州了。”

    “哦,到时候记得告诉我,我再去杀几个吐蕃的使臣。”程忆悦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

    杜荷摸了摸下巴,有些奇怪地说道:“照这样下去,这妞会不会发展成一个女魔头啊!”

    随后,杜荷回到自己的房间,让人去把张俭找来。

    张俭见到杜荷,恭敬地说道:“少爷,最近是否有新任务?”

    杜荷笑道:“别紧张,一个小任务而已,这是目标,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把所有消息给我带回来。还有,家具厂有叛徒,我想知道,是谁把我造麻将机的事情传出去的。”

    “明白!”

    张俭立正答应道,摊开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三个字:墨亦菲。

    ……

    皇宫。

    东内苑。

    传来李渊不满的声音。

    “还有谁?还有谁想打麻将的……”

    “来来来,谁来陪老夫玩几把?”

    可惜,无人应答。

    远远地有人看见李渊,都全部跑了。

    原来,这段时间李渊痴迷于打麻将,麻将技术飞涨,现在,放眼整个皇宫,已经鲜无敌手了。

    如今,就连温步仁等人见到李渊,都要远远避开,否则被李渊拖到麻将桌上,少则几千钱,多则好几万,反正都要输给这老头的。

    李渊站在湖边,感慨道:“无敌,是多么寂寞啊!”

    旁边的李恪突然说道:“皇爷爷,现在大家都在说,放眼整个大唐,现如今你就是最厉害的啦,要说打麻将,谁也不是你的对手!”

    李渊一开始还有些得意大笑,笑着笑着突然就笑不出来了,摇摇头说道:“不,还有一个人。”

    “谁啊?”

    “杜荷!”

    “啊!”李恪吃惊得张大了嘴巴,“杜荷只是发明了麻将而已,听说他整日忙着赚钱,根本没怎么打麻将,这样的人,怎么会是皇爷爷你的对手呢?”

    李渊捋了捋刚长出来没多少的胡须:“不,你不能以常理来推测杜荷,那个小*,根本不是常人,你没听大家都叫他魔王吗?”

    ……

    (三连发,)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章 无敌是多么寂寞-大唐:咸鱼驸马爷长孙秋,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