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咔嚓。

    一时间,电闪雷鸣。

    大雨倾盆。

    在这样糟糕的夜晚,连狗都不叫了。

    大唐家具厂不远处的河岸边。

    却是点着火把,五六个人围拢,人群中央,有两个三十左右岁的汉子,满身泥水,脸上写满了绝望。

    周围的汉子,左手举着火把,右手提着铮亮的长刀。

    带头的,正是毒牙的张伟。

    张伟咆哮道:“王八蛋,跑啊,怎么不跑了,真当老子们是吃素的!”

    被围着的二人,正是家具厂的两个工匠,二人乃是亲兄弟,分别是黄大牛和黄二牛。

    黄大牛匍匐在地上,嚎啕大哭道:“我们错了,张伟兄弟,我们知错了,我们不该出卖少爷,求求你饶了我们吧,我们兄弟二人都是逃荒来的,家里还有孩子要养活啊……”

    张伟冷笑道:“你还知道你是逃荒来的灾民啊,要不是少爷给你口饭吃,你就是路边的一条野狗,没想到,你们竟然出卖少爷!”

    正是黄大牛和黄二牛将杜荷打造麻将机的消息透露给墨亦菲的。

    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化,其实,有大把的男人,没钱也坏。

    黄大牛和黄二牛在家具厂做工,每个月赚了不少钱,便隔三差五去得月楼潇洒潇洒,一来二去,便被墨亦菲的人盯上了,二人便被售卖,时常向得月楼传递消息。

    “少爷来了!”

    突然,有人高喊一声。

    咔嚓。

    一道粗壮的闪电,如大蛇一般蜿蜒出现在空中。

    众人回头,一辆马车停下。

    吕布高大的身影率先跳下来。

    哗。

    一把巨大的黑伞被撑开,大家才看见杜荷掀开帘子走了下来。

    杜荷脚上,是一双大家从未见过的靴子,看材质,应该是皮质的。正是杜荷抽奖获得的雨靴。

    啪。

    啪。

    杜荷踩着雨水,朝这边走来。

    毒牙的人们全都警惕地盯着周围,身体站得笔直。

    那个年轻的男子,甚至可以称为少年,便是名震长安的大魔王,一夜血洗王家与吐蕃人,永宁门口砍了王雄飞与王富贵的脑袋,当着禁军的面,一炮将吐蕃王子贡颂赞布轰出来,以自己为诱饵设计护国寺,将王家和吐蕃的残余力量一网打尽……

    他的传说,永远是人们追捧的热点。

    咔嚓。

    又是一道闪电出现。

    大家都看见杜荷一脸阴郁,眼神中透着杀机。

    张伟急忙上前,躬身道:“少爷!”

    其余人全部行礼:“少爷!”

    杜荷微微点点头,目光落到黄大牛和黄二牛身上:“你二人,很好,做的很好。本少爷对你们,都要刮目相看。”

    黄大牛和黄二牛兄弟二人急忙跪倒在地上,一阵求饶。

    张伟问道:“少爷,二人嘴巴硬的很,什么都不说,如何处置?”

    “杀了,丢到山中喂狼……不必丢到山中,就交给保安队,喂养看门的两头狼吧。”杜荷摆摆手,面无表情地说道。

    黄大牛和黄二牛对视一眼。

    “少爷,我说,我都说,我什么都说,求求你别杀我啊……”

    “我也是,少爷,我把我们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杜荷冷冷地说道:“机会只有一次!”

    黄大牛忙不迭地点头:“少爷,我说,我什么……”

    咻咻咻。

    暴雨中,突然出现几道细微的声音。

    吕布一步跨上前,挡在了杜荷身前。

    噗嗤。

    噗嗤。

    黄大牛和黄二牛突然浑身一怔,瘫倒在地,口中冒着黑色的鲜血。

    再看时,二人脑门上出现一根细细的银针。

    片刻,二人便没有了呼吸。

    杜荷面色一冷。

    吕布朝黑暗中一眼看去,怒道:“死……”

    周围的毒牙兄弟们,哗啦一下,全部围拢在杜荷身边。

    吕布说道:“我已经看到他了,少爷,我去杀了他。”

    杜荷摇摇头:“不必,你追不上他。”

    吕布虽然战力过人,力大无穷,可轻功却是一般,比许正道都差了一些。

    而那刺客,出手迅速,一击得手随即远遁,轻功出奇的好。

    杜荷看着无边的雨幕,冷笑道:“越来越有意思了,墨亦菲,哼,墨家人,这是向本少爷示威吗?很好,好久没遇到有趣的对手了。”

    这暗中的敌人,却是激起了杜荷的斗志。

    他看了看地上的黄大牛和黄二牛:“找个地方埋了,给他的家人送去一些钱。回家具厂!”

    “护送少爷回家具厂!”

    留下两个毒牙的兄弟处理现场,其他人全部跟随马车奔跑起来,将杜荷护送回家具厂。

    到了家具厂,张俭急匆匆赶了过来。

    “少爷,你没事吧?”张俭胆战心惊地问道。

    杜荷摇摇头:“无碍,本少爷交代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张俭面露难色,摇头道:“少爷,所有的线索,全部断了,那得月楼的老鸨,想必是知道墨亦菲的来历的,可今日我带人去得月楼时,才发现,那老鸨服毒自杀了,周围与墨姑娘有过接触的人,要么凭空消失,要么都死了。”

    张俭说着,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这段时间,他带着毒牙,在长安城急速扩张,大杀四方,鲜有对手。

    可这突然出现的一股敌人,竟是让他吃了这么大的亏。

    尤其是张俭听说有人杀了黄大牛和黄二牛,当时杜荷就在现场,他更是后怕不已。

    杜荷站起身来,面色阴寒地说道:“把毒牙的兄弟,抽一半回来,护卫家具厂的周全,其他人,全部蛰伏到长安城,不要轻举妄动。告诉忆悦,必须看住墨亦菲,只要那小妞在本少爷手上,我倒要看看,那些王八蛋还敢做什么……”

    张俭抬起头来,问道:“少爷,如果墨姑娘有问题,当如何?是不是直接杀了?”

    “哼,直接杀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到时候,本少爷有一百种方法让她跪在我面前叫爸爸!”杜荷说道。

    “嘿嘿……”

    张俭突然猥琐地笑了起来。

    砰。

    杜荷踹了一脚:“都特么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笑,赶紧去照我说的做。”

    “是,爸爸……啊不,少爷!”

    “滚……”

    杜荷差点被这家伙气的*。

    当夜,家具厂在悄然无息中,便加强了守卫力量。

    第二日,杜荷亲自下令,所有家具厂的工人,一周内不得出门。

    ……

    (四连发,)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一章 跪下叫爸爸-大唐咸鱼驸马爷笔趣阁,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