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

    秋福客栈。

    这客栈从外面看,并未有什么不同。

    但里面,却是没有任何住店吃饭的客人。

    偶尔有人会到店里来询问是否有客房,却都被门口的小二用客房已满的借口打发走了。

    夜深人静。

    店门敞开。

    一道黑影突然从外面一闪,便出现在大堂之中。

    那正在桌子旁打盹的店小二一惊,抬头一看,立即点点头,然后迅速上前将客栈大门关上。

    “少爷就在里面!”店小二说道。

    黑衣人迅速朝后院而去。

    来到后院,只见一个身着青衫的青年,手拿折扇,站在桃花树下。

    “少爷,失败了,咱们派去的人,一个都没回来,谁也没想到,杜荷竟然在家具厂的后门,埋下了伏兵。”黑衣人气馁地说道。

    啪。

    青年闻言,眼中突然出现愤怒之色,用手中的折扇,狠狠地敲了桃树一下,说道:“杜荷,哼,看来,我小瞧了他,我原以为,他只是一个见钱眼开的纨绔公子,没想到,竟有如此神机妙算的本领,害我折损了这么多人手,真是岂有此理!”

    黑衣人急忙说道:“少爷,咱们万万不可大意,那杜荷诡计多端,不易对付啊,连王雄飞和吐蕃的王子贡颂赞布都被他杀了,咱们怕是要小心行事才对。”

    青年突然问道:“柯守,你能悄悄潜入家具厂,利用咱们的暗夜飞针,杀了杜荷吗?”

    黑衣人摇摇头:“少爷,杜荷身边那个高手太厉害,五百步之内,他就能发现我,那天夜里要不是借着大雨的掩护,我也未必能杀了黄大牛和黄二牛,要想刺杀杜荷,十分困难。”

    一想到那个高大的汉子,柯守心中都有些心惊。

    青年冷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集结咱们所有的力量,把咱们的装备全部带上,明日子时,强攻家具厂,杀了杜荷,将小妹带走。”

    “是!”

    ……

    一大早。

    杜荷就被砰砰砰的敲门声吵醒。

    “靠,谁啊,不想活了……”

    杜荷揉了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心中带着火气地把门打开。

    只见许正道站在门口。

    杜荷刚想骂人。

    就听许正道大喊道:“爸爸,给我点伏特加吧!”

    杜荷一愣:“我尼玛,你谁让你叫爸爸的?”

    许正道指了指外面,说道:“张则成教我的,他说昨晚墨姑娘跪在你面前叫你爸爸,就有奶喝,我七尺男儿,当然不能跪,不过你给我伏特加,我叫你爸爸是没问题的。”

    杜荷:“……你的*,超出了我的底线。”

    “嘿嘿嘿,伏特加呢,爸爸……”许正道嘿嘿笑着。

    这厮也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意思,但要是能有酒喝,叫大爷都成。

    杜荷没好气地转身,拿出空瓶子,说道:“全大唐,不,全世界就这么一瓶,现在都没了。”

    许正道拿过去,急忙拧开瓶盖,恋恋不舍地舔了舔瓶口,遗憾道:“我的伏特加啊……”

    只听许正道说道:“自从喝了这伏特加,再喝其他的酒,那真是索然无味啊,看来,我这喝酒的爱好,只怕又没了!”

    “戒酒,岂不正好!”杜荷笑道。

    原本,许正道嗜酒如命,每日都要喝的烂醉如泥的。

    可自从喝了伏特加之后,再去喝其他的酒,就跟喝白开水没有区别。

    短短几日过去,竟然不再喝酒了。

    那句“喝最烈的酒,睡最美的女人”却是再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杜荷拍拍他的肩膀:“好酒,暂时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不过,你特么喝了本少爷的一瓶伏特加,现在,也该是干活的时候了吧?”

    许正道眼睛一亮:“只要还有伏特加,你就是把我阉了都没问题!”

    “你那玩意儿,还是留着喂狗吧,本少爷不感兴趣……说正事,我有样东西,你先看看。”

    杜荷转身,拿出两根银针大小的铁针,递给许正道。

    杜荷介绍道:“这是那天夜里,在灞河边刺客使用的武器,据吕布推测,当时刺客距离我们,足有百步距离,刺客当时射出的便是这两枚铁针,当场杀死了黄大牛和黄二牛,铁针正中二人的眉心,相当精准,你能做到吗?”

    许正道把铁针拿在手里,仔细把玩,观察,还伸舌头舔了舔,露出凝重之色,说道:“这铁针如此小,只怕不能做到立即毙命吧?”

    杜荷点点头:“不错,因为铁针上有剧毒,不消片刻,就能让人毒发身亡。”

    许正道闻言,突然面色大变,唰的将铁针扔掉,开始捏着脖子想要呕吐:“你……你为何不早说。我还不想死啊!”

    杜荷见状,哈哈大笑起来:“许正道啊许正道,没想到你也有怕死的时候,铁针上的剧毒,我早已让药王前辈去除了,不会死人!”

    许正道这才放下心来,心有余悸地说道:“嗨,我就说,咱二人过命的交情,你是不会害我的,哈哈……”

    杜荷点点头:“当然,只是,昨日吕布为了试试铁针是否还有毒性,也舔过这铁针。”

    许正道:“……”

    好半天,许正道才抬起头来,说道:“杜荷,我早晚要被你玩死!”

    “滚,我对你没兴趣,说正事!”

    许正道这才正色道:“这铁针,想必是借助某种工具发射的,寻常人,根本没这个力量,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精准。”

    “你见过这种暗器吗?”杜荷问道。

    许正道摇摇头:“我行走江湖多年,却是从未见过这样的暗器。”

    就在这时,张俭急匆匆从外面赶来,见到杜荷,便焦急地说道:“少爷,有消息了。”

    杜荷一挥手:“会议室说。”

    说着,几人匆匆来到会议室。

    落座之后,张俭说道:“这几日,我将留在长安城的毒牙兄弟们全部派了出去,依然一无所获,直到今日,九公子派人送信,说近日有一批人悄悄混入了长安城,身上都带着奇怪的家伙。”

    “消息准确吗?”杜荷问道。

    张俭肯定地说道:“少爷,属下当然不能相信九公子的话,于是派人暗中查探,果然发现了一个叫求福客栈的地方,有不少端倪,几次想派人进去打探,却是被人堵在了外面。”

    啪。

    许正道一拍桌子:“杀进去啊!”

    杜荷和张俭都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许正道。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的*超出了我的底线-大唐逍遥驸马爷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