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

    御史张超亲自进宫,参了杜荷一本。

    “陛下,邑县伯仗着自己有炸药包在手,隔三差五就在长安城爆炸,搞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请陛下为了护卫百姓安全,重重处罚杜荷,从今往后,禁止杜荷再制造炸药。”张超大义凛然地说道。

    李二闻言,抬起头来:“此事,朕知道了。”

    说完,就没有下文了。

    张超眼巴巴地看着李二:“陛下……”

    李二挥挥手:“拉出去,打十大板。”

    “啊……陛下,臣何罪之有,臣何罪之有啊……”

    张超哭喊着,还是一脸懵逼地被拉下去打了一顿。

    等张超离开,李二才问旁边的李君羡:“朗季,这张超,朕记得是张士贵的亲属吧?”

    李君羡点点头:“没错,陛下,张超乃是张将军的堂弟。”

    李二点点头:“哼,真是辱没了张士贵的名头。”

    李二面前的桌上,放置着的正是已经被损坏的两台暗夜铁针。

    李君羡说道:“陛下,臣已找工匠确认过,这便是慕容家的暗夜铁针。”

    啪。

    李二一巴掌拍在桌上:“慕容家,墨家,又露面了吗?当初,朕攻打王世充,礼贤下士请墨家的人出山相助,那帮老顽固说什么也不肯,还骂大唐江山得来不正……哼,这帮该杀的家伙,竟敢将暗夜铁针带到长安来,是以为朕忘记当初的事情了吗?”

    看见李二大怒,李君羡突然说道:“陛下息怒,墨家,这次看来是惹恼杜荷了,也算他们倒霉,竟然招惹了大魔王。”

    “哈哈哈……好,不错,杜荷这小子,朕倒要看看,墨家的机关术,遇上杜荷的发明,孰胜孰负!”

    一想到杜荷层出不穷的鬼点子,李二心情大好。

    ……

    回到家具厂,杜荷直接让张度开始挑选工人生产麻将机。

    然后他就带着两台完好无损的暗夜铁针去房间研究去了。

    三天之后。

    一共十台麻将机,50副麻将,被运到长安城开始售卖。

    两天过去,却是一台也没有卖出去,哪怕李丽质已经提前让人去宣传了,可惜,还是无人问津。

    李丽质气的跑到杜荷面前,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这帮人,都是猪脑子吗?这么先进的东西,为何就没人买呢?”

    杜荷揉了揉太阳穴,说道:“定价一万钱一台,却是高了些,不过,一台都没卖出去,还是有些夸张了,看来,太过先进的事物,人们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啊。算了吧,把十台麻将机撤回来,腾个空房子,给工人们娱乐用算了,到时候再送一台给太上皇他老人家去。”

    赔本的生意,杜荷可不干。

    既然麻将机和麻将都赚不到钱,那就及时止损便是。

    哪知道,李丽质摇摇头:“不,我就不信,一定能卖出去的,你一定有办法,你一定要想想办法,那可是十台麻将机啊,卖出去,那就是十万钱,要是卖不出去,咱们家具厂可就亏大了。”

    杜荷无奈地笑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帮我当全世界最伟大的推销员啦?”

    李丽质一把抓住杜荷的胳膊:“你帮不帮我?”

    杜荷摇摇头。

    李丽质凑到杜荷耳边,说道:“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告诉父皇,你把姐姐带到你房间过夜,还天天对我做那种事。”

    唰。

    杜荷吓得往后一大跳:“你别这么吓人好不好,我杜荷可是老实人,什么叫那种事,不就是打麻将吗?说的那么玄乎干嘛?”

    “哼,反正我不管,杜荷,你必须帮我!”李丽质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说道。

    杜荷心想,这件事要是让李二知道,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他急忙说道:“一言为定!”

    “好!嘻嘻!”

    李丽质开心地说道:“说吧,要怎么做?”

    杜荷想了想,突然说道:“第一步,造势。”

    “怎么造?”

    “过来……”

    等李丽质凑过来,杜荷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一通。

    李丽质眼睛一亮,主动亲了杜荷一下:“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次日一早。

    一队人马便出了家具厂的大门。

    领头的正是杜荷。

    杜荷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身着青色短打,肩上是青色披风,迎风摇摆着。

    后方,一辆明*的马车,李丽质端坐中央,信心满满。

    她喊道:“杜荷,上来坐坐啊?”

    杜荷回头:“做做?还是不了!”

    再后方,便是十多人的队伍,还有七八辆马车,全都装了满当当的货物。

    不多时间,车队就进了长安城东门,来到东市附近。

    杜荷选了一个人流量超大的十字路口,选择一块开阔地,便让工人们开始搭建台子。

    距离他上一次在长安城搭台子,已经过去三个月,当日是在翠微楼门口搭建售书的抽奖台,狠狠地打了长孙冲的脸。

    如今,杜荷却是为推广麻将而来。

    没多大会儿功夫,就见巡城的武侯赶到,要将工人们赶走。

    杜荷一听,急忙冲出来:“谁特么这么大胆,敢阻拦本少爷做生意?”

    那巡城街使一看,赶紧屁颠屁颠跑过来:“哎哟,邑县伯,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下官知错,下官知错。”

    这街使正是洪忠。

    杜荷哈哈一笑:“洪街使,让你为难了,今日出门,也没带什么好礼,正好有麻将一副送给你,带回去玩玩也不错。”

    洪忠道了声谢,将麻将接过,心中却是嘀咕,往日这杜荷大方无比,今日怎么只给这么一副烂兮兮的麻将呢。

    不过,这是正四品上的县伯赏赐之物,他就算不喜欢,也不敢表露出来。

    黄昏时分,台子便搭建好了。

    隔老远,就看见台子正上方有几个大字:长安第一届麻将争霸赛。

    这奇怪的布置,不知所云的招牌,顿时吸引了众多人的围观。

    一时间,台子周围堵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

    少说也有好几千人。

    可惜,半天不见人出来,看着空荡荡的台子,有些人都快按捺不住了。

    杜荷见火候差不多了,便挥挥手,招呼左右道:“都给本少爷打起精神来,古有商鞅城门口徙木立信,今有本少爷东市举办麻将比赛,可别给我搞砸了。”

    张度好奇地说道:“少爷,这也不押韵啊!”

    杜荷踹了张度一脚:“就你碧事儿多!”

    ……

    (一更,感谢【喜怒哀】【**悔*】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月票和推荐票!)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一十七章 徙木立信-大唐逍遥驸马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