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的早朝之上。

    御史张超,联合陈叔达、高士廉等人,联名上参杜荷。

    太极殿上,张超慷慨激昂地说道:“陛下,半月不到,长安城因打麻将暴毙之人,已达8人之多,近日来,人心惶惶,但凡玩过麻将之人,都担心自己会暴毙,惶惶不可终日,长此以往,只怕会出大乱子啊,臣等请陛下速速下令,查封长安城所有麻将馆及家具厂,将麻将这等妖邪之物,永封才是。”

    “臣等附议!”

    一时间,竟有十几个大臣表示赞同。

    程咬金跳起来,大骂道:“放狗屁,都特娘的放狗屁,你们也不想想,太上皇玩麻将都多久了,为何不见出事啊?”

    众人面色大变。

    李二脸一下就黑了:“程知节,你想死吗?”

    程咬金挠挠头:“陛下,臣不是在诅咒太上皇,只是实事求是而已。”

    李二冷声说道:“此事,尚未调查清楚,断不可下结论,韦挺。”

    “臣在。”

    “朕命你迅速组织大理寺,调查此案。”

    半月内,就因为玩麻将死了八个人,此事确实不是小事,李二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然后,又听李二吩咐道:“来人,去家具厂将杜荷捉拿归案,等案子查清楚再说,若是那麻将真有问题,朕决不轻饶他。”

    “是!”

    “陛下圣明!”

    朝臣们的反应各一,杜如晦、程咬金等人都满脸担忧,而张超等人,却是满心欢喜。

    ……

    此次奉命捉拿杜荷的,乃是暗卫的一名统领张友举。

    张友举手下有十二人,全都是武艺高强之辈,平素主要负责捉拿各类贪官要犯。

    张友举集结好人马之后,心中却是有些忐忑。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上次去家具厂被拦在门外的情形,当时,那两头狼距离自己,不到三尺的距离,而那个剑术诡秘莫测的女子,似乎真的会随时杀人一般,回来之后,他好几日都睡不着觉。

    如今,又要去捉拿杜荷。

    张友举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有些坑。

    他急匆匆转身,进了一个大厅,隔老远,就看见温步仁的身影。

    张友举上前,恭敬地说道:“温先生,陛下有令,让暗卫去捉拿邑县伯杜荷,只是杜荷身边有个武艺高强的护卫,还请温先生亲自出马,与我等一同去将杜荷捉拿回来……”

    温步仁低头看着手中的一把木剑,问道:“你说什么?”

    “请温先生与我等一同去捉拿杜荷?”

    啪嗒。

    温步仁手中的木剑一下掉落在地上,只见他眉头紧锁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大叫道:“不好,不好,作业吃坏了肚子,哎哟,疼死我了,我先走一步……”

    说着,温步仁一溜烟跑了。

    张友举:“……”

    无奈,张友举又去找李君羡。

    进门之后,张友举问道:“李将军,请问你有空吗?”

    李君羡说道:“原来是你啊,今日正好有空,有事吗?”

    张友举说明了来意。

    李君羡挠挠耳朵:“你方才说什么?”

    张友举重复道:“恳请李将军与我等去捉拿杜荷。”

    “不是,上一句。”李君羡摆摆手。

    “李将军,请问你有空吗?”

    李君羡站起身来,握着宝刀,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没空,忙着呢,还要去检阅部队!”

    说着,李君羡急匆匆出了大门。

    张友举一下就傻眼了。

    温步仁和李君羡,可都是他的上司啊。

    可现在,二人对此事,竟然不管不问。

    最后,张友举只得头皮发麻地带着手下十二个人火速赶往家具厂。

    ……

    家具厂。

    杜荷正躺在院子里的旋转木椅上晒太阳。

    张度急匆匆跑来。

    “少爷,不好了,皇宫来人,要要要……”张度上气不接下气地开口,却是被杜荷打断。

    杜荷抬起头来,好奇地问道:“切克闹?”

    张度一愣,摇摇头:“少爷,不是,是要捉拿你。”

    杜荷淡然地笑道:“来的是李君羡?”

    “不是!”

    “是温步仁?”

    “也不是!”

    “莫非,侯君集尚书亲自出马了?”

    张度再次摇摇头:“都不是,少爷,是一个叫张友举的统领。”

    “哦……那你慌慌张张地干嘛,一个小统领而已,别理他,让他一边呆着去。”

    说完,杜荷闭上眼睛,将扇子盖在脑袋上,继续睡觉。

    张度想了想,转身来到家具厂门口,看见张友举,说道:“张统领,对不住,我家少爷不在。”

    “那你方才磨蹭这么半天,才告诉我不在?”张友举有些恼了。

    张度本来有些怂的,想到杜荷刚才的表现:“张统领,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把门打开,我们进去搜。”

    “不可能,我们这家具厂,高手众多,张统领要进来,只怕到时候直着进来,横着出去啊。”张度咬咬牙,瞬间也变得牛叉起来。

    张友举一抬头,只见门后的几个护卫,虎视眈眈的,似乎随时要上来干架一般。

    他叹息一声:“好,那我就在这等,邑县伯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什么时候走。”

    说着,几人便在门口坐了起来。

    着一坐,就是一下午的时间。

    当当当。

    家具厂的晚餐*响起。

    只见工人们陆续走出车间,飞奔向食堂。

    食堂内的饭菜香味,飘散出来。

    而门后的几个护卫,也开始轮流去吃饭。

    张友举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里那叫一个委屈。

    旁边有人说道:“大人,咱们杀进去,将杜荷抓走不就好了?”

    啪。

    张友举回头,就给了那小子的后脑勺一巴掌:“你牛,你牛你去啊,那是杜荷,邑县伯,杜相之子,还是未来的驸马,你去抓一个试试,再说,你进得去吗?那吐蕃人够厉害吧,墨家人够厉害吧,最后还不是被杜荷一锅端了……”

    “可是,杜荷这是抗旨啊。”

    “抗旨?哼,我才发现,我才是那个蠢货,谁知道陛下怎么想的,李将军和温先生都避之不及,只怕,这件事没有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说着话,却见门后来了一群人。

    张友举突然发现,为首的正是杜荷。

    栅栏门打开,杜荷笑眯眯地走出来:“兄弟们,辛苦了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敢接话。

    张友举急忙起身,说道:“见过邑县伯,我等奉陛下旨意……”

    话没说完,就被杜荷挥挥手打断了:“不是说了,我不在吗?”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二章 可怜的暗卫-大唐开局就是驸马爷的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