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有个*医生抓住战俘之后,就用来做实验。

    其中有个著名的实验,将战俘吊起来,蒙住眼睛,随便在战俘身上划拉一下,没有出现任何伤口,在旁边竖起一根水管滴答滴答地滴水,告诉战俘,这就是他的血液在滴落,战俘们先是恐慌,然后大吼大叫,不出五个时辰,大部分战俘都会因为惊恐而死。

    杜荷使用的便是这种方法,只不过他直接给刺客放血,而不是用水滴代替。

    人对已知的东西心存恐惧,但也不是无法接受,但未知的东西,却能把人带向恐惧的深渊。

    刺客被放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杜荷蹲下身,一把揪住刺客的头发,冷声道:“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机会,只有一次。”

    “我说,我说,”刺客神志已陷入混乱之中,忙不迭地喊起来,“我是被人指使的,方才下毒的人就是我,之前死的那六个人,也是我下的毒。”

    砰。

    杜荷猛地站起来,一脚揣在对方脑袋上。

    只听他咆哮道:“你特么有病是不是,你该死……你有种,冲本少爷来啊,你去毒杀那些无辜的百姓做什么?他们有家庭,有子女,就这样被你无辜地毒杀了……”

    砰砰砰。

    说着,杜荷难忍心中怒火,冲上去对着刺客的脑袋就一阵猛踹。

    张俭等人见事不对,赶紧将杜荷拉回来。

    杜荷高声说道:“说,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

    刺客躺在地上,口中呼呼地喘气,露出疯狂的笑容:“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其他的,我不知道。”

    这家伙被杜荷踹了一通,反倒是豁出去了。

    杜荷怒道:“张俭,去查,查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他的身份给本少爷查出来,本少爷要杀他全家,男女老幼,一个别放过,直接拉出来点天灯,像这等王八蛋,死不足惜……”

    刺客一听,面色大变,突然喊道:“慢着,我说,是御史张超,是张超找我的,是他要我这么做的。”

    “张超?”杜荷神色一冷,“此人与我之前毫无恩怨,为何要加害于我?”

    “把此人交给大理寺,让韦挺亲自接手。”杜荷摆摆手。

    麻将案子由大理寺亲自接管,先前暴毙的八人尸体也全部运送到大理寺,韦挺虽然和杜荷不对付,但是为人忠正,杜荷还是比较信任对方的。

    随后,杜荷吩咐道:“张俭,去把张超给本少爷查清楚。”

    连夜,毒牙便行动起来。

    这个建立只有几个月,略显稚嫩的情报机构,第一次对大唐官员开展调查,尽管有许多纰漏之处,但在这个时代,各种手段已经堪称完美,不到两个时辰,张超的所有资料,便全部出现在杜荷面前,包括昨夜张超与小妾在房间里玩了几次,都记录得十分清楚。

    姓名:张超。

    职业:御史(言官),从四品。

    家族关系:左羽林卫将军张士贵之堂弟。

    与杜荷恩怨:张超暗中在长安城开设了印刷铺子,专门为朝廷和皇家印刷书籍,使用的便是雕版印刷术,大唐书斋成立之后,对张超的生意打击巨大,张超曾派人上门要求合作,想拿到活字印刷术,几次未成,而后,大唐书斋开始自己造纸,纸张便宜不说,质量也属上乘,对张超的生意再一次造成打击。

    啪。

    杜荷将一叠厚厚的纸张猛地砸在桌上。

    “果然,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啊,没想到,堂堂的御史,也会狗急跳墙……”杜荷冰冷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张俭说道:“少爷,要不要将这些情报,送到大理寺。”

    杜荷摇摇头:“你傻啊,送出去不就代表暴露毒牙的存在了吗?不过,可以暗中辅助大理寺查办一下,要是韦挺连这点事都办不好,那他还当什么大理寺卿,直接去吃屎吧……”

    “回家具厂!”杜荷一挥手。

    ……

    皇宫,已是三更时分。

    李二揉揉脑袋,问道:“朕派人去带杜荷到宫中问话,为何迟迟不见动静啊。”

    赵阳急忙说道:“陛下,张统领已经带人去家具厂了,传回三次消息,说邑县伯不在家具厂。”

    “哼,不在家具厂,他能飞了不成?告诉张友举,明日一早,他要是不能把杜荷带回来,朕决不饶恕他。”李二哼哼道。

    ……

    杜荷匆匆赶回到家具厂,回房间睡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被吕布敲门叫醒了。

    吕布说道:“少爷,天明了。”

    杜荷艰难地爬起来,说道:“给本少爷打水,洗漱。”

    吕布毛手毛脚地为杜荷准备好。

    这家伙打架是一把好手,但要论这些活,却是做的不够好,给杜荷打来的水,竟是井里的冷水,刷牙的牙刷上,直接挤了半罐牙膏上去,看上去跟个大冰激凌似的。

    杜荷无奈地说道:“看来,还是要找几个贴身丫鬟才行啊。”

    穿越过来,杜荷一直习惯自己动手,主要是他的秘密太多,不想有人接近自己。

    可现在看来,也有不方便的时候。

    吕布在一旁插了一嘴:“少爷,不如让两位公主来服侍你吧?”

    杜荷突然转身,瞪大眼睛看着吕布,大笑道:“好,哈哈哈,好,你这个想法……很不错。”

    自古以来,谁能让两位公主服侍?

    杜荷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

    洗漱完毕,杜荷换了一身衣服,披上蓝色的披风,骑上青鬃马,带着十几个护卫,缓缓离开家具厂,朝长安城而去,这阵仗,比国公出门还要威风,但凡远远有人看见,都会急忙躲开。

    至于张友举等人,名义上是来捉拿杜荷的,现在却都老老实实地跟在杜荷的队伍后面,大气都不敢出。

    一个个暗卫心道,妈的,这暗卫做的也太憋屈了,还不如家具厂的护卫呢。

    长安城,朝阳初升,霞光万道。

    咚咚……

    当当……

    钟楼、鼓楼的的钟鼓之声,汇成一片,响彻全城。

    各坊的坊门陆续打开,赶早朝的,出远门的,做生意的,是第一批出门的人。

    新的一天开始了。

    皇城门口,守城官大喊一声:“开城门!”

    吱嘎嘎。

    沉重的大门在八个壮汉的齐心协力之下,从两侧打开,上朝的文武大臣们鱼贯涌入城门,朝太极殿赶去。

    ……

    (一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五章 *-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爷房遗爱,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