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殿。

    早朝正式开始。

    张超等人率先站出来*杜荷。

    “杜荷身为邑县伯,有负皇恩,甘做一名低贱商人,其发明的麻将,害人不浅不说,半月以来,导致八人暴毙,听闻昨夜又有四人暴毙,陛下,若再不处置此事,只怕将大失民心啊……”张超慷慨激昂地站在众人面前说道。

    很多人都以为,张超如此激烈,是要与右相杜如晦对上。

    其实,这货只是想通过此种方式,打击杜荷手下的生意,为自己牟利,至于是否会被右相惦记上,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李二问道:“杜荷何在?”

    赵阳赶紧站出来:“陛下,邑县伯一早就到了,见早朝未开始,就去东内苑找太上皇去了。”

    众人心道,杜荷这小子,这还没当上驸马呢,就把皇宫当自己家了?

    李二无奈道:“让他速速上殿,朕有话要问他。”

    两个小太监匆忙去东内苑宣杜荷。

    不多时间,杜荷便来到太极殿。

    众人一见杜荷,顿时都是一惊。

    只见杜荷身着盛装,还戴着披风上殿,打扮整齐,神色严肃,俨然不似以往嘻嘻哈哈的模样。

    杜荷上前,说道:“臣,杜荷,见过陛下。”

    李二说道:“杜荷,如今,大臣们上本*与你,控诉有三,其一,你身为邑县伯,不思为民谋利,却甘愿做一名商人,与民争利,有损朝廷仪度,其二,你发明麻将,娱乐民众,使百姓不务正业,扰乱民心,其三,半月不到,因打麻将暴毙八人,此事,你又如何解释?”

    杜荷微微一笑:“臣敢问,是何人*?”

    张超立即站出来,信心满满地说道:“邑县伯,*你的,正是本官。本官身为御史,便是为我大唐官场正风纪,树清风,如今,你身为正四品的邑县伯,却做出重重劣迹,*你,有何不可?”

    杜荷笑道:“当然可以,你*我,我虽然不喜,却也不能阻止,就像你在大殿上放屁,虽然大家讨厌,却也阻止不了你一样。”

    “你……”

    张超顿时气的胡子都翘起来。

    众人都憋笑。

    和杜荷吵架,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放眼满朝文武,和杜荷对骂过的不在少数,比如孔颖达,直接被气的*,王,被气晕了想自杀……反正杜荷吵架就没输过,就连魏徵,现如今看见杜荷都不会再开口了。

    不等张超反应过来,杜荷便说道:“首先说第一个问题,张大人你好牛笔啊,什么叫沦为低贱的商人?俗话说,市民共商,三教九流,哪怕是下九流,一流戏子,二流推,三流王八,四流龟,五剃头,六擦背,七娼,八盗,九吹灰,也不过男盗女娼之流才算低贱吧?寻常百姓,做点生意养家糊口,沦为商人,如何就低贱了?”

    “士农工商,社稷之根本,商人好歹也是与士农工并列,为何就低贱了,商人吃你家大米饭了吗?”

    杜荷滔滔不绝,把张超问的是吹鼻子瞪眼的。

    张超气鼓鼓地一甩袖子:“昔者,商君有言:国之所以兴者也,农战也。若其境内之民,皆事商贾,为技艺,避农战,如此亡国不远矣。商人逐利,损害的是百姓利益,长此以往,民不聊生,百姓流离失所,如何能使民安定?”

    杜荷冷笑道:“张大人果然是读书人,商君的话记得如此清楚,令人佩服。照你这么说,为商便是有百害而无一利了?”

    “没错!”张超十分肯定,还以为自己把杜荷吓到了。

    “敢问张大人,若没有大唐家具厂,旋转木椅从何而来?”

    “张大人,没有大唐书斋,国子监急需的5000册书本,又如何在十二日内完成?”

    “还有,没有我杜荷这个商人,陛下急需要的《杜荷谈幸福》,共计万册,又如何能在半月之内印刷完成?”

    杜荷连珠炮似的将问题抛出来。

    “这……”

    张超一时语塞。

    杜荷又补了一刀:“张大人,你口口声声说,商人逐利,危害社稷,为何你要暗中做生意呢,想必大家还不知道吧,城西有两个庄子,此前负责为朝廷和皇家印刷书本,供应纸张,名叫郑记,便是张大人的产业,每年也能赚个上百万钱呢,敢问张大人,这笔钱你是否拿出来救济灾民了?”

    张超顿时骇然。

    这件事,他做的极为隐蔽,就是他的堂哥张士贵,也未曾知道。

    竟然被杜荷知道了。

    “你……杜荷,你胡说!”张超指着杜荷,大叫道。

    众人立即交头接耳起来。

    朝臣们做点生意,其实并不为过,像程咬金、秦琼名下,都有许多的产业,长孙家更不必说。

    但张超这一派,从来都是排斥商业的。

    现在,嘴上说着商人低贱,暗中却悄悄进行商业活动,就让人有些想不透了。

    众人都朝张超投去鄙视的眼神。

    杜荷笑着说道:“张大人千年腊月二十二悄悄娶了一个小妾,生的那叫一个貌美如花,这小妾,名叫郑九妹,郑九妹有一个哥哥,名叫郑世机,郑世机便是这郑记的掌柜,此事,想必大家都还不知道吧?”

    哗?

    此话一出,众人都大惊。

    很多人都害怕地看着杜荷。

    敢情杜荷这小子把人家家底都查了一遍,连这等隐蔽的事情都给查出来了。

    “商人是否低贱,为商是否会危害社稷,答案不言自明了。”

    说着,杜荷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下面,我们来说说第二个问题,张大人说我娱乐百姓,惑乱人心,真是一派胡言,胡说八道,堪称放屁。”

    “你……你怎能骂人呢?”张超怒道。

    杜荷冷笑道:“骂人?我还想问候你祖宗呢。”

    这帮人讲究风度形象,杜荷可没有偶像包袱,想骂就骂,想草就草。

    只听杜荷说道:“诸位可知道,几个月来,无数的灾民涌入长安城,这些人大多是老实之辈,整日靠官府的赈济活着,但时间长了,难免无所事事之人惹是生非,这是我到武侯铺拿到的数据……自四月以来,长安城发生打架斗殴事件的概率,比此前多了三倍以上,几乎都有灾民们的身影……”

    说着,杜荷拿出一张纸,上面有详细的数据,还盖了武侯铺的大印。

    然后杜荷又拿出一张纸:“这是自麻将推广开来之后的数据,打架斗殴事件比之前少了一半多。现如今,街头巷尾,灾民们聚集的地方,只需要一副麻将,就能将几十人吸引过去,有了乐趣,有了娱乐,大家便不会想到去寻衅滋事,道理,便是这么简单!”

    说着,杜荷将武侯铺提供的证据,交给大家穿越起来。

    众人看了,都连连点头。

    “是啊,这打架斗殴事件的确减少了不少!”

    “我几日前路过城外,的确看见不少灾民都聚拢在一起打麻将。”

    “邑县伯说的没错,这麻将的确是娱乐民众,但也有好处,就连我那个不孝子,以前游手好闲,整日上街欺负百姓,这几日学会麻将之后,性格也改变了不少啊!”

    就连李二,都忍不住下来,拿起数据看了看。

    最后,李二说道:“看来,麻将确有不少好处啊,杜荷,既是如此,就由朕的内库出钱,订购一千副麻将,发放给各处的灾民聚集地吧,让灾民们有个娱乐,也不至于再到处生事……”

    杜荷说道:“多谢陛下,臣愿为赈灾之事略尽绵薄之力,这一千副麻将,只收成本价,60文一副。”

    “好,难得你有心,朕是不会亏待你的。”李二满意地说道。

    旁边的张超等人差点气的*。

    弄了半天,非但没有打击到杜荷,反而为杜荷增加了一笔生意?

    这叫什么事!

    张超急的大喊道:“陛下,不可,万万不可,那麻将有问题,半月不到,已经有八人暴毙,到时候,若是出现大规模的暴毙案件,只怕人心难安啊!”

    不等李二说话,就听杜荷冷笑道:“张大人,你终于肯说这件事了吗?此事,还是让韦大人与你说吧,我现在已经很不想与你这种*之徒对话了。”

    大家全都看向大理寺卿韦挺。

    韦挺急忙站出来:“陛下,诸位大人,昨夜已经查明,打麻将暴毙的八人中,有二人乃是身患重疾,其余六人,全部为中毒而死,下毒的凶手已经找到,现在就关在大牢之中,据凶手交代,幕后主使者,正是张超大人!”

    韦挺做事,那是相当负责,昨夜接到消息时,已经是二更时分,直接从家中赶回大理寺,连夜审讯,将整个来龙去脉全部查问清楚。

    说完,他便将案宗拿出来,亲手交给李二。

    李二回到龙椅之上,越看却是越心惊。

    砰。

    半晌,李二突然一拍桌子。

    哗啦一下将案宗扔下来,狠狠地砸在张超头上。

    李二咆哮道:“张超,你该死,竟敢下毒残杀百姓,你死不足惜,你可知罪?”

    张超一见这架势,哪还敢狡辩,噗通一下就跪了。

    “陛下,臣知错,臣知错了,求陛下开恩,陛下开恩啊……”张超大声求饶起来。

    之前还与张超一起*杜荷的陈叔达等人,此刻却都是战战兢兢的,心中恨死了这家伙。

    ……

    (二更,这是一个大章节)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六章 舌战太极殿-重生之大唐最强驸马爷 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