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如晦闻此言,简直惊掉了下巴。

    他对杜荷的认知,又一次刷新了。

    这小子才十六岁不到啊,还有一个月就十六岁了,可做事却是如此老道,简直可以用个老狐狸来形容。

    老杜突然感觉有些小骄傲。

    这么牛笔的小子,是我杜如晦的种。

    只是,老杜也有些担忧,说道:“荷儿,你要知道,这些大家族行事风格可不像陛下,陛下能宽恕你,那是因为你对他没有威胁,还有陛下心胸宽广,可是这些世家明面上风光,手段却是层出不穷,难保你会受到伤害啊!”

    说着,杜如晦转达了李二的想法。

    杜荷摆摆手:“爹,你不是都说了吗?陛下要把我当枪使啊,有陛下在后面喊加油呢,哪怕狐假虎威,这也是一头真老虎啊,哈哈,出事了,再说了,你儿子的实力你还不相信吗?”

    “难道,你甘愿做一支枪?”杜如晦反问道。

    “枪有什么不好的,一支枪只有经历过磨炼,才会越来越强大。”杜荷嘿嘿笑道。

    父子二人都懂得了其中的意味。

    二人秉烛夜谈,深夜,杜如晦也没打算回长安,而是在家具厂住了下来。

    ……

    次日,大理寺张贴布告。

    御史张超鬼迷心窍,对邑县伯杜荷心生恨意,指使人下毒残害打麻将的民众,陛下雷霆震怒,将张超满门抄斩。

    消息不到半天,就传遍了长安城。

    几个时辰过去,长安城的八十多家麻将馆重新营业,参与之人,丝毫不比之前少。

    人们一边咒骂着张超,一边打麻将,不亦乐乎。

    之前暴毙者的家属,纷纷要去找张超家要赔偿,无奈张超已经下了地狱,大家就自发地去张士贵家门口*,要求给一个说法。

    据说张士贵财大气粗,指使家奴殴打讨要说法的百姓,开始占了不少便宜,打翻了好几个百姓,后来加入的百姓约越来越多,张士贵府邸的大门都被人悄悄拆了扛走了。

    此事,被称为长安的一桩奇闻。

    最后,还是大理寺出面,了结了此事。

    家具厂,杜荷得知消息时,正坐在院子里品茶。

    这新制作的蒙顶石花茶,和后世差不多,喝起来,明目醒神,十分舒爽。

    张俭将消息说完,嘿嘿一笑:“少爷,你真是高啊,悄悄让咱们的人混进去,把张士贵的人打了一顿不说,还把他的大门给拆了扛走,现在,那大门就在咱们毒牙的总部放着呢。”

    杜荷问道:“张超一案,张士贵确实没有参与吗?”

    张俭摇摇头:“没有证据表明他参与,但是,老孙查出,那种慢性毒药,只有宫中才有,以张超的本事,根本拿不到,而张士贵正好是左羽林卫的将军,他是有机会将毒药带出来的……”

    “算了吧,派人盯着他,只要他没参与,我也不会为难他。”

    “是,少爷!”

    杜荷想了想,又说道:“你去告诉张度,从明日起,麻将的大师争夺赛继续进行,不过,玩麻将的时间必须限制下来,十二岁以下的孩子和四十岁以上的老人,每日玩麻将的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时辰,其余等人,每日不得超过六个时辰。”

    “这……少爷,这样一来,咱们的生意会受到影响啊。”

    “那也好过再闹出有人暴毙的事情来,吃饭吃多了还会死人呢,打麻将时间长了,不死人才怪。”杜荷没好气地说道。

    “明白!”

    次日。

    各家麻将馆正式宣布,实行限时制度。

    十二岁以下的孩童,每日玩麻将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时辰。

    四十岁以上的老人,每日玩麻将的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时辰。

    其他人每日的玩麻将时间,不得超过六个时辰。

    还有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九岁以下的孩子,不得进入麻将馆,以免沾染上赌博的习气。

    许多人原以为这限时令一出,会影响麻将馆的生意,肯定会引发*。

    哪知道,限时令颁布后,一片祥和,许多人都纷纷赞同,并称赞邑县伯深明大义,懂得保护孩子和老人,还会限制大家的娱乐时间,真是利国利民的大壮举。

    一时间,兴化坊的各家赌坊纷纷发出布告,九岁以下孩童不得进入赌坊,每日赌博的时间,与麻将馆一样,纷纷致敬麻将馆。

    当然,有不少喜欢打麻将的小孩子觉得这不公平,还没喊出不公平几个字,就被家里的长者拉进屋子一顿棍棒伺候,再也不敢说杜荷的不是了。

    霎时间,长安城又回到了歌舞升平的状态。

    百姓安居乐业,一片祥和。

    就连聚集在城南一带的灾民们,犯罪的几率也减小了许多。

    长安县令许知远亲自上朝禀奏,大大地夸奖了杜荷一番。

    “臣以为,长安城秩序良好,邑县伯,功不可没。”

    “其一,麻将的推广,让民有事可干,安抚了人心,许多原本无所事事的地痞之流现在都去争夺麻将大师称号去了,鲜有人在做偷鸡摸狗之事。”

    “其二,《杜荷谈幸福》受到广泛欢迎,许多穷凶极恶之人读了此书,都有悔改之心,百姓们读了之后,都变得和睦相处起来,用邑县伯的话说,百姓的幸福指数直线上升。”

    “其三,半月以来,大唐书斋派出了五十多位说书人,到灾民们生活的地方,整日为大家说书,鼓励灾民们不要放弃生活的希望,要勇敢地向前看,并组织灾民们每日吃了饭之后,到长安城中各处捡拾垃圾,维护秩序,连东瀛使臣见了,都啧啧称奇,实在是壮举一桩啊!”

    “其四……”

    许知远一桩桩一件件,简直要把杜荷夸到天上去。

    要不是许知远和杜如晦没什么关系,大家都会以为,这家伙是莱国公府派过来的托,专门来夸杜荷的。

    等许知远说完,李二心情大好,说道:“众位爱卿,你们要向杜荷学习啊!”

    ……

    就在这样的太平盛世中。

    六月十九日,吐蕃使臣到来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以往,吐蕃使臣到来,不过是官方的事情而已,与百姓无关。

    但现在不一样,整个长安城都知道邑县伯杜荷两个月前才杀了吐蕃王子贡颂赞布,现在,吐蕃派使臣前来,便是兴师问罪的。

    百姓们在观望。

    朝野内外的人们也在观望,人们在等待李二陛下的反应。

    ……

    (四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八章 限时令-大唐最强驸马爷笔趣阁,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