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二十日,吐蕃使臣到渭水以北。

    李二陛下却突然进秦岭深山打猎去了。

    众人都傻眼了。

    国不可一日无主啊,更何况还是这么重要的时刻。

    难道,要让吐蕃使臣在长安城干等吗?

    就在人心惶惶之时,宫中传出消息,李二陛下临走之前,留下了两道旨意。

    第一道旨意是让太子监国,总领大小事务。

    这也说得过去,太子李承乾已经十四岁了,监国这种事倒是可以胜任。

    但,第二道旨意,就让人傻眼了。

    第二道旨意是让邑县伯杜荷,统领此次与吐蕃使臣谈判大小事务,太子辅助杜荷完成此次谈判,房玄龄、杜如晦二人可协助之。

    自大唐建立以来,大家就未见过这等荒谬之事啊。

    一个小小的邑县伯,竟然让堂堂太子殿下去辅助他?

    到底谁才是太子啊?

    一时间,各种猜测、议论,层出不穷。

    当然,很多人都好奇,让大魔王杜荷去和吐蕃谈判,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杜荷参与的和谈,大家记得清楚有过两次。

    一次是在家具厂与王等人谈判,最后杜荷获得白银千两,土地五百亩。

    第二次是杜荷在灞桥边与长孙无忌的谈判,这一次,又签了一份割地赔款的条约,让长孙家大出血一次。

    这次,轮到吐蕃了吗?

    ……

    六月二十日下午,西门青到家具厂传旨。

    当时,杜荷正在灞河边准备修建泳池之事,听到西门青一本正经地将李二的交代念出来。

    杜荷顿时有种将那敕旨撕碎的冲动。

    西门青却笑呵呵地说道:“恭喜邑县伯,你现在可是陛下面前的大红人啊,与吐蕃谈判这种事,是陛下没有交给左相,右相,也没有交给长孙司空等,却让你来统领,足以见得陛下对你十分信任啊!”

    杜荷嘴角抽抽,他很想暴打西门青一顿,可想想这件事似乎不关西门青的事。

    杜荷问道:“陛下可给我什么官职了?”

    西门青摇摇头:“陛下离开之前说,邑县伯你淡泊名利,不愿做官,陛下不愿强人所难,所以未给你一官半职。”

    杜荷:“……”

    送走了西门青。

    杜荷顿时站在河边,举着敕旨大骂起来:“李二,你个大坑货,你大爷的……坑爹也不这么坑的啊!”

    周围的人看见杜荷气急败坏跳脚的样子,都纷纷好奇,这李二是谁啊,竟然气得少爷这般生气?

    下午时分,程处默和秦怀玉,甚至连同州的尉迟宝琳都赶来了。

    秦怀玉见面就说道:“杜荷,陛下这是把你放在火上烤啊,这和谈,要是不小心,只怕会引发两国战争的。”

    杜荷笑道:“只怕,陛下就是想打这场吧,吐蕃自松赞干布成为赞普以来,国力越发强盛,卧榻之床岂容它人酣睡,陛下是决不允许吐蕃强大的,只是,一直找不到借口,无法说服朝中大臣发动战争,现在好了,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啊,到时候,就算打起仗来,也可以说是我杜荷谈判失败引发的,真特么太坑爹了……”

    一想到这,杜荷就对李二这个老阴货敬而远之。

    这是真的腹黑啊。

    坑谁不好,竟然坑本少爷。

    程处默瓮声瓮气地说道:“怪不得,陛下这次进山打猎,把我爹等武将全部带走了,现在朝中留下的就是一堆文臣,这些文臣却是最怕打仗,一直主张与吐蕃和谈的!”

    杜荷点点头:“妈的,这件事要是处理不好,本少爷可就要背负千古骂名了,挑起吐蕃与大唐的战场,这罪名可不小啊。”

    尉迟宝琳嘿嘿笑道:“杜荷,反正你都把贡颂赞布杀了,你还在乎这个?”

    “去他么的,我何尝在乎这个,只是,这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很不爽啊!”

    程处默猥琐地笑道:“大哥,今晚咱们就去得月楼爽一爽,反正吐蕃的使臣要明日才来。”

    杜荷:“……滚蛋!”

    ……

    夜深。

    东宫,灯火通明。

    李承乾站在大殿上,毫无睡意。

    对着面前的一盏孤灯,他的脸色有些发白。

    太子詹事张玄素走过来,问道:“殿下,可是在担心监国之事,其实,此事大可不必担心,虽说陛下不在,但左相房大人,右相杜大人都在,大小朝政,都可以听取他们的意见,更有司徒王大人,司空长孙大人等,这监国之事,实则是小事一桩而已。”

    李承乾摇摇头:“本宫并非担心监国之事,去年父皇生病,本宫也做过一回监国,未曾犯错,此次再监国,只会更加熟稔,本宫担心的是与吐蕃的和谈之事,本宫与杜荷,始终有过节,此事由他统领,本宫该如何与他相处?”

    在内心深处,李承乾竟然有些惧怕杜荷。

    哪怕他是太子,而杜荷只是一个小小的邑县伯。

    原因便在于,最近的几次交手,李承乾都输得一败涂地,而杜荷却成了长安城人尽皆知的大魔王。

    张玄素想了想,问道:“殿下以为,杜荷此人如何?”

    “看不透,”李承乾轻声说道,“昔日,本宫与杜荷也算好友,关系如现在与长孙冲、房遗爱等一般,但杜荷逃婚之后,本宫几次与他接触,都发现他好像变了个人,所作所为,越来越让人看不透,每次都兵行险着,每次都能出奇制胜,这样的人,实在是上天太眷顾了。”

    张玄素摇摇头,说道:“殿下,你错了,杜荷不是上天眷顾,而是,他未曾出动,便已经开始谋划,几个月来这长安城的种种事情,看似杜荷运气好,实际上,一切都在按杜荷谋划的走,比如张超案件,在张超联名*杜荷之时,杜荷肯定早就知道,可是他按兵不动,等待张超露出破绽,最后将凶手交给了大理寺……直到舌战太极殿,让张超一步步落入他的陷阱之中,这样的人,要是放到战场上,那就是运筹帷幄的军师啊!”

    李承乾扭头,吃惊地看着张玄素。

    张玄素最擅长谟略,一向自恃清高,很少有他看得起的人。

    现在,张玄素却在夸赞杜荷?

    李承乾都惊讶了。

    这还是自己最熟悉的老师张玄素吗?

    ……

    (五更,兄弟们,真不是我禁言啊,是全qq阅读都不能评论了。看不到你们*的评论,我也很难过啊,西周搞了一个群,群号:611876256)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李二这个大坑货-大唐最强驸马爷笔趣阁,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