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有人还想劝阻李承乾。

    却见李承乾说道:“来人,传本宫命令,告诉吐蕃使臣,谈判既已结束,杜荷也不再是谈判的大统领,所以杜荷是不会接受他们的挑战的,若是他们想要挑战,就挑战其他人吧。”

    传令官正要走出,却见门口,西门青匆匆走了进来。

    “殿下,诸位大人,家具厂传来消息,邑县伯已经接受了吐蕃人的挑战。”西门青走进太极殿,喘着粗气说道。

    李承乾一愣,问道:“西门青,你从何处得知的消息?”

    西门青小心翼翼地说道:“殿下,吐蕃人发起挑战时,派了一拨人到宫中传递消息,还派了一拨人去家具厂,现在,邑县伯答应挑战的消息,已经被吐蕃人传出去了,长安城的大部分人,都知晓了此事。”

    啪。

    李承乾气的一拍旁边的柱子,怒道:“卑鄙,吐蕃人卑鄙!”

    说着,他转身看向杜如晦:“杜相,现如今,也只有你能阻止杜荷了,于公于私,本宫都不希望杜荷答应吐蕃人,这摆明了就是吐蕃人的歹毒计谋,只怕对杜荷不利啊。”

    杜如晦沉思半晌,才说道:“多谢殿下担心,不过荷儿既然答应,想必自有他的打算,哪怕他真的中计出事,也是他自己的选择,算是为大唐,为陛下尽忠,臣无话可说。”

    说完,他扭头,朝方才那些怂恿着让杜荷应战的人哼了一声。

    ……

    家具厂。

    咻。

    啪。

    咻。

    啪。

    两箭,一气呵成,正中靶心。

    杜荷放下弓,缓缓松了口气。

    旁边的许正道一脸懵逼地说道:“大爷的,你就是天生的神箭手啊,才学了半月不到,已经如此了得,想当年,我跟着我*学艺三年,才有这样的水平啊。”

    杜荷看着手中的弓,摇摇头:“弓箭,始终不是长久之计,未来,是属于热武器的。”

    许正道问道:“什么武器?”

    “热武器!”

    说完,杜荷将那把弓扔给许正道,走到一旁的椅子上躺下。

    许正道挠挠头:“武器不都是冷冰冰的吗?啥时候有热乎乎的武器了?”

    在土豆地里呆了差不多一个月的老傅,急匆匆赶来,殷勤地替杜荷捶肩膀揉腿,一边担忧地说道:“少爷,按说你都是邑县伯了,还得到了陛下的恩宠,什么事你都可以自己做主的,但这件事,你真应该和老爷商量商量的,毕竟吐蕃人狼子野心,你贸然答应了他们的挑战,说不好有什么惊天大阴谋等着你呢。”

    杜荷躺在椅子上,笑道:“卜汇通赞此次挑战,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知道本少爷为何要答应他吗?”

    “不知道……”老傅老实地摇摇头。

    杜荷唰的一下站起身来,拿起扇子,说道:“因为,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浮云。”

    杜荷转身说道:“好了,老实去看看土豆苗,这次,少不了要流血,到时候吓到你不好。”

    “少爷……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啊。”老傅揉了揉眼睛,勉强挤出了两滴泪水。

    啪。

    杜荷一扇子敲在他脑门上:“好了好了,老傅,你还真是个演员,本少爷准许你随同行了吧?”

    “呀,太好了,少爷……”老傅开心得像个孩子一般。

    巳时一刻刚过,杜荷便带着众人策马而出家具厂大门,朝长安城赶去。

    随行的有,老傅,吕布,张俭,张伟。

    青骢马上的杜荷,面无表情。

    阁楼之上。

    李媛姝与李丽质眼看着杜荷等人越来越远,最后消失成一个个小黑点,二人相对无言。

    半晌,李媛姝才悠悠地说道:“好好的邑县伯不做,好好的钱财不赚,为何要去以身犯险呢,子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倒好,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钻,拦都拦不住。”

    李丽质赞同地点点头:“就是,姐姐,这样的人,咱们还是不嫁了吧,免得将来活活守寡!”

    话音未落,只见李媛姝紧张地捂住李丽质的嘴巴:“不许胡说,杜荷,他不会有事的。”

    ……

    六月,骄阳似火。

    众人站在太极宫门前,不出片刻,却已经是汗流浃背了。

    卜汇通赞等人早就到了,杜荷却迟迟不见踪影。

    卜汇通赞大声说道:“太子殿下,我等已经瞪了足足半个时辰,若是杜荷再不出现,便算作杜荷认输吧,只要杜荷认输了,那我们就重新谈判吧。”

    话刚说完,就听远处有人喊道:“邑县伯到!”

    众人扭头一看,只见杜荷等人,缓缓朝这边走来。

    隔老远,杜荷便指着卜汇通赞说道:“卜汇通赞大人,不是说好午时才开始比试吗?怎么现在还没到呢,就想让本大统领认输了?”

    卜汇通赞看见杜荷,眼中立即冒出愤怒之火:“杜荷,废话少说,今日,我定让你看看吐蕃的实力,以报你羞辱吐蕃之仇,你现在跪下求饶还来得及。”

    “呵呵,不是要比试吗?现在开始吧!”杜荷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挥挥手。

    卜汇通赞当众说道:“好,第一场,咱们文比,我身边这位,乃是吐蕃第一智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乃是全天下最聪明之人,都兰上师,今日,便由都兰上师与你文比,若是你输了,就必须答应吐蕃此次提出的谈判条件,杜荷,你敢吗?”

    “有何不敢……”杜荷冷笑道。

    只见卜汇通赞旁边,走出来一个身着长袍,头戴鸡冠子帽子的喇嘛,站了出来,朝杜荷单手行礼。

    如今,佛教在吐蕃流行,已经有不少时间,影响力颇大,喇嘛在吐蕃的地位很高,甚至,吐蕃的松赞干布也是一位教徒,吐蕃的政权在某种程度上与吐蕃佛教是一体的。

    都兰上师四十岁左右,脸色黢黑,看上去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他看杜荷的眼神,却是有几分鄙夷。

    只听这老喇嘛装逼地说道:“原本,贫僧是不愿欺负小孩子的,只是为了吐蕃的和谈,不得已出马。”

    杜荷闻言,大声骂道:“老家伙,装什么比,赶紧滚过来受死。”

    都兰上师上前几步,冷冷地笑道:“杜大统领,今日,贫僧与你文比,便各出一题考较对方,如何?”

    “好。”杜荷点点头。

    ……

    (一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三十七章 文比,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