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清风开心地说道:“杜大哥,我在想,如何不用巨大的尺子,就能测算那座巨大水车的高度。”

    “有眉目了吗?”

    袁清风摇摇头。

    杜荷捡起一根棍子,插在地上,阳光下,棍子留下短短的一节影子。

    杜荷说道:“方法其实很简单,你看看这跟棍子和影子的关系,能发现什么?好好想想,记得测算出来之后告诉我一声。”

    杜荷并不打算直接告诉袁清风测量的方法,而是想找点事给这小子做,动动脑子总比每日坐着要强。

    说完,他就钻进铺子中去找老袁去了。

    老袁正对着几个铁匠咆哮。

    杜荷拍拍老袁的肩膀,说道:“老袁,别生气了,去后面,我给你看样东西。”

    老袁笑道:“看你吊不吊?”

    这几日,白衣神箭许正道让卜汇通赞看吊之事,在家具厂广为流传,连老袁都开始学了起来。

    杜荷一阵无语。

    这老道以前看起来挺正经的,最近似乎变了啊,听说还悄悄去了平康坊两次,肯定不只是去打麻将这么简单。

    他带着老袁,来到后院,然后拿出一张图纸。

    袁天罡接过去,仔细看了看,却是一头雾水。

    “这是何物?”袁天罡好奇地问道。

    只见图纸之上,乃是一把短刀的形状,但更加细长,刀锋更加窄,而且,竟然有三面锋刃。

    杜荷指着图纸,说道:“这是杀人利器,三棱军刺。你看见的三面锋刃,其实便是三棱,我正好有一把实物。”

    说着,杜荷将三棱军刺拿出来,亲自演示一遍。

    袁天罡见了,倒吸一口冷气。

    “这……这简直就是杀人利器啊。”

    “没错,现在毒牙的兄弟在外出生入死,是时候为大家装备像样的兵刃了,老袁你以为这三棱军刺如何?”杜荷问道。

    “好,绝世神兵。”

    他一把抓起图纸,说道:“给我三天时间,我给你打造出来。”

    “三天?太久了!”

    “两天……不,一天半,不过,我有个条件,必须把你手中的三棱军刺留给我研究。”袁天罡盯着杜荷手中闪烁着蓝色光芒的三棱军刺,两眼放光,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精美物件,三面刃口在阳光下闪烁寒光,看一眼便让人心中为之一颤,如此神兵利器,只怕大唐最顶尖的匠师,也不能打造出来啊。

    杜荷笑道:“没问题。老袁,三棱军刺,乃是家具厂最高机密,越少人知道越好,参与打造三棱军刺的工匠,你先把名单拟出来交给张俭,让他排查一遍,我不希望咱们的作坊之中出现叛徒。”

    老袁一把抓住三棱军刺,大吼道:“谁敢泄露出去,老道我先杀了他。”

    那模样,把杜荷都吓了一跳。

    ……

    在杜荷与老袁在作坊内讨论三棱军刺的同时,家具厂后面的演武场上,却正在进行一场比赛。

    比赛双方:许正道,张伟。

    比赛方式:射箭、徒手搏斗。

    比赛原因:张伟对毒牙的二把手程忆悦倾心已久,奈何多次表露心迹,不是收到程忆悦的白眼,便是被程忆悦按在地上一顿摩擦。最近,张伟突然发现,许正道这厮渐渐不怕女人了,三天两头接近程忆悦,一问之下才发现许正道竟然对程忆悦暗生情愫,二人竟然是情敌关系。两人得知对方都喜欢程忆悦之后,心中不服,便相约到演武场比试。

    比赛裁判:吕布。

    比赛结果:胜者可以继续接近程忆悦,败者有多远滚多远。

    第一场,徒手搏斗,不出二十个回合,张伟落败。

    这货虽然号称是白衣神箭,箭术超人,轻功出众,近身搏斗一直是弱项,但架不住他轻功好,身体灵活啊。

    而张伟其实并非武术大家出身,能混到今天,全凭一个字:狠。

    打架时候只会前进,不会后退,哪怕敌人要与他互换一只胳膊,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先把对方的胳膊砍下来。

    但没有兵器在手,张伟就感觉一身力气施展不开来,被许正道完虐了。

    第二场,射箭。

    张伟抹了一把脸,说道:“谁都知道你箭术超群,今日,有种就不要射靶子,咱们来比比谁射的远。”

    “到时候不要后悔。”许正道说道。

    “来吧!”

    二人同时张弓搭箭,朝远处射箭。

    咻咻。

    两支箭同时飞了出去。

    最后,肉眼可见,许正道的箭飞的更远一些。

    吕布站出来,说道:“比赛,许正道获胜。”

    啪嗒。

    张伟手中的弓一下掉落在地上。

    他蹲下身,抱着脑袋,无言地沉默起来。

    许正道满脸得意,拍拍张伟的肩膀:“好兄弟,别气馁,从今后,程忆悦那小娘子便归我了,回头我带你去得月楼,给你点十个姑娘,也让你体验一番我当初的感觉,如何?”

    旁边的吕布鄙夷地看了许正道一眼,突然取出自己的黑石弓,一拉弓,一松手。

    咻。

    一支羽箭,飞上半空,消失不见。

    许正道和张伟都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吕布……你这力气到底有多大啊!”许正道惊讶地说道。

    吕布拍拍手,说道:“与少爷比起来,还远远不足,少爷一尿八丈远,小兄弟出场时能把碗口粗的树杵断了,用少爷的话说,你们……都是渣渣!”

    许正道:“……”

    张伟:“……”

    半晌,张伟对许正道说道:“愿赌服输,希望你好好对待忆悦。我走了。”

    夕阳下,掌握离开的背影,略显落寞。

    许正道有些难受,大声问道:“你去哪?”

    “吐蕃,再见!”张伟挥挥手。

    许正道挠挠头:“这家伙疯了吧,什么吐蕃,吐蕃还在几千里之外呢,难道变成鸟人飞过去不成?”

    ……

    第二日下午。

    杜荷正在房间中看书时,外面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随即听见袁天罡欣喜的声音:“成了,成了……”

    杜荷眼睛一亮,急忙起身跑出房间。

    只见袁天罡欣喜若狂地朝这边冲过来,手中拿着两把闪闪发光的三棱军刺,兴奋地挥舞着。

    眼看着老袁就要到跟前来,杜荷大叫一声尼玛然后赶紧闪身跳开。

    袁天罡来到跟前,脚下一滑,唰的往前倒去。

    “哎哟……”

    老袁尖叫一声,手中的三棱军刺,刺啦一下,刺进了面前的柱子中。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三章 比一比,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