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站在高台上,目送队伍离开,直到长长的队伍渐渐变小,最后成了一个小点消失不见。

    这希望的种子,已经播撒出去了,至于结果,暂时他不敢去想,也想象不到。

    但有希望总是好的。

    回到家具厂,杜荷第一时间将张俭找来。

    杜荷开口问道:“那件事,有眉目了吗?”

    张俭立即小心起来,说道:“少爷,此事,我已经派出大量人手调查,当日少爷你的坐骑的确不是受惊吓而死,而是中毒身亡。”

    二人说的,便是当日杜荷与吐蕃勇士多拉赞比试时,杜荷在袖子中暗藏沙漠之鹰,干掉多拉赞之后,胯下青骢马倒地而亡之事。

    当时,杜荷还以为青骢马是受到枪声的惊吓而亡,后来仔细一想却是不对,那匹马乃是上等的战马,而且跟随程咬金在战场上厮杀多年,不可能那般胆小。

    回来之后,他让张俭检查马的尸体,果然发现有问题,马是中毒而亡。

    随即,杜荷便命张俭去彻查此事。

    杜荷心知,这件事绝不会这么简单,当日,若是他没有沙漠之鹰,真正与多拉赞对上,不管打不打得过多拉赞,一旦坐骑突然暴毙,肯定就会给多拉赞可乘之机,到时候,毫无疑问,倒地的便是自己了。

    此刻,听到张俭的汇报,杜荷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此事,难道查起来很费劲?只需要将当日接触过那匹马的人逐一排查便是,为何会没有眉目?”

    张俭面露难色,说道:“少爷,当日进宫之前,咱们便将所有马匹交给了禁军,由禁军负责看管,要出问题,也只能出在禁军身上,但是,毒牙虽然已经壮大,咱们的情报网络虽然已经健全,但禁军可是深宫之中的守卫,无法查到消息啊。”

    杜荷想了想,点点头:“此事,恐怕不简单,到底是谁想让本少爷死呢,这件事,你继续盯着,一有消息,马上告知我,对了,事关禁军,让毒牙的兄弟们都小心一些,别消息没查到,到时候把自己栽了进去。”

    “是,少爷!”

    张俭拍胸脯保证道。

    ……

    天气日渐炎热,骄阳似火一般炙烤着大地。

    因为麻将的出现而消停了一段日子的灾民们,聚集在长安各处,也烦躁起来,隔三差五就出现聚众*,一时间,长安城中暗流涌动,城中的土著们都联合起来,要赶走灾民,就连朝中大臣,也在早朝之上,建议李二将灾民全部赶出长安城,封闭城门,灾民们不得进入城中,如此才能安抚百姓。

    接连三日的早朝,都在议论灾民如何处置之事。

    李二头发掉了不少,皱纹增加了好几道,却也没有解决之法。

    这一日傍晚,杜荷刚吃过晚饭,便听闻杜如晦到家具厂来。

    他亲自到门口迎接。

    只见杜如晦一下马车,便眉头紧锁,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杜荷上前,笑呵呵地问道:“爹,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又挨陛下训了?要我说,你一把年纪了,为大唐立下了汗马功劳,这宰相做的却是没多大意思,不如早点告老还乡,搬到我为你打造的别墅中,看看风景,打打麻将,找几个丫鬟伺候伺候,岂不美哉?”

    杜如晦有些无语地说道:“你啊你,整日便想着这娱乐之事,再说,我追随陛下多年,做事向来谨慎,一直竭尽全力为社稷出力,陛下如何能训斥我,只是,最近有一些棘手之事,迟迟不能处置,爹心中烦闷,便想来家具厂散散心啊。”

    说着,杜如晦喝退左右,与杜荷沿着家具厂宽敞的大道慢慢走了起来。

    “爹,外人都说你和房大人是陛下的左膀右臂,你二人合称为房谋杜断,这种伤脑子之事,交给房大人便是,你只管审议之后交给陛下不就行了。”杜荷撇撇嘴说道。

    杜如晦苦笑道:“此事,非但房大人不能处理,就是陛下,也没有好办法啊,现在,满朝文武都在苦恼呢。”

    “哦?”杜荷一脸惊讶,“什么事这般重大?”

    “灾民处置之事,现如今,长安城的灾民越来越多,难免会出现各种麻烦,为了处置如此数量的灾民,现在,满朝文武都在想办法,可是,竟没有人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啊。”杜如晦说完,叹息一声。

    现如今,朝中主要有两种观点。

    一是开仓放粮,救济灾民,让灾民吃饱了,便有可能防止各种事件发生。

    再就是将所有灾民全部赶出去,关闭城门,灾民*,便去城外闹,只要不影响城中百姓的生活,便可解决各种矛盾。

    只是,这两种策略都有很明显的缺陷,李二不可能采纳。

    杜荷听了,突然笑道:“我道是什么难题,原来是灾民之事啊,很简单啊,灾民们*,不就是因为吃饱了没事干吗?解决之法,有很多,有一个法子倒是最为直接。”

    “什么法子?”杜如晦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激动地问道。

    杜荷笑道:“但凡*,那都是吃饱了有力气,解决的办法很简单,不给饭吃不就行了,这些灾民只要没力气了,也就不会*了。”

    杜如晦坚决地摇头:“那可不行,万万不可,陛下爱民如子,灾民们如今靠着朝廷的救济,已经过得食不果腹了,再不发放粮食,饿死了百姓,到时候又如何处置?那可是一条条活生生的命啊,饿死百姓这等事,那是*所为,陛下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杜荷耸耸肩膀,说道:“倒是还有一个法子,只是操作起来,比较麻烦一些。”

    “哦?什么法子,麻烦倒是无所谓,只要能解决问题便可。”杜如晦一听杜荷还有主意,立即神色变得庄重起来。

    外人都说杜荷不靠谱,可杜如晦却是十分清楚,自己的这个儿子,虽然喜欢旁门左道,但往往有很多别人都想不出来的办法。

    杜荷想了想,才说道:“以工代赈。”

    杜如晦有些懵逼地问道:“何为以工代赈?”

    杜荷细心地解释起来:“说白了就是,让大家有饭吃,有活干,吃饱饭之后有事干,自然就没人*了,简言之,就是让灾民们知晓一个道理,可以吃饭,但前提必须干活……当然,具体操作起来,还是比较繁琐,爹,到书房,咱们详谈。”

    ……

    (四更奉上。虽然有事,但四更还是要保证的,感谢兄弟们的支持和理解。)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二百四十七章 以工代赈-大唐最强驸马爷笔趣阁,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